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個基本的問題,才能讓你明白:假如我們不來這個世界,我們將會去什麽世界?

     我剛才已經講到,在宇宙中,我們這個地球是宇宙中一個很小很小的、就類似于一顆灰塵那麽小的一個世界,微塵啊,像這類的有生命的世界,在宇宙中不計其數,數都數不清,不知有多少。那這個世界是指的我們這個人類世界,我們的人類世界同時有數不完的有生命的衆生,在佛經上說了,有六道衆生:天人、阿修羅、人道、畜生、餓鬼、地獄,這六道衆生呢,其實是一個大概的概念,它并不是六道衆生,還有若干沒有辦法歸納的衆生,就是經書上歸納不了的衆生。所謂衆生就是,衆者是指所有的一切,生者是指有生命的。

     (翻譯:他說他不明白爲什麽人類衆生在世界上都是邪惡的?)

     我會給你講到的,我必須要從這里理清楚,我講了你才聽得懂的。
     那這之間就是一個因果关系了,互相之間就是一個因果关系了,萬事萬法都是因果,所謂的因果就是有因、種下了因,就會有果。你知道什麽叫因果嗎?

     (翻譯:他說種因得果,但是對他來講,這個理解是壞的。)

     我跟你講,這就是無始劫以來,從無始劫以來,這些衆生的因果而造成了一種共業,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了,共同的一種業力──共業,大家共有的這種報應,好的報和壞的報、相等同的報,同時聚集在這里來了,當然有好的、有壞的。

     (翻譯:他問是不是陰陽?)

     不是,因果是這樣的,比如說做了某種壞事,做得相當的多,大家都喜歡做那麽一種壞事,他就相同了,然後又有另外的人,做了某種好事,也有相同了,他就累積,就是類聚群分,就分在一起了。這些都是衆生自己養成了他自己一個本質、他的本性,他自己形成了這麽樣一種個性、這麽樣一種本性,然後就變成共同有這樣一種本性,所謂的本性就是他的态度、他的行爲、他的性格,他惡不惡劣呀,就累積在一起了,這所謂的“物以類聚、獸以群分”的道理。

     你們哪個聽得懂的要翻呵,我跟你們講呵,如果沒有對,要指點出來,不可以這樣的,這樣不是一個佛教徒的行爲呵。

     比如說,我們這個地球,也不一定是壞的,好與壞是人爲的,是自我的心态和行爲而造成的感受好與壞,他有他非常不好的一面,但是又有他非常好的一面,爲什麽呢?這都是衆生,凡是衆生,我剛才講的,他的性都各有所具的。比如說豬,就是變成豬,所有的豬要跟豬攪在一起,狗跟狗攪在一起,狼跟狼攪在一起。比如說貓,貓生來它只會跟貓網在一起,它生來就喜歡抓老鼠的,這就是它的本性。狗生來就喜歡保護自己的主人,所以凡是外面的人來,狗都喜歡要叫、要攻擊他。豺狼虎豹生來就是要吃生命的,包括Coyote,也喜歡吃小貓小狗啊。

     (翻譯:他說動物它們不是邪惡的。)

     不,動物跟人是一樣的,不能說人是邪惡的,人,有很多人是非常好的,但也有邪惡的人。

     (翻譯:他說他相信,但是他認爲現在這個時代,是邪惡的人比較多。)

      我要講到的,聽我講。

     這人爲什麽比其他的動物要厲害一些呢?我不能說叫邪惡,叫厲害,啊。爲什麽比其他的動物要恐怖一些呢?因爲人的智商高,所以人就會想出很多主意,而動物想不出來的。比如說,人輕輕就造房子了、造電燈啦,動物就造不了,由于他的智商高。那他爲什麽智商高呢?是由于他多生累劫做了很多善的功德,最後才成了人的。因此人呢,他既然智商高,他就會考慮很多好的和壞的主意出來,自然就會做出很多不如法的事,就顯得邪惡了。用一句很單純的話來說,動物它是很簡單的,所以它就想不來很多主意,其實它們的心一樣的有邪惡的,只是說它沒有辦法想出主意來對付人而已。

     那麽我要說到,爲什麽這些有生命的,包括我們的人,爲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呢?原因是來源于他的貪嗔痴愛喜怒哀樂,來源于他的利衰毀譽稱譏苦樂,來源于他的五蘊執着塵境、執着五塵而造成的。簡單地說,就是由于自己爲了自己的利益、爲了自己的幸福,由于爲了自己的利益幸福,就執着到自己,一定要自己好,就要把别人好的拿來,就邪惡了。爲了自己的一切成就,就可以把别人一切不顧,所以就邪惡了。最关鍵的就在于有我執,我執,就是我的一種執着,一切爲我,就開始争奪利益,争奪權利,争奪工作,争奪所有一切對我好的。加上人的智商高,就會打很多主意、想很多辦法,所以就邪惡。

     學佛的目的,就是不能争奪别人的東西的,要关心他人,幫助他人,关心所有的衆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爲一個沒有執着、偉大的人,而反過來,其他的人也會非常地尊敬你,覺得你非常地好,你了不起。所以修行學佛,所謂的因果啊,就是我們要先從因上不要去錯因,然後結的果就變好了。

     至於我們不來這個世界,我們到哪里去?這是你剛才提到的問題。這不是你能做主的,不來這個世界、來這個世界,都不是你自己能做主的,是随到你種下的因果、随這個因果牽引,就會到那個圈子里面去,因此我不能回答你“不來這個世界,那我們到哪里呢?”比如說,我們的嗔恨心非常的大,我們非想對付别人,把他朝死里整還不饒,這個嗔恨心大得來無法想象了,像這一種,一般都會先到地獄中,最後轉到阿修羅國去,因爲是他的業力把他牽引去的,他就跟那個阿修羅同道了、同類了,他的體性。

     要去的地方,我已經回答你了,是随業力牽轉去的,什麽時候牽轉呢?是在人斷了氣以後,進入一種境界,那叫中陰身境界,是在那個時候牽轉。中陰身是什麽境界呢?是我們的人斷氣了,那個時候人不能動了,身體開始冷了,血也停止、心脏全部停止了,簡單地說,就叫已經死了,那麽那個時候,你的神識照常存在的。

     什麽叫神識,就是你的思想,你平常想問題的這個意識,沒有改變的,照常存在。那這個意識呢,不是像有些人說的:“人死了就沒得了,什麽都沒得了”,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神識是不會滅的,它照常存在的,就相當于你晚上睡着,你做夢,你同樣在一個境界當中,同樣進入某一個地方、做什麽事,有情感,甚至還有笑、有哭的,什麽都有的,有悲傷,但是人并沒有動,爲什麽?因爲人已經睡着了,睡在自己的床上的,但神識已經到另外的地方了。人死了,那個神識就漂浮在一個無際空間,那個時候他沒有任何形象,而不受任何阻隔,看到一個山他都可以一穿就過去了,看到一個空,他一下就飛起來了,看到海水,他從水面上就走了,他不受任何阻隔。但是,他本人不知道他已經死了,因爲他是昏沉的,他經過一天、兩天、三天,他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知道他死了,他會覺得:哎,不對呀,我是不是已經死了?他就懷疑,那個時候,他掐他他也不痛,什麽都沒得了,嘿呀,他就慌了,然後再返回家一看,完了,已經沒有辦法了,回不去了,他的屍體血都已經凝了。那此時此刻,他會看到他的家人,他叫他的家人,他的家人聽不到的,只看到他的家人在那里悲傷,但是他喊他們,他們聽不見,因爲家人看不到他。就随到這個時日下去,很快他就開始要轉輪了,就說他的業力慢慢就出來,他的業力就會徹底現前,徹底現前的時間,就随着他的那個心,嗔恨心重的,就轉到嗔恨道,這個貪别人的東西貪心重的、兇殘的,就轉到餓鬼道,就開始分道了。善良的、非常和善的,就轉到天道,就是成爲天上的、到上帝那兒去了。

     還有很多不同的,剛才說了六道嘛,我還沒有一個個去講的,我不想講得太細了,給你們說法說得太細了,你們聽得來也網起了。

     那麽這里面還有另外一種現象,有業力很輕的人,當時一進入中陰身,他馬上就會知道他已經死了,不需要等幾天的。有的呢,他馬上就曉得啓動修法,他知道已經走了,不行了,他那個時候,他在中陰境界當中就知道修法了,所以他很快就會轉到好的輪道里面去了。

     有的呢是當時知道,有的經幾小時知道,有的經一兩天知道,有的經幾天知道,有的幾十天都還不知道,所以不同等的,都是由于他所做的、種下來的善業、種下來的罪業和不同的業力而構成的他這個品質,就這個質料,曉得嗎?

     那麽,從真理的角度來說,所以一個人不來這個世界,到底要到哪個世界,那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要業力來轉的,在中陰身的時間轉的。我們佛教的佛法,完全對這個問題非常清楚地可以解決,可以通過修行學佛學法,那麽做功課,來讓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死,掌握自己該到什麽地方去,那就要牽涉到學佛了,也牽涉到學法了。這些法都是我們的佛陀釋迦牟尼佛說在這個世界上的法,佛教最主要就是解決這個問題,解決衆生的生命、解決衆生的痛苦,佛菩薩們就是來這個世界,來幫助這些可憐的衆生的,來渡他們的,讓他們成就解脫。
 

     我對你有個建議,你最好是把我的《藉心經說真諦》的英文,你好好地讀幾遍,你會明白佛法的真理的。我們會盡快把它完成,盡快完成,就會出版了,盡快。爲什麽這麽慢?是爲了要對所有的人、西方說英文的人負責,所以不敢馬虎,在翻譯的時候十分嚴格,怕翻錯了。

     你的問題:“不來這個世界,那麽我們死了到哪里去?”我已經給你講得很清楚了,通過自己修行學佛,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我們有位高僧祿東讚法王,他是我的弟子,他就是什麽時間走,馬上還給我寫拜别文書,馬上寫完,寫完以後,最後他還寫了一個“墨迹未干,就此圓寂”,連這個寫字的墨都不要它干我就要走,就此圓寂,把筆一放,“梆”圓寂了,走了,他就到佛國去了。

     另外,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不是說這個世界的人很邪惡,不是,有很邪惡的,有很善良的,比如我們坐在這里的人都非常善良,但是邪惡的人确實太多了。我有一個弟子,是一個白人,有一天他就跟我講,他准備要幫他們辦一件事,要去找一個律師,他打了幾次電話,這個律師就沒有接,他來跟我說,他說:“佛陀師父啊,這個不行的,要重新換。”我說爲什麽呢?他說“我打去三次電話,三天,現在是上班的時間,他沒有接,說明他這個律師樓不正規,至少沒有工作人員。”另外又找一個律師,他說這個也不行,他用手機,他沒有辦公室,他這很糟糕。我說爲啥糟糕呢?他說我懷疑他們是騙子啊。我說“哪里那麽多騙子啊?”他的話就跟你講的一樣的:“嘿呀,佛陀師父啊,騙子多啊,相當多啊。”他說。我當時把眼睛都瞪大了,我問他:“真的嗎?”他說:“相當多啊。”這個弟子以前是國土安全部的,他跟我說:“相當多的騙子啊,師父啊。”所以啊,我就感覺就跟你說的話有點相同的道道,“這壞人多啊,”非常有道理。這世界啊,真的是需要趕快學習佛法了,因爲佛法一切慈悲,一切都以幫助衆生爲主,把利益盡量給衆生。當然,自己獲得的更多,因爲你善良,你種下了好的因果,你會獲得福慧資糧。

     (翻譯:他說可能在幾千年之後,人類會變得更好。)

     要看因果的發展,假如壞人更多的話,會變得更不好。假如壞人少了,好人多了,比如我們佛教昌盛了,那一定會變好的。而且現在真正邪惡的,各個行當都多。

     那麽,我今天要說的就是,你說的這些我有體會的,這社會真是非常的可怕,很多人是非常的壞,但是也有非常好的人。

     好,我今天給你講的道理大概就這些,但是你一定要看我的《藉心經說真諦》的書,這樣你會走很多捷路。

(翻譯:他跟他的太太希望能夠呈上一份非常微薄的禮物給佛陀師父,這個是從安大略、加拿大多倫多那個地方的一種冰酒,他這個冰酒非常的好,而且在一般賣酒的地方是買不到的,所以他希望這是一種合适的能夠供養佛陀師父,他們非常喜歡這個酒。) 

     好,首先,我非常謝謝你。第二,我必須要發自内心地告訴你,我是不要任何人的供養的,但是,只要你們修行學佛,是一個善良的人,今生能成就,能真正生死自由自己掌握,這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翻譯:意思就是說,這不是一個很大的禮物,只是一個小小的心意,希望佛陀能夠接受。) 

     我知道,大禮物、小禮物,我發的願是這一生只爲大家做事、爲大家服務,不要任何人的錢、不要任何人的禮物的,我發的願就是這樣的,我不想讓我這個願破掉了。我有一個建議你看好不好?你們把這個酒拿來,跟措母一路來的嘛,你們去哪個餐館里面去把它喝了,好吧?

     還有一個方案,我爲了讓你們心里面也挺高興的,然後拿一個很小的杯子,給我倒一杯回來,好嗎?我會讓它來給你們作祈禱,祝福你們,好吧?

    (翻譯:他們問是紅的還是白的?有紅白兩種。)

     都可以的,問題都不大的,好嗎?只要你們挺高興,我就高興了。好吧?

     那個佛書一定要看的,《藉心經說真諦》,看了以後你們會明白很多佛教的真理。還有另外一個,把多倫多那個地方的聞法點辦好,等今後種上了功德,我會給你們傳法,傳最好的佛法給你們兩夫妻,好吧?一定讓你們今生學到如來的正法,得到了生脫死,幫助、利益更多更多的人,讓更多的壞人變成好人。

    (翻譯:他請求佛陀師父加持他的太太、他的兒子,還有他的家人。)

     嗯,我會,我一定會作的。我能爲你們能做到的、對你們有利益的、能幫助的,我會盡力去做的。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PDF 下載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9/19/%e5%8d%97%e7%84%a1%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f%bc%9a%e7%88%b2%e4%b8%80%e5%80%8b%e8%a5%bf%e6%96%b9%e4%ba%ba%e6%8f%90%e5%95%8f%e8%aa%aa%e6%b3%95/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大家坐好,今天本來是來接待大家的,沒有想到突然就變成說法了,因緣是起源于有一個法師叫釋慧聰,現在就坐在這邊上的,就是你吧?

   (釋慧聰合掌恭敬回答:是。)

     大聲點。

     (釋慧聰合掌恭敬回答:是,釋慧聰。)

     他說他找不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脈,因此到中國去就找到這個法脈了。所有的佛教徒、弟子們,你們好生聽到:世界上沒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脈的!也沒有任何一個法師的法脈!只有佛教這麽一個法脈!這個法脈是什麽呢?就叫佛教,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法脈只有一個,永遠記住這一條!以後不要開黃腔。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完全胡說八道、外道的思維,什麽來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傳承?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什麽傳承,只有佛教!永遠記住這一條。至于其它的什麽傳承、什麽山頭、什麽祖師、什麽派、什麽宗,那是後輩祖師們在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慢慢形成自我的幫派,這叫幫派,永遠記住,無論他是什麽樣一個成就,他也是幫派,因爲佛教只有佛陀的教法,只有一個傳承。

     好了,那麽剛才這個法師提出這個問題,其實他代表着很多人提出這個問題,很多人的意識、概念同樣存在的是“我們這個傳承”,這是非常幼稚的、非常的偏知偏見,甚至于是邪見,是不正确的。

     說到這里以後,就回過來想到:難道說,這個所有世界上的出家人、活佛,他們教的法都是佛教嗎?這個可不能這樣想了,這要打疑問了,要打上問號了。他到底教的是不是佛教,要經過考證的。佛教是指釋迦牟尼佛的教法,而出家人和仁波且,有很多在弘法的宗派,他們一代一代的傳,現在表面上穿著的衣服是佛教的,其實非常之多的人已經堕入了邪惡見了,因此他早都不是佛教徒了,雖然是和尚,但同樣不是佛教徒;雖然是活佛,同樣不是佛教徒;乃至于雖然是格西,甚至于拉然巴格西,都不是佛教徒,這是我很實在地講的。爲什麽?因爲他根本宣說的不是佛教的教法,從二三十年前曾經我說到的法──《正法鑒邪僧》這一盤帶子,就證明了高僧──所謂的高僧,實際上不懂佛教!近代更多了,近代的非常多的所謂高僧,完全說的是外道,摻和着釋迦牟尼佛的經藏夥在一起說,所以就把佛教的行人們搞昏了,就認爲他們是正宗佛教。所以我現在要給你們說的是:我沒有什麽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脈,我沒有什麽傳承,只有佛教──十方諸佛的正規的佛教、沒有被演變的佛教,因爲我直接在說!

     我是被認證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而不是自己冒充、自己選出來的,那麽從經藏來說,我确确實實對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後輩祖師們所記載的經藏,我有清楚的認知,就是經藏里面也有錯誤,當然那個錯誤不是釋迦牟尼佛說錯的,是五百比丘分四次在七葉崖窟結經的時間結錯的,憑記憶力,你想怎麽能不結錯?假如今天我給你們說了佛法,過了十幾年,你們再回憶,把我這個話寫成筆錄,會不會錯?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會。)

     你們五百個人去商量,不會一團糟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經書啊里面有很多是錯誤的,但不是佛陀說錯的。就我曾經告訴過大家,釋迦牟尼佛說:啊,某某某某他如是之功德,將會在什麽什麽時候成爲阿羅漢、成爲菩薩,或者要成爲一個大富貴,乃至于要當什麽、當什麽、當什麽大宰官或者是帝王,經常作這樣的預言。但是,人們就沒有搞清楚、佛教徒就沒有弄清楚,釋迦牟尼佛說的預言是正确的,而所有的弟子們卻把這個預言搞錯了,釋迦牟尼佛說“如是修持”或“如是行道”,在什麽時間就會成爲幾地菩薩、幾果羅漢,非常多的這種預言,那麽這個預言、釋迦牟尼佛的說法是沒有錯的,爲啥子沒有錯?人家前面說了的,要根據現在這種情況“如是行道”、“如是修持”、“如是而爲之”,佛教徒怎麽可能根據當下那種情況如是爲之啊?他明天起來就變了,一變就不是了,那個時候就成不了啦,你們明白了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可是,後輩祖師們全部把這個搞錯,都說:哎呀,佛陀都預言了,說如何如何,他好多世就要成爲什麽大菩薩的這個公案,經書上非常多這類的公案,這個公案是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的,爲什麽?你們知道嗎?這叫宿命論,宿命論是外道論、邪教論,是邪教的論點,釋迦牟尼佛不會說邪教論點,但是經書上又出現,怎麽辦?經書上出現是比丘們結經和後輩翻譯們翻譯成中文、甚至于翻譯成其它的文字,就錯了,這一點我完全可以在事實中證明。我說的法,給英文的弟子們拿去翻譯,到今天各說不一,十個弟子翻,十個弟子矛盾,都把那個意思整不准,我們只要随便錄取一個就是有問題,難道不是嗎?對不對?你們說。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你們大聲點。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爲啥宿命論是外道論呢?因爲一切都要靠修行成就解脫,如果是依照到經藏,拿給這些翻譯、拿給這些記錄的五百比丘,以他們的觀點來作爲标准的話,那就不要修行,那就不要學佛。爲啥不能學?學來干啥?反正佛陀的預言已經說明了,每個人都是到好久好久就要成大官、到好久好久就要富貴的,命都定了的嘛,是不是?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說,這絕對不成立的。可是經書上非常多的宿命論、非常多的預言,因此,這些經書、這種預言是絕對不能要的,因爲依宿命論就不能修行。譬如說,一個阿羅漢,已經預言他在某某某某佛出世的時間,他現在是一個凡夫,那個佛出世以後、當成佛以後,他就會成爲四果金身羅漢。那他還修啥子行呢?他再修行、再努力,也得要等那個佛出世、成佛的時間,他才成四果阿羅漢,他莫如現在耍、莫如到拉斯維加斯去賭博、到處整天玩,對不對嘛?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修行多累人啊!可是,釋迦牟尼佛說了大量的修行,六度萬行,處處要衆生修行,你們修行、種因、結果,種下這個因,才能結這個果,沒有修行、沒有種下這個因,就結不了這個果!因此,在佛教里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名詞,那就是修行學佛!

     修行,修自己的行爲,這個行爲修成什麽?修成佛的一樣,佛陀的行爲是怎麽,我們就把他學成什麽樣,所以叫學佛,學佛的行爲,因此叫修行學佛!要靠修行學佛來成就解脫,而不是靠整天貪玩好耍、享樂腐化、等到固定的命運二天成什麽,沒有這回事!

     我講到這里以後,就要提醒你們馬上回光返照一下:修行學佛是真理呢,還是宿命論的預言是真理呢?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修行學佛是真理。)

     對,如果預言、宿命論是真理,那修行學佛就不存在了,就沒有用了,對吧?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當然,我說的這是經藏上的問題。釋迦牟尼佛是非常偉大的,祂不會開黃腔的,祂說的法很好,因爲祂是至高無上的佛陀,佛陀就是至高無上、無所不通的,但是,弟子們要咋翻、咋整,那誰都管不了,這也是随衆生的因緣、衆生的業力、衆生的習氣,造成自己種因結果的福報,該不該享受這個法。所以有時候啊,整錯的東西往往還不能怪五百比丘,也不能怪後輩祖師,是衆生本來就沒有資格,只能聽錯誤的,就相當于現在末法時期,大法師、大活佛一說法開示,滿口盡是邪教的語言,甚至于公開诽謗釋迦牟尼佛的教義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完全搞不清楚,他還認爲他講的蠻好的。

     那你說:師父你不是剛才也诽謗嗎?你們說我是诽謗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不是。)

      我是維護釋迦牟尼佛的形象、維護佛陀的正教,釋迦牟尼佛的形象是光明的,只有一個佛教,就是釋迦牟尼佛的佛教,而這個佛教,也就是十方諸佛的佛教,完全一樣的,沒有兩個真理的,只有一個真理。因此以後,大家要注意:沒有“我們這個傳承”,只有佛教傳承。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只有佛教正法。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其它的都不是佛教正法。有的人說:哎呀,千萬不要說如來正法,人家中國那邊聽到如來正法不高興。這又錯了,這是他們沒有學問的人不懂。如來是什麽?如來就是佛,佛就是如來,就是佛的正法嘛,佛陀的正法、釋迦牟尼佛的正法,說如來正法錯在哪里呀?你們要念釋迦本師如來的嘛,難道不是嗎?對不對?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麽,我今天說到這里以後呢,我還要說一種邪惡見——愚痴邪惡見,這種愚痴邪惡見很可憐的,說什麽呢?非常多的人有這個觀點,而且這種觀點的人都是妖僧、邪教、或者是妖人,他們說什麽呢?他們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做很多佛事,爲什麽祂要做那麽多佛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爲了控制我們這些學佛的人。”

     佛弟子們,你們該清醒頭腦的時候了,這世界上任何一個法師、任何一個仁波且、任何一個宣教的上師,你說他控制你們是爲了他自己的利益,這是說得走的,牽強附會可以拉上去,如果你要說第三世多杰羌佛控制你們,不錯,确實控制你們,你們聽清楚了,因爲每一個人、每一個佛菩薩要做一件事情,都有一個目的,我做事也有目的,我的目的是什麽呢?非常明确地告訴你們:我的目的就是爲了控制你們的邪惡,讓你們的邪惡觀點──對人類不利、對衆生不利的這種習氣、這種身口意的行爲改掉,改成善業,讓你們成爲黑業遠去、善業親迎,而能達到福慧圓滿成就解脫,這就是我的目的。

     那麽我自己獲得什麽呢?我自己獲得的是,跟其他的師父、跟其他的所有法師上師們獲得的完全不同,他們獲得的至少是求功德,或者是求弟子供養、求自己的利益,在那里弘法、在那里建壇、建寺、建廟、建道場、做Temple。我呢,恰恰相反,我在你們所有的佛教徒當中,所要讓你們改掉你們的惡習的這個觀點、這個目的,我獲得的是半夜兩點、三點、四點不能回去,白天在那邊道場接待,晚上到這邊來,累得筋疲力盡,有時候甚至,我說有時候,我沒有說妄語的,你們出家人聽到,出家人還不煮飯給我吃,我累倒三點過鐘,我還得晚上自己喝一點開水就算了,我說這是事實的。 

     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們的惡習不要增長,成爲善業、成爲解脫成就的聖者、成爲一個好人,我獲得的利益就是勞累、辛苦、痛苦,而不收一分錢的供養,什麽利益都不要,這就是我所獲得的目的。這世界上只有一個,就是我,沒有第二個,弟子們。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事實就是這樣。有這麽笨的人嗎?哦,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笨,好沒有智慧喲,嘿呀,自己那麽辛苦,祂還要來拼。我不是在爲我拼,我是在爲所有的佛教徒拼,我是把利益全部給了你們,我自己撿到的全是折磨。弟子們,你們想過嗎?有這樣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有嗎?沒有!我清楚得很,我完全可以不理你們,我完全可以一個人都不接待,我自己逍遙自在,全世界旅遊,我自己全部享樂腐化,我幸福得很。爲什麽要到這里來聲嘶力啞的呢?啊?

     所以呀,有些邪惡的人說:你看嘛,第三世多杰羌佛這就是在控制我們嘛,做那些很多佛事,就是要控制,還有一天還給我們發甘露丸,那個甘露丸不是拿來控制我們的嗎?

     反過來又說,弟子們,我控制你們干啥?我控制你們找倒黴,我控制你們找痛苦。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我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心态,我難得淘神!我憑什麽要控制你們來自找倒黴呢?你們說我說得對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关鍵是我沒有要你們東西呀!你們要弄清楚點。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而我們的虔誠的弟子,這里大有人在,而今天沒有好多人,但是要說供養我的人可多啦,真誠的不得了,弟子們,我今天跟你們說。以前證達也拼命供養我的,以前,我在成都的時間就,我也沒有要啊,對不對?

     (證達法師合掌恭敬回答:是。)

     慧善采取一切辦法供養我,甚至于還整成什麽呢,那個卡,我要沒有?你說。

     (慧善法師合掌恭敬回答:沒有。)

      對啦,就是現場的。

     還有我們這個弟子盛苗珊,很虔誠,他把他的錢、他把他的财産都拿來供養我,不瞞你們說,他上億的财産,我完全拒絕。你說,我說的是事實嗎?

     (盛苗珊合掌恭敬回答:是。)

      聽到了嗎?我分文不要。那一天他看實在沒有辦法供養了,他還跑去買了一個啥子戒指,鑽石的,好多萬美金買的,我說我告訴你我不會要的,這個跟我說不通的,所以通過其他的弟子來跟我說,我說沒有用的。師父就是爲你們服務的,師父沒有控制你們,師父是在教化你們,是教化!就盡管是教化,我也是自找勞累、自找辛苦,世界上有這樣的師父嗎?有沒有啊?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沒有!)

      我沒有勉強你們說,事實就是這樣。

      當然,你們說:哎呀,那麽下面有些法師他們要修廟、有些要做事,那麽他們不是不正确的嗎?我必須說:法師們,只要他行的是正法,他修廟、做佛事是正确的。一個佛弟子不行佛道、不做佛事,那就不應該了。可是這個你們不要拿在我的身上來,我不需要你們做佛事,做什麽啊?你們只要去渡生,利益衆生,幫助衆生,渡衆生來聞法,就建立功德。因爲釋迦牟尼佛有規定:你們供養三寶,是要種福田的,這是必然的。供養沙門種福田,這是肯定的,否則,你就不會結上善因、不會結上菩提的種子。因此,修廟、建寺、做佛事,真真誠誠地,那是對的。

     可是,要認清楚了,現在邪師遍布,整個世界充盈着邪師,一萬個,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是邪師,所以你們輕輕就落在他們手里去了,那可不能供養的,那供養了你就完了,供養了,你就助邪爲惡,不是助善增功,這很重要。

     那你說,我們現在知道了,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是最正确的,連法音這麽多都是佛陀說的。可是,我已經講了,我發下了願力,我不收供養的,所以你們不要在我身上想這個問題,我是只勞累辛苦來爲你們義務服務的。明白這點就對了。

     而且再告訴你們佛弟子們,我也不想這樣,整天人太多了,确實我沒有辦法應酬,今後不是非常虔誠的弟子,你也不要來找我了,你們就聞法吧,等你把佛法聞懂了,等學好了,再來,目的是要讓你們獲得成就、獲得解脫,只要你們能成就、能解脫、能幸福,就是我最高興、我最需要的,你們的成就就是供養我和十方諸佛,十方諸佛不要任何供養,我也不要,但是,你們的成就可以去渡衆生、利益衆生、幫助他人,讓整個世界、整個社會都吉祥昌盛幸福,因爲我們佛教才是最圓滿、最偉大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把佛法、要把法音翻去複來地好好地聞懂、聽進去。人生是無常的、是痛苦的、是毫無意義的,弟子們,時間過得非常的快,轉眼之間,你們就會變得很老很老了,一下就六七十、七八十,你們就不行了。

     而且,無論你有多大的财富,你一死了,什麽财富都沒有了。你說:不要緊,我們家人准備好了的,他們會給我燒錢化紙。我跟你講,中陰境界用不到錢的,轉輪道中也用不到錢的,轉到鬼道,鬼道沒有飯店、沒有旅館,不用錢的,只有孤獨痛苦,餓得心慌,一塌糊塗,就是那句話:黃泉無旅店,今夜宿誰家?一口氣一斷,馬上就完了,黃泉道上沒有旅店的,那今夜我又在哪里住呢?我又在哪里吃呢?那個時候,除了急劇的痛苦和恐怖,什麽都沒有!就算把你轉輪打到畜生道,畜生道哪里在用錢呢?那才是真正被控制、真正被宰割。變羊,按時,到什麽時間就該殺了、就該剝皮了,變豬,什麽時間該殺,變雞,我不說了,你們就想象,通通都要挨刀的。變鳥,好可憐哦,吃了上頓沒有下頓,吃一個東西,再造孽,吃蟲子、吃食物,尤其吃有生命的,這口吃了二口就沒有了,還要養自己的小鳥、小孩,除了心慌,什麽都沒有,弟子們,什麽都沒有。螞蟻,可憐得不得了,一個暴風雨來了,立刻一淹,都淹死,住得高的,水還瀝得快,還算能活,住在低窪處的,都得要死。你們想過衆生的可憐嗎?

     那你說:我不會變衆生的,我多好啊,我是佛弟子。我只想給你們說一句,前面說到因果了,因果,沒有種下那個因,就沒有那個果,你殺過多少生命了,你知道嗎?你爲你曾經整死過衆生嗎?死一個都得要還的哦,因果是對等的,你還想變人嗎?那個時候你就找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找不到,因爲你在另外一個道中,我才不想再來這個世界的,我不免得人家别人說我來控制他們,我這個控制是來找倒黴的,世界上只有一個人,不控制而被誣陷成控制,結果是找倒黴、找痛苦,把利益全部給所謂的被控制者。

     有的人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你看嘛,祂們上尊們修法,就是爲了控制嘛。控制你干啥?上尊們修法,祂們控制你要供養祂,那是理所當然,因爲祂是上尊,祂是聖者,孺尊就是聖者了,教尊是聖者。我們莫知仁波且修拙火定最兇,那祂也在控制人嗎?莫明其妙!祂什麽時間控制過?什麽時間喊你們拿供養給祂了?哎呀,可憐啦,衆生啦,太可憐啦!

     記住,第三世多杰羌佛來這個世界,是爲了給三界六道衆生,首先是人道的衆生,說法來的,是爲了來幫助大家把邪惡的心、行改過,成爲一個好人,成爲一個利益社會、利益大衆的人,進而成爲一個上好的修行人,得到解脫成就,不要再在輪回當中打轉了。我所撿到的、所收取的利益,唯一就是勞累辛苦,其它的都沒有,不收一分錢的供養,什麽利益都不要。可是,我看到你們幸福、我看到你們成就,那個時候,十方諸佛跟我一樣,會法喜地关照着,會高興的。

     今天的法就說到這里。

     (大衆合掌恭敬說: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PDF下載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8/24/%e5%8d%97%e7%84%a1%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f%bc%9a%e6%88%91%e5%9c%a8%e6%8e%a7%e5%88%b6%e4%bd%a0%e5%80%91%e5%97%8e%ef%bc%9f%e6%88%91%e7%88%b2/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論文正誤

要說談佛家禪理的論文,我曾作了幾篇,也可以向大家介紹其中一篇《僧俗辯語》。這篇文章的起因當歸我的一位好友辛寂老法師。辛寂大和尚八歲出家,二十二歲破初參時,做寶光禪堂綱領主持,禪定頗深,曾在寺內打餓七禪定,圓滿殊勝。至今,寺內比丘一提辛寂大師,都異口同聲讚揚:“和尚打禪七、七日七夜不食不動,泰然如常。”辛寂大師一生主修華嚴宗,對天台止觀和顯密均具深研功底,猶為明見般若實相,故而德高望重,後任寶光寺方丈,如今已供奉於祖師堂。一天,大和尚和我在寶光寺晤面,對我說:“我見了你幾篇論文,其理法甚妙。可否另作論及空性之道新篇而為教益?”我答:“可以。”於是三日之後造《僧俗辯語》一文交與求教,但和尚閱後不以為然,置之一旁。時至六年後初冬的一個黃昏,在寶光寺大雄寶殿左側,辛寂法師突然遇見我,說:“我現在實在頗為慚愧,特地向你懺悔。”我聞聽此言一時驚惶不知所措,只好怔怔地盯住他。辛寂法師又真誠地說:“世尊在世之日,有大居士維摩助佛教化弟子,我雖不才可以效法,今天特地請你助我教化比丘之力。想我佛門世尊是何等威德,大雄寶殿乃千年莊嚴聖境氣象,人人敬仰,現今輪到我來管理寺廟,沒承想做功課時竟然發生鬧殿事件,這真是千年沒有的業力。這不怪其他,只說明我辛寂無德無能,沒有管理好寺廟,也沒有給眾比丘帶好頭,這實在無堪主持,教人慚愧且無地自容。今晨我於惶急之中,重新尋出《僧俗辯語》細研,我明白了以前的愚痴。幾年前,我初識此文,認為你連經書中的‘如是我聞’也沒有搞清楚,而寫成了‘如是我明’,加之我悟性不徹,因此不予重視。今日一急之下重讀,方頓悟妙理,如是我明原是你自己明白之意,俗見空居士代表俗諦,僧諦和尚以表真諦,真俗之諦都定在心中,所以般若照見萬法惟心,三點魚鉤洞為打字謎而造的詞語──畫上一個魚鉤形,再加三點,不正好成為一心字嗎?所謂菩提臺者是立於真諦角度對‘六大緣起’、‘萬法惟心’於俗諦的照觀。此文真是字字珠璣,深藏莫測之妙論,尤其是內中禪理、般若正見,現為大殿事故,成熟我開悟之緣起,始得識真諦,實為羞地而慚。”聽了這番肺腑之言,以及明瞭他那無私無染的法性聖境,把我照耀得何等勝喜,使我不禁向他行了合掌禮。可惜,不久這位大德歸西圓寂。記得他圓寂前三天我去拜望他,他從病床上支起軀體,說:“我要謝謝大師的《僧俗辯語》。還有你在寺院內做的事,以及對我的幫助,眾生會感謝你的。這些有相佈施的言語本不該說,怎奈大後天(二月十九日)觀音生辰,我已決意離開此地了,所以不得不煩絮數語。”當時聞聽這番言語,我還以為他要到外地去遊方,於是問:“師傅幾時歸來呢?”他慨然而笑:“我會回來的啊!”但我見他身負重病,認為他是不可能外出的,便沒有放在心裡。誰知三日一到,聽說寶光寺大開齋宴,一打聽才知辛寂法師圓寂。他早本於觀音生辰那天焚香沐浴,披衣搭具,盤腿坐化歸西。七日後,又聽法師弟子護義師言及法師火化的殊勝情況,並拾得十多顆三色舍利。

以上是涉及《僧俗辯語》一文產生的有關究裡,為了正誤其它論文並非談禪機佛理,儒老莊學之論,還於它文論及宇宙人生及現代科學哲學思想之本來面目,僅以此篇《僧俗辯語》為例外,故寫了上述文字以補記。

僧俗辯語經

如是我明,僧諦和尚居三點魚鉤洞,坐菩提臺上與眾證法。一日,從本原心基來一女居士,求其印證圓覺。居士名俗見空,對僧合掌問曰:“吾聞和尚證得如來大定,有長生不老之術,求和尚慈悲開示。”

僧曰:“吾所能告汝者,乃如來大樂了生脫死之法,非長生不老之術也。汝從何來,前者曾習何法?”

俗曰:“從本原心基而來,曾學三十七家外道,亦曾學佛參禪,已得無上定力,特求和尚印證,是否如來大定?”

僧曰:“汝之大定是何覺受?”

俗曰:“吾初入定時,彈指已是一夜,開眼後方知一夜已過,當時境界,心中並無半點妄念,亦無任何知覺。”

僧曰:“無知無覺,豈不如木石一般?如來大定乃大樂無邊之法,汝有何樂?此境乃昏沉之母入輪迴之根,非如來大定也。”

俗曰:“其後吾明心見性,始知此定落在昏沉之中,後入之定方為正定。吾住於智慧之中,了知如來大定,亦不過如此。”

僧曰:“何為明心見性?”

俗曰:“性者本性也,明者明白也,本性即是如來之法身,此法身乃不生不滅之體。明心見性,就是前念已去,後念未生,不住其間,明悟此一剎那之感,此感便是如來體性,知覺如來體性,便是明心見性也。”

僧點一點頭又曰:“汝之大定是何覺受?”

俗曰:“吾之大定,不住色相,亦不住於聲香味觸法,而長定於如來體性之中。其覺受相,無昏沉,無妄念,有禪樂之感。定中所顯一切諸色相,由它自來,由它自去,不被它牽引,長住如來體性之中,出定入定分明,提得起放得下,有時還發出無量神通,但吾也不住於神通之中,由它自顯自滅,不作聖境關,只照住於明而無念之體性上。和尚之定,可能也是如此。”

僧曰:“不也。吾之大定與汝不同,但汝之定也是正定,此定乃諸有眾生成佛之道而必經之路,但非如來大定耳。此定名為‘明空知覺定’,是禪家初參後之定境,由此定而養,可得如來大定,如來大定而養方證無上菩提。汝之定有樂明無念之感覺,此感覺即是我見,而如來之定並無我見。”

俗曰:“無我覺受豈不又成了木石一般,法師所言如來大定乃極樂無邊之定,木石無知有何樂可取?無所聞知,豈不又是昏沉之母,入輪迴之根了?如來大法若是如此,有何可貴,莫如凡夫所求榮華富貴,每日妻恩子愛,吃喝玩樂,逍遙一輩子還快活些。”

僧兩目悲淚長流,對天嘆曰:“吾師如來為一大事因緣而示現於世,吾亦為渡眾生而修行,然眾生累生累劫造下無邊業障,障其如來正道,吾實悲心難忍。彼等不入昏沉,便入我見,若不入昏沉我見又落入邊見之中,好不容易破了初參,又造成口業,自以為此即是如來大定,狂禪性發不好好用功,以此為究竟,障其解脫之路,以致狂魔入體,將來其魔去後,弟子與師皆陷亡難,實為可憐。”和尚道完復對俗曰:“汝見差矣。汝於此知覺定中久而久之破了重關,便知此定並非如木石一般,勝過知覺千百萬億倍,無邊自由,知覺定有出有入,有樂明無念之感受。如來定則並無出入,不定也定,定也非定,是名為定,實無所定,無一時不在定中,行住坐臥作諸事理皆在定中。”

俗曰:“行住坐臥作諸事理皆在定中,走路豈不錯了道?如果出定走,豈不又與凡夫無異?”

僧曰:“汝見俗矣,不悟重關焉知此境。凡夫走路心在路,所做諸事心住事中,心隨諸事妄念所轉引。吾心不隨妄念所轉引,雖走此路,不著此路,作諸事理,心不住境,不存分別,見諸眾生,不見是非長短,男女諸相,人天禍福,豈不聞金剛經雲:‘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歸言一句,心不著相無我無人,任汝作諸事理,皆是如來大樂之法相。吾之所說是名說法,雖名說法,實無所說,汝當自證,方知真實之義也。”和尚言已,取念珠一串對俗曰:“此是何物,共是幾顆?”

俗曰:“此乃唸佛之珠,共一百零八顆。”於是和尚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兩眼瞪俗而不言語,俗不解其意問曰:“此是何意?”

僧曰:“方才觀音菩薩在此地獄渡餓鬼,地藏菩薩在此天上渡仙人。”

俗曰:“法師差矣,地藏菩薩在地獄渡餓鬼,為何反說觀音菩薩在地獄渡餓鬼?”

僧曰:“汝未悟大道,一無所解,當努力修持,不可向外馳求落為狂禪。若不如此,不但虛度此生,且有墮落之災。”

俗曰:“吾聞法師所言甚深微妙,廣大無邊,如來大樂之法實為高深難解,我當如何修之?”

僧曰:“若想入此如來大定,別無它路,其一以菩薩行為而照己德;其二努力精進而習定。”

俗曰:“菩薩行為與凡夫行為如何分別,望和尚慈悲開示。”

僧曰:“我今說此,汝當諦聽,諸有眾生,大略可分為上中下三品。下品人每日但思足一己之慾,貪得無厭,窮奢極欲,永無厭足之日,所羨者榮華富貴,稱王圖霸,以害人為樂,從不見自己之過失。見別人之苦難,反覺稱心快意,想盡千方百計劫奪他人所有為己有,見自己所有過失,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此等將來必墮無間地獄,受無量諸苦;中品人亦以足一己之私為務,以榮華富貴為高,驕傲自大,唯我獨尊,有利可圖,即盡力從之,每時每刻,只說別人過失,雖知自己之過失而護短,不肯說也不肯改,此等人並不專門以害人為樂,然利益相爭之際決不讓人,此等人將來也難免地獄之難;上品人重於善德,不圖世間榮利,但圖諸福,見他人有苦難,則全力相助,利益相爭之際,每每讓人,見別人之過失,心雖知而口不言其是非長短,見自己之過失立即改正,處處廣施陰德,以善為事,此等人後為天人,但仍是凡夫。”

俗曰:“如此善功,仍是凡夫,豈不怪哉!”

僧曰:“此等人雖積功累善,乃有漏之因也,有數之善果,其果受完,仍然下墮,故仍為凡夫。菩薩行為大與凡夫不同,心中不存善惡分別,每時每刻自查己過,分毫過失,立改之,從不見別人過錯,也不見自己好果,處處望眾生早脫輪迴,一切善惡境來,普行恭敬,依此而行,行者性之用,性者行之體,體用本來不二,是故行者性也,性者行也。此理非二乘羅漢所能解,汝當依此而作。吾亦凡夫,未證此法。此法乃大寶上師功德所示。”

和尚言至此合掌贊曰:“頂禮大寶上師前,吾師妙法普行緣,功德巍巍照眾生,為渡六道超俗凡。”

俗聽完贊偈問曰:“和尚既言一切平等,無有分別,為何又分菩薩行與凡夫行,此非分別乎?又言無我無人,然則今朝此身從何而來,和尚此言豈非荒謬?吾實不解,唯願和尚以理服我。”

僧曰:“我今告汝,汝當諦聽。汝今朝之身乃過去善惡妄念二因合成,非汝法身也。汝之法身,即如來之體,本來空寂,今朝此身皆過去作善作惡所種之因結聚之果所現之身。故此身名為業果報身,一切善惡諸業皆以此身而受報。善惡業之輕重不同,報應於六道輪迴之種類亦不同,故有富貴貧賤之不同。作善者,受輕業;作惡者,受重業。輕業距佛果近,重業距佛果遠,作善事之上品人報應結果昇天堂成仙人,天堂一切乃善果享受。作惡事之下品人,報應結果入地獄成餓鬼,地獄一切乃惡果享受。作善之人種善因故結善果,作惡之人種惡因故結惡果。此二因皆起於善惡,二種妄念。菩薩觀今朝之身如夢幻泡影,如露,如電,長住如來體性,不隨善惡二因所轉,故不結二果,脫離輪迴。菩薩慈悲眾生,無災、無難、無有業障,發普渡眾生之心,成就方能普渡,故結成就之果,菩薩不斷慈悲普渡心,為渡眾生故。”

俗曰:“二因合聚之果,眾生觀之為何實在非夢幻也?”

僧曰:“眾生迷其本性,昏沉於二因之中,故覺實在,如人在夢中所覺,一切皆實在,睡醒方知是夢也。眾生若住於如來體性之中,頓然知覺此身如夢,縱上刀山,入油鍋也無痛苦,無一處不是如來報身境地也,至此境地便一切平等。但未悟得此理之前,先得作一善士之君,為人人敬愛尊而稱德,以此築基而為人正,方可依佛之教,修其生圓次第之出離心、四無量心十善三聚戒六度,乃至信、願、行、戒、定、慧之深習行持,而後正行,方可如法圓滿。否則皆為空中樓閣也。故望行者步步腳印,了知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因果不昧律,輪迴何所縛。”於是和尚合掌贊曰:“諸佛上師之功德,普行迴向諸法界,現身福慧速圓滿,同證如來大樂界。”

俗聞已,對僧合掌曰:“和尚所演無上如來大樂之法,吾當傳於後世。”言訖頂禮七百而去。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此文章鏈接: 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5/03/%e5%8d%97%e7%84%a1%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3%80%8a%e5%83%a7%e4%bf%97%e8%be%af%e8%aa%9e%e7%b6%93%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僧俗辯語經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偈曰:

「斷絕凡情二十法,方可入聖無礙境,

我執因地輪迴根,不染諸法妙有生,

恆常持行菩提事,遊戲三昧任運行。」

凡情二十法:

名、利、興、衰、福、樂、增、損、瞋、怨、

氣、恨、謀、謗、奪、害、病、苦、別、亡。

(詳細內容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音——東行說法第八卷)

此文章鏈接: 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4/19/%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3%80%8a%e6%96%b7%e7%b5%95%e5%87%a1%e6%83%85%e4%ba%8c%e5%8d%81%e6%b3%95%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提問:First of all, I, Disciple Mozhi, prostrate to my Buddha Master,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day, I would like to beseech Buddha Master to impart a Dharma. I know that in the course of imparting Dharmas Buddha Master often revealed unfavorable opinions toward Tibetan Esoteric Buddhism. However, in my poor knowledge, there are many Dharmas within Tibetan Esoteric Buddhism. According to my understanding, the Vajra Dharmas in the Tantric Division are the highest Dharmas. The ten major Vajra Dharmas are the core and key constituents commanding the entirety of Buddha Dharma for attaining accomplishment. Therefore, I beseech my Buddha Master to impart the Dharma that tells us Buddhist disciples: What should we do to be able to learn the best and highest Vajra Dharmas, in order to ensure attaining accomplishment in this current lifetime? Additionally, do these Vajra Dharmas all have rituals and detail procedures or steps of practicing? How should we practice these Dharmas?)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提問的中文翻譯:首先弟子莫知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弟子今天在這裡想求佛陀師父說法。我知道佛陀師父經常在說法的時候都流露出對西藏密宗有不好的看法,但是在我的貧乏的知識裡面,藏密裡面有很多的法,而且根據我的理解,密續部裡的金剛法是最高的,十大金剛法,是統率整個佛法取得成就的核心和綱領。所以,弟子求佛陀師父說法,告訴我們佛弟子,我們應該怎麼樣才能學到最好、最上層的金剛法,以確保這一生即身成就?另外,那麼這些金剛法是否都有儀軌、具體的修法,我們要怎麼樣修這些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莫知尊者請益而說法:莫知,你今天提到的這個問題,非常地好!我一直就想把這個問題給大家說一下,但是,沒有這個因緣。不錯,我確實對密宗的印象非常的不好,為啥子不好呢?不是說密宗在古代,古代的密宗沒有話說,那確確實實有很多法是非常上乘、非常好的,成就過非常多的人。可是,一代一代地演變下來,現在已經大量地變質了,而很多佛法已經面目全非了,並且出現了極多、非常之多的這個假活佛、假仁波且,甚至於什麼讀過一本經書、或者甚至於聽過幾個咒語,乃至於是普通的牧民或者是普通的其他的人,其中也有些不法之人,冒充這個活佛,弄得來傳到漢地、傳到世界各地,唉呀,一言難盡啊。就是簡而言之說,根本就不是什麼佛教佛法,尤其是這個西方的人、歐洲的人、漢地的人,他們聽不懂西藏的藏文,隨便說個什麼,就把他們騙倒了。當然,我說的這些是那些不法之徒,冒充假活佛,擾亂了整個佛法。這個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其實,近幾十年、上百年、百年以前的法已經都是很不純正了,所以說我對這個密宗啊,我非常不好的看法。當然,我說到這些,你也許認為我是不是對密法不太了解、不太清楚?我今天告訴你,我對密法、密乘,我不只是了解的問題,而且是非常徹徹底底地知道它整個的結構,無論你說哪一部、四瑜伽裡的哪一部,包括我最反感的密續裡面的某些法,所謂的密續裡面的某些法,是什麼法呢?動輒就說什麼双身法、修双身、男女雙身,簡直是亂七八糟!什麼法啊?你們仔細看,那些修雙身的人,哪一個成就、哪一個解脫了的?佛法就是要學釋迦牟尼佛的嚴淨戒體、清淨戒體,什麼男女雙身?有的,確實有那些金剛啊、那些像當中有雙身的像,那只是作為一種觀想,而不是說要跑起去什麼男男女女的來搞什麼佛法,那叫什麼法啊?我今天說句難聽的,那些所謂修雙身的人,你看哪個人修成了金剛體啊?修成了佛陀境?修成了菩薩境的?身體虛弱,差得一塌糊塗,這就是事實,這就是不折不扣、徹徹底底地把佛法表現出來的殘敗現象。因此,我對密宗的看法不好!那麼顯宗呢?顯宗不消說,不管怎麼說,它還有很多好的地方。那說“不是顯宗是,理論嗎?”是的,理論部分,但它有實踐的修持,重在於我們要修行啊!如果修不好行,什麼都談不上,因為釋迦牟尼佛說法,是說的“因果”二字,是講到整個人生宇宙的這個真諦、這個真理,這種自然的現象就是因果的現象,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現象,如果不從修行入手,無論你學什麼法,都是白學的,而修行不是說虛假、說幾句空話就叫修行,不是說我們把修行的書看了幾遍了,“我看了三遍了”、“我看了十八遍了”,我告訴你,你當不得人家一遍都沒有看的人還善良,修行是看懂了、學懂了修行之法以後,要實踐地去做,那才叫修行,不是空說就叫修行。你身、口、意三業不符合修行的戒體,那你就是一個非修行者,你就是一個在佛教徒裡面稱為違經叛教很糟糕的人。

        那既然你說到佛法,剛才你提到這個十大金剛裡面重要的,我今天告訴你什麼法裡面的精髓,其實,法,五大部,佛部有很多高級的法,比有些金剛法還好;佛母部有些高級法也比金剛法還好;還有護法部這些法都是非常好;那菩薩部的法也好。關鍵你相不相應?學到的是不是真正的法?而不是只有金剛法!不錯,金剛法確實被列為整個藏密密續部裡面最高的法,師父不是不知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知道。比如說你說的十部金剛,並不是你所說的那十部金剛,只是這個金剛啊,裡面就多得不得了,還有明王,明王有很多是納入金剛部裡面去的,另外,還有金剛手,所以說就是這麼多得不得了。但是我今天,明王我不說,金剛手我不說,我們就只說有哪些金剛,而且這些金剛祂們之間都有一個完整的儀軌,儀軌是什麼東西啊?就是一部實修的法。前行,也就是加行,從加行開始。前行修了,然後就修正行,正行裡面修了,就修結行,至少是這三行完備,那就是一個儀軌。所謂前行,就是修我們的行持,修我們的菩提之心、修我們的四無量之心、修我們的從善之心、修我們的戒境戒持之境,那麼它有具體的觀想、具體的修法。那正行呢?正行就是一個金剛法,裡面就有金剛法的一個壇城,這個壇城叫啥東西呢?說起來很複雜了,就說首先我們修持者必須懂得到它的觀想的整個壇城的佈局、形式,比如說壇城的門、壇城的閣簷、壇城的圍牆、壇城的宮角、壇城宮角上的吊掛、壇城左、壇城右、壇城之間有哪些眷屬、眷屬持的法器、法器怎麼擺佈,它的方向,南方、北方、東方、西方,它的整個中央是咋個設置的?它有些什麼明王在裡面護持啊?比如說獨雄能怖金剛,祂就有十大明王,那這十大明王是咋個站的?每個起的作用是什麼啊?那我們怎麼樣去印契?怎麼樣去觀修?怎麼樣去修祂的這個本尊心咒以及祂的這個事業咒、成就事業咒?還有大咒、小咒?而每一個咒的手印怎麼換套、怎麼樣把它壤接在一起?他這個觀修啊一步都不能脫離。當然,這裡面他是非常複雜的,我並不是在教你們,我只是在告訴你們,而又把自身怎麼樣化現、種子字怎麼樣勾召、怎麼樣結合、怎麼樣進入自己的自身、自身怎麼樣灌頂?自灌頂怎麼樣灌?自除障怎麼樣除?自觀心在內壇城又怎麼樣產生?內生的境界是什麼?三脈五輪的境界是什麼?外生的境界又是什麼?所以說啊,這個是正行的一系列的觀修,直接包括乃至於到如何如何定、定在什麼地方?好,最後修完,稱為結行,怎麼樣奉送本尊?怎麼樣迴向?怎麼樣轉化給眾生?如何如何發大願?等等一系列。有的金剛法要修好幾個小時,比如說時輪金剛,你修得快,如果是完整儀軌,要修十個小時。當然,有的金剛法呢,只修得到一個多小時,有的半個小時也修得完,但是就看這部金剛法是什麼法,他的時間的長短,如果你加上入定的時間就不算數了,假如說定入金剛壇城境中以後,那個時間就拖長了。是,是有這麼一個說法、有這麼一個定義,說某某金剛法修多少座就可以了生脫死、修多少座可以稱為幾地菩薩、修多少座又可以成為大覺者,一系列的,有這樣的規定,可是金剛法雖然有那麼多,這裡面非常的複雜,而不是說十部金剛就概括了。我剛才說了,我不包括明王、不包括金剛手,我只說有正規名字的,有這種金剛名字是正規的,我今天告訴你們,祂們並且裡面要分多少尊,比如說一個金剛幾個頭、幾個臂、幾個腳,比如說三個頭的、是八臂的,那叫做三尊,比如說五個頭的,那祂叫五尊。你說祂咋有幾個頭呢?金剛嘛,祂神力化現嘛。至於具體的,當然,每個佛陀、菩薩祂們在化現金剛的時間,當然我指的菩薩是等妙覺菩薩了,那祂們有祂們的這個印契鉤玄,就是說相當於一種信號,它是一個點子一個碼,一個也不能錯。所以說,這個金剛法的這個儀軌啊,非常的複雜。但是我告訴你們,我不主張去修這些金剛法,尤其是什麼雙身法,我是極其反感的,那不能成就、不能解脫的,要想成就解脫,就得要實實在在修行,修《解脫大手印》,那是最好的,勝過於一切。至於要配合修某種法,它以《解脫大手印》為加行、為前行的話,那你進步是飛躍性的。

        好了,我說了很多,但是我現在還是把話題說回來,我們就說說有哪些金剛法,祂們都是具備有完整的儀軌修法的,師父就給你們說一說啊。這些金剛呢,我就直接說了,儀軌我就不去講了,因為講十年都講不完,所以我今天就只報這些、只告訴你們這些金剛法的名字,我把祂名字說慢一點,以免你們聽不懂、聽來混起了。比如:馬頭金剛大力金剛杰比金剛無能勝金剛伏魔金剛時輪金剛,另外,還有一個金剛叫十輪金剛,這個十輪金剛容易與時輪金剛相混,其實十輪金剛是另外一種金剛,祂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十,叫十輪金剛。蓋天金剛、穢跡憤怒金剛、藍色不動金剛,另外,還有的金剛法早已流傳在世界各個地方了,如黃隨求金剛、赤身火金剛、劈毒金剛等等,我就不去提了。既然你是一個仁波且,就想要聽到的是西密的佛法、藏傳法的金剛儀軌,我今天就概略性的給你講一點藏密裡面的擁有金剛有哪些?怎麼選擇、怎麼去修?比如以上說到了一些,另外還有更多的金剛,不是說只是十部,這些法不能包括明王,也不包括金剛手,只是正規名字的金剛就非常多了,比如,我認為最厲害的,也是真正藏密裡頭列為最厲害的金剛,無上安樂白金剛、等覺卡布金剛、白色摧破金剛、碧色摧破金剛、綠色摧破金剛、除魔憤怒金剛、黑色大鵬金翅鳥金剛,同時還有其他的大德、聖德們傳授的於不同的金剛,比如說教誡師所傳的金翅鳥金剛、密傳的時輪彩色金翅鳥金剛、勝樂金翅鳥金剛、煙色穢跡金剛、綠色穢跡金剛,還有杖母三姐妹自持金剛、白色馬頭金剛、紅色不動金剛、無能勝的憤怒金剛、四嘛汝哉圍繞之紅色閻羅王金剛、藍色閻羅王金剛、普巴金剛、大威德金剛單尊、勝樂金剛、血色閻羅王金剛、外修娘舅伏魔金剛、內修娘舅伏魔金剛、密修娘舅伏魔金剛、不動金剛十三尊、黃色金翅鳥金剛、摩尼金剛坐主,摩尼金剛坐主這裡面有一個叫做摩尼金剛坐主尊眷屬十三尊,還有摩尼三昧耶金剛三尊、摩尼王金剛單尊、密集文殊金剛、雙身密集金剛、大幻金剛、雙身勝樂金剛、披甲金剛、披甲黑色勝樂金剛,還有乍續裡面所說的意藏喜金剛的十七尊、薩母哺乍續所說的持幟胎藏喜金剛十七尊、錨點紅色不空索羅馬頭金剛錨點(亦名不空羂索馬頭金剛)、黃色不空索羅金剛(亦名不空羂索金剛)、披甲簪芝嘎金剛、白色勝樂金剛、長壽白色勝樂金剛、雙身喜金剛、雙身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十三尊、大威德金剛三十二尊、元聖德金剛勇識六十一尊。另外,品續所說的瓷爐胎藏喜金剛九尊,二品續所說的身藏喜金剛九尊,二品續裡面又說了的意藏喜金剛九尊、語藏喜金剛九尊,杖母乍續所說的身藏喜金剛十七尊、薩母哺乍續所說的語藏喜金剛十七尊,時輪續所說時輪金剛身語意悉圓六百三十四尊,這是非常多的尊頭了。妙喜吉祥六面閻羅敵二十一尊、妙吉祥紅色閻羅敵十三尊、金剛怖畏九尊、怖畏十八尊、水牛頭怖畏九尊,阿密達續所說的勝樂轉輪黑嚕嘎金剛、白勝樂金剛單尊、白勝樂金剛單身二十九尊、藍色雙身勝樂金剛五尊。另外,多啦,各個宗師祂們似乎都有獨自的說法,也就是說,把有些法有改變的,比如說帝洛巴棕白色贖死勝樂九尊、金剛棕藍色勝樂八尊、屍陀林金剛、獅子無畏金剛、單一紅色閻羅金剛、雙身諍論金剛,還有阿底峽所傳的獨雄雙身馬頭金剛、馬頭金翅鳥金剛、四空行圍繞之馬頭金剛、羯磨金剛、四腳不動金剛、八喉不動金剛,迦濕彌羅班欽所傳的金剛是馬頭金剛,吉剛斯所傳的馬頭金剛,祂們之間都有所不同的。

       另外,還有其它派所傳的,還有薩迦什麼所傳的,我都不一一去說了,比如噶當派所傳的藍色不動金剛、白色不動金剛、四臂不動金剛、觀音化身的祖嚕登金剛,多了,只是金剛法,相當相當地多,我今天只是概略給你們說一說,哪裡是十部金剛是最王牌、最了不得?其實,真正了不得的,那是要把《解脫大手印》修了,印契之法,能取得大成就,那才叫了不得,能爭取得到最高最高的上層灌頂所修的法,那才是最了不得的。所以呢,這個法裡面,非常之多。金剛,你說師父給我們說了這麼多,還有嗎?還多啦,我不一一去說了,什麼妙行師所傳的,等等等等,多多多多多,一下說不完。正因為這個古德們祂們在傳法之中,有時間各自一派,他們有些儀軌有所變動,越變越糟糕,越變越糟糕,變到現在,很多法已經面目全非了,不是我們想像的了,所以說我們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之中,我們不要專門去迷信哪一種法。金剛法好,不錯,但是,菩薩法也不低於金剛法。菩薩法好,那佛陀法難道不好嗎?佛陀本尊的法相當地好,關鍵是要看這部法變質得多還是少,是不是沒有變質?純不純正?這才重要。雖然說了很多金剛法,另外還有護法部的法,我都沒有給你們說,也是相當好的。可是,不是說都好,大部分都已經變質,極少極少極少部分的還是純正的,可是你怎麼樣把祂分辨出來呢?

      (莫知尊者再度合掌恭敬白羌佛提問:Thank you, Buddha Master.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fter hearing the impartations from my Buddha Master, off the many Vajra Dharmas in various sects of Esoteric Buddhism, we are truly astounded and are like being brought to a new world. Then, how can we accurately distinguish and correctly select with a one-hundred-percent certainty among all those Vajra Dharmas, in order to truly achieve great accomplishment and liberation? Also, how do we know the right or wrong of our own Dharma practice? How do we know if we have made progress to develop accomplishment through our practice?)

      (莫知尊者再度合掌恭敬白羌佛提問的中文翻譯: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聽佛陀師父說了這麼多密宗各派的金剛法,真是讓我們吃驚,我們被帶進了一個新的世界。那我們要怎麼才能精準地辨別、百分之百正確地選擇到哪些金剛法,真正能讓人成就解脫呢?還有,我們又如何知道自己修法的對或錯呢?我們又怎麼知道在我們修持的過程中,有沒有向成就的方向前進呢?)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接著應莫知尊者而說法:我說到了金剛法,那麼這些金剛法,雖然你們聽到非常之多了,可是,這還沒有全面,因為還有其祂的不同種性的等等金剛,我就不一一去說了。這裡面除了藏密的、漢地的等等等等,當然,還是我說到的,金剛法雖然是佛法裡面五大部中是最強硬,是最厲害、強逼性成就的一部法,可是祂的這個成就啊,就不是你們想像的了,雖然這麼多金剛法,其實只有那麼幾部是真正能讓人及時今生能解脫成就的。簡單地說,就是說其它很多法都不是真鋼的,或者是不完整的,或者是篡改過的,總而言之一句,不是一種完美的金剛法了,因此它可以說是不能確保成就,也可以說根本不是純正的金剛法,說嚴重了,那就是假的!這些法,怎麼樣來分辨它是假是真呢?我們既然要學,當然就要學真正的金剛法、真正的法,指真正的法,並不是說只針對金剛法這麼一部,無論是佛部、佛母部、金剛部、菩薩部、護法部,這麼五大部法中,都各自有非常多的法,比如佛母部的法,佛母部的佛母,比金剛們還要多得多,但也是真假混雜的,而且是真的非常之少,假的、摻混的極其的多,我們要學,就要學絕對純正的,因此呢,在這個法裡面啊,就有專門的擇決。擇決你們聽多了,聽過很多很多擇決了,其實,要擇決這個法的真假,要擇決這個修行者、學法者,他學的法是全面進步了、走向佛土了、走向解脫了?還是退步了、或者是退到進入三惡道的種子了?那這就必須要擇決的。這個擇決有非常多的種類,其實真正最厲害的、一針見血又直截了當的擇決,再重複一下,當然我指的擇決,是擇決這個法的真還是假,是擇決這個修行者的損減還是進益,簡而言之就是說,到底是進步、成就,還是落後或者是掉墮,因此,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要搞清楚。

       那麼這個擇決法是什麼法呢?這個最直截了當這部法到底祂叫什麼名字呢?祂叫做菩提道損減增益法。這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可不是你們認為的《菩提道次第論》呵,並不是宗喀巴大師說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略論呵,祂是菩提道損減增益的一部擇決法。為什麼是損減增益呢?損減,就是說明你沒有進步,或者倒退,這個意味著肯定要墮落的。那麼增益呢,就說明你已經在前進了,在修持上已經增長了道行了,就是我們有些人說的“道行很深啊”、“道行很強啊”。就有這麼一部法,叫菩提道損減增益擇決法。

        那這個法,很多人說“我沒有聽說過”。我告訴你,你沒有聽說過的多了,就上面我所答覆莫知仁波且弟子的道理是一樣的,哪裡才十部金剛法?金剛法可多了,你沒有聽過的太多了。我也說了,這些金剛法,我所談到的,其實在整個佛教,在整個佛教裡,很多都公開了,但是真正裡面精髓內道、正宗無瑕純正的金剛法,只有那麼幾部,而這幾部,有人說“時輪金剛”,有人說“馬頭金剛”、“上樂金剛”,我告訴你:不是這個概念!你們已經聽了,一部金剛就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法,到底是哪一部?這一部金剛中的哪一部祂才是真的?才是純正的?所以這個,要準確、要百分之百地這部法是純正無瑕、學到祂就能解脫成就的正法的話,那就要經過擇決,而不是憑哪一個地位高、人物大、一個大法王、大活佛、一派大宗師、或者是一個大法師所說“呵,這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了,說“這是假的”,那就是假的了,說“不正”那就不正了,說“正”就絕對的正了。這是不可以的,決不能以此為準,而必須要經過聖擇決,擇決最好的就是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一是百分之百的精準無誤,二是可以得到菩提丸的強大增益。那這個法,剛才就說了,有人說“我沒有聽過”,我還是那句話:“你沒有聽過的,太多了,也許你下輩子都聽不到。”原因是咋的?因為這一部法除了擇決佛法的正確與否,還要擇決一個弟子是進益、前進了,甚至於擇決這一位傳法師是正法還是邪法,因此,凡是作金剛上師的人,尤其是冒牌貨,他們是絕不敢提到這個法的名字,啥原因呢?首先也是兩條:一是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二是他們聽說了這個法的名字,是怕這個法的名字,所以不敢提。聽到過這個法,他也顧之不及而拋棄之,趕快把這個法的名字隱而不露,生害怕佛教徒、佛弟子們就知道有這個法了,因為這個法啊,其實就是一個試金石,非常厲害的試金石,不是純金不敢使用,只有純金者,為了驗證純正的人,他才敢使用這一部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不是你沒有聽說過,就連一些大法王、大活佛、一派大宗師、大法師,他們還有很多都沒有聽過呢!啥子原因?失傳了,早就失傳了!正如隆務寺的卡索仁波且所說的是一個道理,卡索仁波且他在整理整個西藏的密法,結果清點整理了以後,發現只剩了百分之二三十,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已經無影無踪了,都早都不在了,影子都沒有了,而且是還原不了的了。正因為是這個道理,所以說,大家好像很多人都聽過:“密宗了不起,化虹身,尤其是噶陀寺,曾經化過十萬多人。”你們想一想,現在化了哪個的?一個都化不了,連現在的寺主、大法王,這一兩代來,沒有看到哪個化了虹身的。啥子原因?非常簡單,就是佛法失傳了!沒有了!那麼既然說失傳了、沒有了,有人就很奇怪地就要想了:你為什麼知道呢?你為什麼知道有這個法呢?我倒要讓你們反思一下:你覺得奇怪嗎?我雖然是一個慚愧行者,但我畢竟是很多大法王公認出來的,我的名字畢竟是第三世多杰羌佛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為什麼一針見血、直截了當呢?其實祂很簡單,就是用十顆菩提丸,當然,這個菩提丸是佛降甘露加上修法而製作成的菩提丸,說難聽一點,這是一種聖物、聖食物,而不是凡食物,那這種聖食物,首先得來者就不易,菩提丸哪裡有那麼多?所以說,哪個願意去說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呢?你這個人虔誠度夠嗎?你這個人符合一個純正的佛教徒嗎?是不是真正的身口意都相應於諸佛菩薩的呢?或者還有那麼一點點疑心疑障呢?如果你還有疑心疑障,你休想得到這個菩提丸,而沒有這個菩提丸,你就沒有辦法修這個法來擇決你,所以說,首先弟子要拿十個菩提丸,這是弟子要去拿十個菩提丸,拿到菩提丸以後,自己把它呈供在法台,呈供在法台後,法師或者是仁波且,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仁波且啊,或者是這個主法的巨聖德,他要修法。記住有一條,巨聖德也好,法師們也好,是不能接近這個菩提丸的,那是弟子把這個菩提丸拿十顆,自己供在法台上,而經法師、經主法巨聖師修完法後,那麼弟子自己把這個菩提丸再拿來點數。當然,我說是十顆,在這過程之中,主法的巨聖德和所有的法師們,都不能接近這個菩提丸。簡單地說,是弟子自數、自供、自看,而主法師和法師都在遠遠,甚至於在殿外對天空,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唯獨的是,要擇證這個法的這一位,他才有權利點數、自供、自看這個菩提丸。比如說,弟子他有一部法要擇決,那麼同意他了,為他擇決這部法,那就他拿十顆菩提丸,他自己供上去,他自己拿來看,如果是增了一顆,那就成功了,就說明是增益,已經增益了,但是這個增益是非常微薄的,是微微偏向好,並不是絕對的好。如果是十顆變成十二顆了,那就好了,這就絕對的增益,這就叫。如果相反的,十顆變成了九顆了,那這就有損減趨向,也不是很嚴重的損減,是微微有損減,就是微微有偏向下墮的味道,但是不重要。看是少到了八顆了,這個時候就糟糕了,那就絕對的損減了。損減的多少、墮向三惡道哪一道?這裡面又要分不同的顆粒,所以他總共有十個這個菩提丸。最關鍵的為什麼說祂直截了當、一針見血,任何邪師騙子無法插手呢?因為菩提丸是這位祈求的弟子去拿的,而供是弟子自己供的,法師、巨聖德在遠處把法修完以後,也是弟子自己看的,都是弟子自己本人在做。當然,我說這個本人,不是指一個人他要修所有的法,幫到大家擇,不是這個概念,而是這個弟子在修這一部法,或者這個弟子直接要求擇他本人的這個道力,他的菩提道量到底是前進、增益了,還是墮落、損減了?那麼,這是針對這個當事人才能有權利去拿這十顆菩提丸來供上,拿十顆菩提丸供上以後,然後一經遠處修法,他再看這個菩提丸,是多了還是少了?多多少?少多少?這是清清楚楚,這也叫做“不過手菩提證道”,所謂的叫做自證自見。因此,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這個擇決裡頭最明顯的。

      那有人就想了:什麼樣的人才能經受這個呢?所以說啊,我要告訴你們,那絕對是純正、虔誠的佛弟子,而且,絕對是修行非常紮實、具有功德的佛弟子,普通人一般是遇不到這個法的。比如,拿我來說,我懂這些法、一系列的法,可是,我對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這麼一部法,我還不行,很是慚愧,是一個空有虛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修行者。那你說,既然都不曉得,為什麼還要講呢?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怎麼想,是你們的事了。我雖不曉得,這是聖尊一級的弟子就能修,而在我的弟子當中,也就有人能修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所以,我今天告訴你們,你們可以小覷我,你們不可以小覷聖尊級的巨聖德,祂們能修。如果今後有機會、有因緣,哪個具備了這個功德了,也是無限虔誠的弟子的話,我想,我喊一個聖尊來,幫你們修這個法,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相信。為什麼呢?因為祂們再說,祂們也是我的弟子嘛,畢竟跟我學法嘛。當然,我指的不是學這個法啊,我不懂這個法,但我懂修行的法,是學成就解脫、學無私利他、學《解脫大手印》的實際行持。所以說,大家好好地修行,佛法絕不是誰說他的是正法就叫正法了,說他自己的法如何天上有地下無,那就真正地如實所說了,不是,不要相信!尤其現在這個末法時期,整個佛法亂成了一鍋粥,假法師、假活佛都會講一套,甚至是一派宗師的大法王,都不能確定他就不是假佛法,在末法時期,無奇不有,我說句肺腑之言,你看,多少大法王、多少一派宗派的法王、頂頭大宗師,到最後沒有成就,什麼原因?這就說明他的法已經變質了、有問題了,而這種人也是大有人在的。無論多大的傳承、宗派,切不可只信他的理論,我們從歷史,也就是說佛史上看,基本上佛教的高僧大德們,他們都知道,俄然巴格西學問是最高的,在佛教理論上來說,其次是拉然巴格西,再其次是格西,那麼,無論是俄然巴格西,還是拉然巴格西,雖然學問理論一大堆,結果照常是凡體,脫不了胎,沒有聖體質聖體力的相當的多,因此我們不能只迷執於理論這單方面,如果迷執於理論,那就最有可能容易上當受騙,而真正的把理論的東西明白了,要相信的話,就要實實在在地看實踐,就要印證菩提道損減增益這部法到底是真是假。

      我今天還要提醒大家一個很重要、很值得注意的,因為剛才講到了這個擇決——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擇決,可能很多佛弟子都會誤認為這是針對某種金剛法、或者是某種密乘的法、灌頂的法,不對!如果有這樣的認為,你們就錯了。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針對所有的修行學佛的佛教徒,你進步了,還是後退了,下降到三惡道?還是今後要取得成就,向佛國的佛度前進了?能了生脫死了,增益了?總之,是你在修行的道上所取得是進步,還是落後?你學到的法是真還是假?這裡面包括不管你是哪一宗,無論你是唯識法相、華嚴、賢首、雲門、曹洞,無論你是禪宗,還是密宗,祂不分的,祂只管佛教徒的修行人,唸佛也好,參禪也好,你止觀、唯識等等,你修行證道的境界是進益還是後退,你的行持進益後退,都一概為菩提道。所謂的菩提道,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證道,因此,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就是說你證的道到底是墮下還是上升?到底是走向佛土,還是走向三惡道?祂主要是看你這方面的進步與落後,因此,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沒有宗派,而是只針對學佛修行者,任何一個宗派的學佛修行者取得的成就、是否是實在的前進,或是否是錯了、偏門了、邪門了、掉墮了,主要是這個,非常的重要。

      那對於那些所謂的成就者,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自己是聖者了,弟子吹他是聖人了,一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馬上就可以看出他是聖是凡,輕輕就看出來,所以有很多為師之人,當上師的,當所謂大活佛的、大法王的,他們自己修不了,而自己根本就不敢請求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因為這個一修就會曝光的。這就跟拿杵上座是一個道理,你拿不動就是拿不動,你再說得如何厲害,你也是凡夫體質體力,而不是聖體質聖體力,這個就叫真理。佛法決不能隨隨便便相信誰說的“哎喲,我這個法了不得啊,一唸佛就往升極樂世界啦”、“我這個法了不得啊,我一修破瓦就走啦”,我告訴你們,騙三歲的小孩可以,騙稍微有頭腦的人就騙不了了。佛法要講貨真價實,要講驗證,就剛才說到的,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弟子自己拿菩提丸來供上,點數十顆,你說為啥要十顆?他有個法度的。那麼,他自己供上,這個執法巨聖師和法師活佛們在遠處修法,不能接近他數的菩提丸,而菩提丸再由這個弟子修完法後,自己看,他點數的清清楚楚的,損減了?增益了?這是一清二楚、一條一款的,一看就知道,到底損減還是增益了。而且,修了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這個菩提丸,加持力是非常的強大,吃了以後是各方面多元化地強盛加持。一般來說,自己修的是自己受用,是不能拿給沒有修過的人去用的。法雖然給你們說了,可是要遇上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這麼樣一種因緣、殊勝的這樣的灌頂的話,是十分難的,非常的難!但也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你絕對純淨的虔誠了,真心真意地依止三業於佛法了,那就太容易了!!!就這麼簡單。所以今天給大家講的這個關於金剛法,祂要通過印證才曉得這麼多法裡頭,哪些是真正的真鎧貨,哪些是假的,那個沒有經過印證是不行的。可是,印證擇決的法呢,還有很多了,有些是自印證囉,當然,自印證就不同了。你說“我不通過這個印證,我要通過自印證。”自印證可以呀,那你就要“送菩薩一表”啊,你能把那個送表,讓那個菩薩親自在你面前,把這個表拿走,大家看到,那這個也上算。或者,你要修“隔石建壇”,隔個石頭,在上面畫壇城,而一口氣一吹,彩砂築在石頭上面的壇城穿石而過,壇城下去。你有這個道力嗎?你能當著大家的面前,現量伏藏,取出藏物,也是具備了大聖者資質的。男性的佛弟子,直接拿杵上座,能達到上超段位聖者的級別,那也是無話可說的聖者。當然還有金剛柱擇決,還有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法擇決,那就同樣是一樣的等級,可是那些東西啊,是很厲害,實質上也不低於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但是祂沒有這個直截了當,因為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最直截了當的、最一針見血、最不麻煩,而又最精細、最明確。至於金剛陣、八風大陣,那不用說是十分威猛厲害,也就是說力量強大無比,但布陣的儀軌繁瑣得不得了,不直截了當,而是用於聖考段位,不適用常人菩提行持在修法上的損減增益,也就是說不夠細分。我再給大家提醒一下,切記要注意,不要輕易地相信任何說空洞理論的故事,無論他是什麼了不起的宗派,你都得小心,無論是哪一派的大法王、大宗師、大格西,我們都要見他的真鋼!我在這裡舉一個最實際的例子給大家聽,一直到了今天,無論是哪個大活佛、大法王、大宗師,他們就是沒有一個人把這個五百萬美金拿走了的,更別想拿走兩千萬美金的這個懸賞。為什麼?這說明了一個什麼呢?是說明沒有真正的金剛法,沒有修成金剛力,沒有修成金剛體質體力!最後,還是那句話:有很多人都擔心了,我們修什麼法才好呢?說心裡話,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大家不要擔心,我們不要好高騖遠地聽一些空洞名詞,我們要實實在在地修真正的法。比如“金剛瑜伽圓滿法”精修儀軌、綠度母法的精修儀軌,以及我傳過的佛陀的法、其祂菩薩的法,包括有些金剛手這些的法,都是符合真正的聖法的正確的法本,完全是正確的儀軌,另外還有我傳過的財神法和護法法,一般都是經過聖擇決的,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鑑定過的,是好法,能讓修行者如法地成就解脫。千萬記住,非常重要的一點,這些法的前行,最好、最精闢的就是《解脫大手印》的前行修法,很重要!!!當然,你說我還是想要修好法,修其它的什麼金剛法、修其它的什麼勝義性的,不錯,那是可以的,你只要真誠、虔誠,一定能得到這個機會,受到勝義內密灌頂,甚至於境行灌頂的學法都是很有可能的,而且虔誠者,那不叫有可能,那是絕對有把握拿到的。

      所以今天的說法呢,我就不多說了,一切法都得要通過印證擇決來看,才能知道好壞,自己走向了成就解脫的路、前進了,還是沒有前進、倒退了,自己學的法或者是不行了,或者學到不好的法了,今生不能成就的,那通過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就能一清二楚了。並且,一經過擇決以後,就會查出損減增益的原因是啥子,查出這個損減增益的原因是什麼以後呢,就好辦了,馬上就懺悔,比如說我損減了什麼,是啥子原因?什麼錯誤?什麼罪性造成的?我就懺悔,懺悔,徹底地改正,這個時候再補我們的增益的修持法、增益的行持,加上菩提丸這麼一吃,就會開始增益了,就會在菩提道上前進,就會增長道行,最終成就解脫,進入佛土了

      好,今天的法呢,就說到這裡了。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說:I am so grateful to the kindness of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ank You, my beneficent Buddha Master. Thank you so much for opening the door to the supreme true Buddha Dharma today for us Buddhist disciples. This is actually the Invincible Vajra Dharma! This Dharma is more than sufficient for enabling living beings to become liberated! I am so extremely grateful! I am so grateful!)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說的中文翻譯:我非常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非常感謝佛陀恩師今天能為我們佛弟子開啟無上正法之門,這才是真正的無敵金剛,眾生解脫有餘了!我無限地感恩,太感恩了。)

 
      附註:

      南無三世多杰羌佛說完了這部法,我們要另外告知大家的是,對其中的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擇決法”,除了申請擇決的佛教徒當事人,在法台上自己點數菩提丸、自己上供、自己查看,而主壇的巨聖德和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法台、不能接觸菩提丸,只能在遠處修法。但被擇決的當事人如願意,可以在四眾面前當眾點數印證,這樣能加持四眾親感釋迦佛陀菩提正道的聖量法味,如是則可增益在場大眾的修行信心行為。這種公開性的修,對擇決的當事人,不但不犯戒,反而功德更大。

  請隨時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網站: www.hhdcb3office.org,獲得正知正見和及時、正確的資訊,避免上當受騙! 

本法音記錄文字鏈接:https://hhdcb3office.org/html/information/02182021.html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4/18/%e5%8d%97%e7%84%a1%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f%bc%9a-%e9%80%99%e6%89%8d%e6%98%af%e7%a2%ba%e4%bf%9d%e4%bd%9b%e6%95%99%e5%be%92%e6%88%90-2/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多杰羌佛第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