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农历庚辰年五月十一 SING SIAN YIT PAO 第4版

出席这次「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两千多位高僧大德居士中,他们分別来自於全球四百一十六个国际佛教机构,团体及寺庙,其中更有许多是佛学院的代表,曾任南普陀佛学苑教务长的果道法师即是其中之一。他在发言时谈到,为研讨正邪之佛法,这一次以佛学院代表身份,参加了这一次国际性世界级的佛法研讨会,与会研究期间,得益良多。经过这一次的正邪佛法深入研讨,不仅更加证明了邪门外道之类的李洪志等四人确实是摧害众生灵犀的魔王化身,让大家明白道理以后,当远离邪教,同时,让我们所有人真正认识到,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两千多盘录音法带及空性中观之见,唯识法相之解,般若实性之谛,密藏报身分鉴,才是真正代表三藏和密乘的如来正法,我们如能依大师的法义授学晚辈,将会培养出真正的佛法人才。

果道法师说,通过此次研讨,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让我们这些佛学院有一个机会来反思我们自己的佛法教学工作。可以说,现在全世界的佛学院都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好的佛教教材,但是往往我们自己认识不到这一点,还认为自己的教材都是经过各个善知识整编出来的,数量多,涵盖面广,学生们都学不完。结果大家恰恰就被蒙蔽了,因为这些都是以盲引盲,连许多所谓的高僧大德、大师们写的书,问题都非常严重,更何况那些普通人编写的呢。这一次我们看了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更正达摩祖师的书—《正达摩祖师论》和他的系列法音,我们的体会非常地深刻,我们当今所谓的大法师们走错了多少路啊?

尤其是学生们,他们是为了脱生死而来到佛学院学习的,结果佛学院变成了一种研究学术的地方,他们仅得到一些佛学的教授,而不知实修法境,以前有许多法师就是这样,一生钻研所谓的学术,结果到晚年弄得来不是衰竭,就是瘫痪,生死自由更是无从谈起。难道说这就是当年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佛法吗?这能代表释迦牟尼佛比武的时间将石狮子甩出王舍城吗?凡此种种,太令我们深思了。这一次大家细致地研究了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教,佛学,佛法,我们如梦方醒,原来在这里,大师才是真正精通佛法,真正的精通三藏!所以我们不能闭门造车,要真正地去了解佛法的精髓之处,在云高大师的法带里已经一目了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这次与会的每一个诸山长老无不五体投地。

所以,想起来实在惭愧,这么些年来,佛学院教给学生们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大部分的教义或多或少都存在著一些问题,真正的佛法实在难找,如果把这一次我们所学到的义云高大师的佛法能布洒於佛学院或益散於七众中,我想这才是我们佛学院的责任所在。关于师资人才教学讲义,我相信在全世界都是缺乏的,如果在座的高僧们能协同一手,给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做做工作,把他的教材给我们,那我代表一切众生肝脑涂地,俯首敬重,为利众生,不辞劳苦,一切功德回向有情。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此文章链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11/15/%e4%b9%89%e4%ba%91%e9%ab%98%e5%a4%a7%e5%b8%88%ef%bc%88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f%bc%89%e6%89%8d%e6%98%af%e6%ad%a3%e7%a1%ae%e6%97%a0%e8%af%af%e7%9a%84/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法

《藉心经说真谛》

之前言、序言

前言

在这里我们法音出版社要澄清一点,今天法音出版社出版的这部经典圣著《藉心经说真谛》,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藉由《心经》文句义理来说法,阐明心佛众生的关系,也可以说成是人生宇宙有情无情变异性和非变异性、成住坏空的定义和无成住坏空的真理,佛陀是什么?众生与佛陀是怎么一回事,了生脱死是怎么一回事,告诉大家什么是佛法、解脱的真谛。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透彻精准易懂,我们只能说是几千年有佛史以来第一次出现这么好的顶级宝贝佛书、至高精髓经典。整个全文论述说法都是《藉心经说真谛》,而不是《心经讲义》。《心经讲义》是另外一本书,早在十几年前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经讲著并出版发行了。

为了给《藉心经说真谛》这部圣著作序,我社曾请著名的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诃法王执笔,可是他们再三表态,用各种说明佐证自身惭愧、行持还差,只希望自己能真正吃透这部经典付之实用就不错了,他们说没有资格在佛书上造句,我们尽了全力也没能让他们留下文句。后来我们请莫知仁波且、禄东赞仁波且、丹玛翟芒仁波且、开初仁波且和拉珍圣德,他们听说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诃法王都没有写,第二天他们就给一个理由:“岂敢玷污圣著”,也谢绝了我们的请求。后来我们有幸找到阿王诺布帕母,请她作序,可是收到的同样是她说无资格在这部经书上造序。无奈之下,我们只得找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说:“我随缘惭愧而说法,写什么序啊,能利益众生才是最好的序。”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允诺,祂会找一大批法王、仁波且、法师、居士来为我们这个出版社出版的《藉心经说真谛》法著专门祈祷修法恭请“佛降甘露”和其他圣法。我们听到这话既无比欢喜又晴天霹雳,欢喜自不用说,震骇的是还没有听说过这世上哪个法王仁波且法师有这样的功德请得动佛陀降甘露!于是我们请示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王仁波且法师们怎么修得了佛降甘露?”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如果他们修不了,我就更修不了。圣德们多了不起啊,比我有能力啊,人多力量大嘛,你们相信我吧。”佛陀的话让我们哭笑不得,能相信佛陀的这几句话吗?再厉害的法王仁波且能沾上祂十分之一的成就就算神不可攀了,能有什么资格请佛陀降甘露啊!但是不听佛陀的话又三业不相应,所以不知说什么,没有言语,心中也不敢多想。但我们要恭贺世上行人,佛陀已然允诺修法请佛降甘露,我们将以佛陀从天而降的真精甘露降洒在每一本《藉心经说真谛》上,并且还要举行法会,加持这部书,凡是我社今后出版的每一本《藉心经说真谛》,都具有特别的殊胜加持力,凡此圣著所在之处,是诸魔鬼不敢以恶害之。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所作这一切均是为了防止骗子邪师断章取义破坏印刷出版,因此其他出版社出版的这部法著,或是某圣德个人印刷的,均一律不作加持,因为若有断章去句,加文造解,贻害众生于无始,其骇然之业无法救育,本尊远离。此类不听教言之行,看读非法印行之书,将终身无法取得境行灌顶资格,因百法明门黑关择决本尊不接受犯行助邪的罪业之人,故不予择决法缘,无法缘则不能举行境行灌顶,而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慈悲不灌顶,也不是中地道大圣德师不为举行灌顶,因为他不敢为破戒印行《藉心经说真谛》的黑业之人违背灌顶。

但头大的是这序言问题还得要解决,我们总不能拿给非真正圣德人物只有空头地位的法王尊者来写序吧。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拉坚尊者二世隆慧法师给我们推荐了真正顶级的巨圣德。第二天,隆慧主席领我们前去拜见巨圣德,说来真是困难,被挡在门外六个多小时,最后听说我们是为写序来的,总算见到了巨圣德的侍者,汇报了情况,请侍者转达巨圣德。巨圣德回复说:“要让王者、碧瞿玉、摩诃来写序,马上就可以让他们动笔,但是牵涉到因缘关系他们不适合写。至于社会上的什么着名法王尊者,提都不要提,真正说来,莫知他们也是排不上的,但最恰当的还是他们。你们去告诉莫知、东赞他们几个,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今天就开始写序吧。”巨圣老人家带了一个口信,序言终于解决了。

当我们看了序文以后,非常感动,几位圣德哪里是在作序啊,完全是担负着因果在讲心里话。我社决定把他们的一些实证圣量的资料图片、和其他一些圣德铁的事迹一并刊发在序言中,但愿法音出版社能为世界的众生尽一点绵薄之力,给大家带来安乐,带来和平、祥瑞,带来解脱的圣因,今生福慧圆满,达证成就的结果、全知起用的涅槃!

  法音出版社

  西元二零一二年

前序

我们必须真诚地先对大家讲心里话。

我们几个根本没有资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圣著上发言,正如巨圣德老人家说的一样:“当然排不上你们,哪怕你们在所有的佛书论著上造序作言,也是没有资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法著上评谈的,只不过你们要为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的法《藉心经说真谛》说说心里话。”我们只得照办。

我们当中,禄东赞、开初仁波且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我们深知,每时每刻都来不得丝毫说谎掺假,不能错半点因果,今天说的话必须对佛教、对佛法、对众生负责,哪怕一句不实在的话都不敢写在序言中,否则我们短暂的余生所种下的就不是解脱之因,而是招来黑业罪报、轮回痛苦,那就真正是最愚笨的人了。

我们几位都出自藏密各派,深研过显密二宗,这些都是佛教中的佛法,分宗而立,本源一体。我们曾经在这些法门中修学,用了很大功夫,有些受用,但毕竟无能展显实际圣量。而真正让我们有今天这些成就的,是现量大圆满和金刚换体禅等不带宗派性的佛法,是佛陀亲持执掌的无分别无派性的纯正佛教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任何宗派,就如释迦佛陀,只有佛教,各宗各派,大乘、小乘,一律平等应机相应众生弘扬。然而佛陀亲传的顶圣成就法,加持功德力之高是无法想像的,如同释迦佛陀正法时期,成就证道十分快捷,即是释迦佛陀亲传顶圣佛法之故。我们修学的摊尸拙火定、现量大圆满、金刚换体禅、未音禅等,这些法从灌顶受法到修持成就,两个小时之内可亲见圣境、证入圣量,乃至当下进入虹身世界。这是藏传佛教密宗没有的法,也是显宗找不到的,而唯一只有佛陀亲持的至高佛法境行灌顶传的,也就是《藉心经说真谛》的见,《解脱大手印》中的修行和要灌顶所传的法。

至高佛陀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藉用《心经》的文句、法理,用平实的、口语清谈式的语言,把宇宙人生的真谛,把生死轮回的真相,把心佛众生、佛陀与我们的关系,把解脱的方法和盘托出。恭学《藉心经说真谛》,我们初看时觉得与古德们讲的在理谛上似乎相同,但当细鉴后发现精辟透彻,而且法理高妙无比,确实是前无古圣可及,妙义无穷、深不见底,每听闻一遍,都有飞跃性的进步,只能说: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在过去的学经习论修持中,一直困惑于很多祖师圣德对佛法的最终观点相互矛盾不统一,各家都好像很有道理,我们在这些论理中淘来淘去几十年,也无法究竟弄懂谁说的最正确,因为道理毕竟是空的,看不见、摸不着,几斤几两只能口头说、心里猜,各有各的理。我们曾问佛陀师父对××大喇嘛的证量有何看法,他的见道怎样,佛陀师父说我不作评,但他应该是个学者。我们再请问佛陀师父,龙树提婆师徒、无着世亲兄弟、寂天菩萨和唯识论师们谁的佛法正宗高深?佛陀师父说:“佛学理论各有所长,自古宗风各异,见解分歧。龙树菩萨着有《中论》《大智度论》等弘传于世,以缘起性空为正见悟理,而无着和世亲兄弟则是法相唯识,见上是实有论的主张,就此大乘两大派系,各持不同见道。依于慈氏《五论》,主要继承瑜伽师地论点的以世亲菩萨为代表,法阐《唯识二十颂》和《唯识三十颂》。玄奘法师以《瑜伽师地论》等为宗,深究发展,著出《八识规矩论》《成唯识论》等论着。唯识之见于空性取义,一切法立各自所缘存在,于现量中非虚假而实有,于圆成实性观心处则非真实存在,心外无境,认身心实有。寂天菩萨以其《学集》和《经集》一百多部经典要义而有建树,独造《入菩萨行》千颂阐述中观见地,批数论派、胜论派和小乘、大乘唯识见道。而说《入菩萨行》时,自己腾空飞隐,也说明了大乘中观的知见。唯识见为身心实有,中观却相反,见为身心是幻有非实,不是实有的。中观应成派认为现象外表之相状是因缘聚合,无常幻显,实无自性,故随众缘离散而消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确实理论见解有高低,实量成果非与同。从现量起见,更重要的是不能忽视了是否有真佛法。因为理论认知的争持,并非现见解脱的成果,没有实量成就建立的认知,最终获得的也是无实量的涅槃。这就如我们从理论上完全可以认识到银行有很多钱,但事实上不是我们自己拥有的,我们要获得银行的财富,只凭认识银行有很多钱是没有用的,而是要有合法获得利益的正当业务,这正当业务就犹如实量的佛法,才能滋生实际的效果。当然,我建议论师们的论学作为助缘也是必要的,你们应作参考。”我们再请问佛陀师父××喇嘛跟这些论师菩萨们相比较,谁的见道更深广。佛陀师父说:“这个喇嘛是一个好学的人,但是见地愚钝一些,知见偏颇一些,比你们之前还差那么一点,以学习论师们的论著为基础,这也是必要的,社会场合、历史的惯性,需求佛学滋养见地是应该的,也是必需的。有一句话‘深入论学、开肤智慧’,但要明白,论学是学问的界域。”我们不太明白佛陀师父的话,经大家推敲后,总算悟到了一点,正如禄东赞法王说:如果只研究龙树、提婆、无着、世亲、陈那、寂天、月称等的论学就能出现实际圣量,进而解决生死问题,那论师们和佛学家与莫知仁波且、开初仁波且就没有什么差别了。除了贯通经论外,头顶骨开口如鸡蛋大,神识来去极乐世界,展显实相,拙火禅功可用自己的身体把人烧伤,这是论学的理论吗?论学毕竟是空洞的佛学理论,它是以观照而生实相的基础而已,如果结合不上真正佛法的实相缘起,论学终归不是妙有,否则××喇嘛就不是个只讲学问都错误连篇的喇嘛,而早已妙谙五明。如王者仁波且手掌摸在松杰仁波且头顶,当下头发烧掉,头顶烧开,流出黑业,去掉了病障,身心畅快,开肤了文字成就。王者仁波且的手掌于现量所见,对唯识来说是地大相状,而非火大,对应成派而言则是生灭变异之幻有火大,无自性无无常,其上两派都是理论佛学,并非实际圣量成就。

后来,当我们受到佛陀师父的境行灌顶,深入圣境的当下,以真实的解脱圣境择照出了谁真谁边谁不正,终于拨云见天现真谛。

例如我们本来住在圣境中,只要以过去学的高僧讲的般若义理去行持,圣境就会消失退化为凡境。包括玄奘法师翻译的大般若经六百卷,乃至龙树、提婆、无着、世亲、陈那、寂天、月称等的论着,也会让所证圣量停顿不增,包括其他祖师们讲的义理。比如睡眠中本来完全清楚是在睡梦,一加入祖师们讲的义理来作为鉴道,不到一个月就昏沉了,睡眠中梦境也不知道是梦境了,回归到凡夫混沌状态没有差别。又如修拙火,本来已经修到二段或三段拙火,体温升高到摄氏八十至九十度,只要加上其他见地入修,几天之内身体火温退到五十度,乃至还原到凡夫体温。而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法理,火温当天明显提升,圣境现前,本尊出现,护法临场,顿入三昧之定,并日益殊胜。更神奇的是,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颂观,境界本来殊胜得很,一加上自己的简短愿文回向,圣境都会快速消失。这时我们才晓得,原来虚空中的护法是不认同任何凡夫文理混入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的。曾有虚空大护法对禄东赞法王说:“然何忘却《藉心经说真谛》是受境行大法殊胜加持力被,多一句不可,少一句不可,犹如持咒!”话音刚落,他的境界全然退化,莫知仁波且也有同样经验。我们终于悟到《藉心经说真谛》是不能加入减少任何法语的,犹如陀罗尼之微妙故,否则就失掉了境行悉地加持。

《藉心经说真谛》中,佛陀师父说法平淡中藏玄机,细说中开心窍,妙不可言。乃至很简单的几句话,与佛法无关的,讲故事的口语,竟然一道豪光之后,让我们顿时万念空寂了,且时间坚固不散!之前我们其中一人修持《金刚经》时有过类似感受,但时间很短就消失了,当然也许是什么原因而不相应,除此,任何我们研读过的经藏论著都不具备的东西,在《藉心经说真谛》中出现了,我们加上受境行灌顶的《解脱大手印》三大心髓合修,威力无穷!!!一股强导性的威力,形成破愚开智的法流,横扫整个身心迷障,当机应彻本性开悟,强导实量圣境,离戏空洞言论、花言虚理,是任何祖师所讲般若、所传的大法修持无法及其项背的,可令你拜读中应机分段开悟,乃至大彻大悟,真正是稀世奇绝之无上法宝!

住入实证圣境之后,我们再次将当今一些所谓着名第一流人物讲的《心经》拿来研究,才发现这些人连基本的般若谛相都没有理清。如果说过去我们只是依因明逻辑在理相上有所疑虑,那么现在则是理体一味的真实彻照,所有伪论、狡辩、敷衍、含混等虚假空洞之说,再也无从遁形。相比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某些声名显赫的所谓高僧法王仁波且大法师简直是表皮术语未入肌肤,法理不明东拉西混,未得圣境天地之别。

在全世界佛教徒中,有禅和子和经教子两种人,这些人大多是地位较高的著名人物。经教子又分两类:一为顺理经教子,二为凑混经叫子。顺理经教子是将经句原文列出后搬抄祖师们所讲论学原文,以符合所讲经句之义,这类人是数他人珍宝,无自悟证量。凑混经叫子,是将所讲原句列出后,搬抄祖师们讲的论学、论句,但与所应讲的原句无关,胡乱拼凑在一起骗外行,这是不懂经藏论学的流混子。包括许多大法王、大尊者,乃至有宗教领袖头衔的人物,同样脱离不了这类不懂经藏论学的流混子本质。比如要讲“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这一句,而所讲的内容脱离经句含义,没有讲什么叫“观自在”,什么叫“菩萨”,什么叫“行深”,什么叫“般若”,什么叫“波罗密”,什么叫“多时”,实际上他不是不讲,是他讲不出来,他不知道含义,在这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搬抄与这一句不相干的祖师论学原文或论句术语,翻来覆去东拉西扯,反正世人又听不懂,只认为是在说空理,就这样欺骗外行,混堂过关。这就是地道的凑混经叫子,对经喊叫、不通经教、摘句拼凑、混子乱闹,故此类人称为蒙骗行人的邪师混子。凡遇此类,包括那仁巴格西、登峰顶级的俄燃巴格西,同样概为不懂装懂的混子、乱世邪师!行人要倍加小心。禄东赞法王、开初仁波且等也曾被一位十三岁的学童迷惑,因为看到这小孩的一篇《心经》讲稿,大为吃惊,误认为此世界竟有如此了得的圣著出世了,于是当日前往拜见。交谈中发现那小孩什么教法也不懂,问他讲《心经》的妙法所在,小孩说他五岁就开始读龙树、提婆、陈那、无着、世亲、寂护、月称的论学,他讲的《心经》是立出要讲的句法以后,再把论学里面讲空讲缘起等句子抄下来凑合起来,有一点沾边的就抄,一点也不难。几个人大为惭愧,竟然被一个凑混经叫子戏弄了,而且是一小孩子戏弄。

所以,为了大家真正学到佛法,在此我们建议有缘善信们,最好先不要看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这一点太重要了,而要先找到当今世界的大人物法王尊者大师们或古德祖师们讲的心经讲义和论着,或禅门开机之法,或讲明心见性、法性真如、般若等等的论述来看,有了认知以后,再开始拜读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的法《藉心经说真谛》,这时你会清楚认识到什么是钻石宝贝,什么是塑料镀金,正法与邪师一目了然。

我们要提醒行人,《藉心经说真谛》是至高无上的成就解脱真谛,所以是妖人、魔类之敌,凡是妖孽均会见之生恨,视如大敌当前,他们会采取各种手段诋毁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经说真谛》经著。但无论这些人引什么经、据什么典、搬出什么样的仪轨法义,无论他们的身份是什么样的至高传承,无论他们有几十万几百万弟子,无论他们怎样语惊四座、口若悬河,你们会看到一个辩白不了的事实:他就是改变不了他的本质,他必然是五明平淡无奇乃至不通,经教学识肤浅,凡夫境界圣量不显,肉体凡骨未结圣胎,这就是他改变不了的凡夫本质结构。所以,只要他拿不出相应的实际本事展显在你们面前,他所有的论述说辞都是骗人的,无非三个结论:

1.他没有真正懂得经教法义的含义而歪曲乱讲。此人绝无实际圣量功夫!

2.他所借鉴的理论法义本身是假的,所以此人没有圣量功夫实显!

3.他虽然身着高僧大德之装,但其本质是凡夫或妖魔充当圣位,藉用经典论着遮身,所以得不到正法加持才没有实际本事展显。

你们注意观察一个事实,凡此上空洞理论者,凡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经说真谛》经著者,其铁定的共性是:没有一个人能展显得出圣量来。为什么?因为是假的,就真不了。他们教不出弟子真功夫,自己也没有任何圣证量本事,而只有四大黑业、身心不调、假慈悲、丧失人性,讲拙火自己修不出拙火升高体温,讲开顶自己开不了顶,讲大圆满弟子见不到虹身世界,身体结构里里外外与凡夫毫无差别,根本就是讲空洞理论的假圣人。这就是以假充真的空洞凡夫现象,这就是邪恶骗子们想遮也遮掩不了的事实,任何说辞都逃避不开的真相。至于他们口头讲的圣智慧五明成果,他们死也拿不出来,不信你们去查,他们超越专家的五明成果每一明摆在哪里的?哪里有陈列?记住,是成果,不是文字名词。

佛弟子们,佛陀说法是为开示众生实证成就得解脱的,不是拿给徒有虚名的骗子人物混嘴皮子坑蒙众生钱财的,任何法王仁波且法师所说的法义,如果仅只在祖师们论著的理论术语上搬来抄去,没有实际圣量展显,那就说明他讲的法理是藉论蒙骗于人。你们想一想,实际圣量都没有,怎么会有最终的成就、全知涅槃呢?这不是骗你的吗?

佛陀师父说的十二问语,是照妖镜、鉴宝杖,是找到真佛法的指路明灯。佛陀师父说:“你自问:为何学佛?为了生死。依何了脱?真实佛法。何为真法?离虚实显。怎择圣师?空论非圣。真法怎鉴?实显理真。假法何分?空理无实。”把这十二句问语弄懂了,自然照出假圣,找到真师,学到如来正法。一切圣法皆是要实量实显,并非空洞理论能代表得了的。比如金刚换体禅,或现量大圆满,只要两个小时之内弟子将会亲自见到圣境,就知道真假了。比如确定性观照法缘、身份、预测干坤云梦得的择决,是至少中地道师资的道量,该师准确无误地先知定论后,弟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关中,从他自己书写打成密团的一百道文书中摸拿出三张,这三道文书与师公众预言毫无差别、一字不错,只需一个时辰便见其师道量真假。

我们今天的成就,全是因为佛陀师父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三大心髓具备的无上正等加持力,其言语之间藏着无穷奥妙、强大威力,完全不同其他人传的法。不说深了,仅就世法受益而言,如开初仁波且,学法前身体很差,全身病痛老态龙钟,终年腰酸腿痛咳嗽感冒不停歇,严重过敏、三高病症、神经衰弱失眠等等,这样那样的病症弄得他寝食难安。经佛陀师父传境行灌顶,学习《藉心经说真谛》后,病痛不见踪影,整日神清气爽健步如飞,到台湾检查身体,医生说他一点毛病都没有,身体健康指标如同三十几岁年轻人,且悟彻菩提心妙理,断魔归本彻真如。佛弟子们,佛陀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的第一义谛才真正能彻应本性、真空妙有、体显实相境界啊!

于此,我们再次希望行人提前阅读其他大德高僧们的心经讲义,或对心经的论说,千万要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出版之前就看,建立广泛认知,才能将法理对比,识别真假圣德,否则《藉心经说真谛》出版公开发行后,你们再去应证有质疑的法王大德高僧,有些人已认真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由邪转正当然好,只怕有些执迷不悟的邪师会搬出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论遮身,若一时没有警觉查其证量,单从理论方面,你们或许很难辨别这位上师的程度、真假、类型,就容易上当了,乃至可能终身迷在所谓传承来头大人物、实则骗子邪人的手中,陷入轮回痛苦,永无解脱了。

这序言的文句,想必有些人会觉得为什么我见这么重,你们几个为什么只说自己好,不说他人好?这种写法太愚笨了嘛,无疑会招人憎恨反感的。这个简单的处世之道“骄则损、谦受益”我们几个懂得,但我们只能说心里话,不能说不真实的好听话。我们发了誓要为因果承担责任,让大家学到真正的佛法,只能如语、实语、不妄语,否则因果报应我们承担不起。比如说到五明,事实就是从古至今几千年佛史,除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再没有第二个拿得出如此完美无缺的巅峰五明成果,就是释迦牟尼佛也是在其他世界展显登峰五明,这是铁打的事实,我们总不能站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三十大类五明成果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总不能说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而那些拿不出任何超凡五明成果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才是五明巨匠吧?比如那些宣说拙火定自己身体却升不了温、开不了顶、完全是凡夫结构的喇嘛、仁波且、法王、法师,不但没有实际成就本事,讲的理论都错漏百出胡说八道,乃至全西藏全世界都找不出一个他们的门人能真正升起拙火温、能真正开顶、能真正圣力外用。他们最会迷惑人的一套就是搬出自己的上师,或上师的上师,吹嘘成修什么什么了得的功夫成就的,拿这些看不见摸不着,早就不在人世的人来作空洞理论的支撑,其实都是假的。要不然就弄一些看不到事实的空洞宣说录影带,如拙火,只能拍一个谁都拍得出来的红影像,却没有具体的温度;只能看到插香插吉祥草,而没有实际的头顶开口;只会吹嘘说神识飞迁,却看不到神识;只会吹嘘说大圆满而弟子看不到虹身世界,只会吹嘘说空洞择决而不敢行文预言等等。我们总不能睁眼说瞎话,总不能说这些喇嘛法王法师开顶几指宽、神识外用、化虹飞身、先知预言、彻见本性、已经大成就吧?我们今天就来一个直白的、透明的、一眼看穿的提问吧:就拿拙火来举一个例,很多人都知道拙火定这个功夫,但是,你们能在这个世界上指得出有名有姓真正能升得起拙火体内高温、随意除病的这样一个人吗?明确告诉你们,找不到吧。这就是谁也无法遮盖、辩驳不了的事实。我们怎么能把没有的事说成有呢?相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中,随处都能找到真正的拙火功夫,他们都活生生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名有姓,有科学验证等等,在铁的事实证据下,我们怎么能不写事实呢?不要说这些生活中的人修成圣者的实例了,就仅凭旧金山华藏寺现有存在的佛陀在虚空降下甘露到钵中的钵、巨圣德先知预言的金瓶、肚腹升起拙火烧炒“喀卓安得丸”的瓷锅、两位圣德抬动四千二百六十多磅的浴佛莲池、迎接《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时降甘露的木棉花树、浴佛池中大放豪光的法王子像等等圣迹圣物,在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一个寺庙有这么多真正佛法展显的圣物,无论是密宗寺庙还是显宗着名寺庙都办不到!至于常见的释迦牟尼佛舍利,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成就后化虹出显的坚固子、肉身不坏、生死自由那就太多了。这些圣迹是现在的、实在的,时间地点人物都真真实实的,这些人和事就活生生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而不是谈古论今讲故事虚幻梦影的传说。你能指得出旧金山华藏寺以外还有哪个寺庙有这么多圣迹?当然,当今的佛教界,各宗各派有不少大佬级的法王尊者乃至名震世界的大人物到处以佛菩萨身份自居,敢吹嘘自己什么圣境功夫都证到了,可实际中就是没有一项真实的成果摆得出来。他们不管是真是假,不顾因果报应、众生慧命,敢俨然登坐高台以假乱真、故弄玄虚、颠迷信徒,周围的人也被他们的传承、游说迷昏了头、不实际考证他们的成果圣量就跟着乱吹捧。但我们是佛陀的弟子、惭愧的心行,我们要修行,我们要解脱,我们怕错因果,我们只能说真实来写这篇序言,不敢说只讨大家喜欢的假话、不实在的话,所以请大家谅解。我们讲得再多也没有用,你们还是去真诚恭敬地拜读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会自然从内心中明了什么是至高无上,什么是真正佛法,由此而获证不同之相应开悟。

我们相信,有人看了我们的序言后,会非常嫉妒愤恨,十分恼火,因为几千年来没有人砸他们的招牌、打他们的痛处,所以他们不得不奋不顾身跳出来大肆诽谤,骂我们几个不是如语实语,在虚吹浮夸,是脱离佛陀教诫的,不合经教;骂《藉心经说真谛》如何如何不好,而他讲的才如何如何好,如何符合经教,如何正法。你们这些妖僧邪师,我们只要问你们几句,就会让你们丢底现眼!你们说你们如何合法了得,你们为什么是凡夫之体毫无功夫呢?你们修得起拙火功夫吗?你们的头顶开了几指宽呢?一指还是两指呢?基本的神识外用都达不到吗?你们能当着众人请佛陀从虚空降下甘露来吗?你们明心见性了、能感召三洲吗?答案是:你们毫无功夫,一样也不能!因为你们讲的是假理论,你们没有学懂真正的经藏法义,还在佛门外面,所以你们才是凡夫一个、百无一能、只会吹嘘,好可怜,拿不出本事证明自己超凡入圣。记住,你们诽谤羌佛的人,是假理论、造罪人,说假话骗骗人而已,把你们的面纱揭开,你们就是这个样子!可我们才是如语实语、符合佛陀教诫、没有虚吹浮夸的,已经实实在在拿出实际的佛法摆在了大家面前,证明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是无圣可及的顶圣佛法!我们就是修《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得到的成就!我们的成就绝不是你们的假理论能达到的!

另外提醒大家,切不可听信任何一个无论什么地位之上师的肤识偏见开示,你们如果不信,就等到你们拜读过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稍有一点点懂的时候,你们再回过头去看你们依止的法王、尊者、大法师、大活佛,曾经给你们讲了什么?是内行吗?懂佛法吗?可以说是错误百出,大牙都要笑掉,这时候你们才会明白,不是大圣德、巨圣德,哪里懂得了佛法啊?!所以才再三规定不能听任何人讲的开示,只能听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任何人的讲解开示都可能是邪见错误,甚至连基本法义都没闹懂,想当然乱编瞎凑,必然误导你们走入邪途的!!

愿三界六道一切众生均能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之洗涤,依持如来正法,解脱定然无碍!

  三宝弟子、惭愧行人:

  莫知

  禄东赞·慈仁嘉措

  丹玛翟芒·隆智

  开初

  拉珍

  共同发自内心的真话

  西元二零一二年

编者注

《藉心经说真谛》的主体内容,是根据二十年前(一九九二年农历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五)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行园金刚坛城所作佛法开示的录音记录整理而成。其时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未被揭晓,这位伟大至高的佛陀向来以什么也不是、只是惭愧者自居,一贯以惭愧谦虚至极的行持为一切行人示法。人们称祂「大师」,称祂「大法王」,称祂「上师」,称祂「师父」,大街上还有人称祂「老弟」、「小弟」、「老兄」、「哥」,祂统统淡然笑纳,没有丝毫分别,施予对方仁爱。因此,《藉心经说真谛》中,我们保留了二十年前弟子们不明真相对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上师」称谓,虽大为不敬,但这是当时实情,藉以说明当时没有人知道祂就是佛陀。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虹身成就者噶居雪巴派法王大西拉仁波且曾说:「我的恩师祂哪里是什么大法王、上师啊,你们不想一想,『佛降甘露』是什么意思?大法王降甘露,还是上师降甘露?没有这些名称吧?是佛陀在降甘露!我的恩师明明就是佛陀,怎么就没有人悟得到呢?」有一个打着佛教旗号的邪师,见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收供养只利益众生的圣洁行为,非常恼怒,因为H.H.第三世多杰羌佛让他靠收供养为生的人丢尽了脸,在仇恨之下,凡夫劣行暴露,视佛陀为敌,诽谤佛陀,还说:「甘露有什么好稀奇,路边都可以随便捡到!」当他讲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一点也不知道羞耻,他却没有想过,他怎么不把法钵拿在弟子的手中,让弟子站得远远的,把钵洗得干干净净,降一点甘露给大家看呢?因为他做不到、在骗人,只有说空话蒙骗大家,被他蒙骗的人更愚痴,没有去想过,他既然说甘露不稀奇,为什么不展一手、降一点甘露给你们看呢?告诉你们吧!这是你们遇到附佛外道、只会讲假法、说假话的江湖骗子了!真正的佛法是要有实际受用的成果,这正如现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了,这是铁的事实成果,但佛陀却否认祂懂这返老回春童颜法。佛陀都这么说了,编者还敢说什么呢?在这里我们只能为大家做的是把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二O一二年佛陀日那天为证道圣德仁波且们吟诵的《无生道子》一首七言绝句诗提供给大家,诗曰:返老回春貌可读,孺气碧芽见无生。东流阙人西羌出,南洋不问北俗津。其妙义耐人寻味啊!但在当时谁也听不懂,还认为是一首暗藏空性般若的偈语诗。到了今天才回忆起H.H.第三世多杰羌佛于二O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在草坪地上突然十分钟左右返老回春,惊骇四座行人,当时没有回春的前半个小时,照下了一张代生受苦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沧桑老龄照片,可十分钟后,老龄岁月全然消失,变成了二十多岁庄严无比的形象,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了七句诗的含义。实相证明,原来如来至高正法所在!

出版社尽了最大的努力,向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请求把当时这两天内的两张对比照片,同意登在《藉心经说真谛》宝书上,以供没有见到过佛陀的人见证事实,可是不管怎么说,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不同意,并严厉地喝斥前去请求的法王、活佛、法师们说:「你们是为了看照片学佛,还是学《藉心经说真谛》而修行解脱?记住!一切都是无常的,不错,是返老回春了,可是我不懂返老回春法,我是为了让身体健康一点好为大家服务,采用医药法治疗变年轻的,经无常慢慢也会老了,不是永恒的。一切有为法皆是幻有无常而安立成住坏空,释迦牟尼佛也不在这个世界了,更何况我这个惭愧者,有什么资格炫耀这没有用的照片?」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何等无我圣洁,令我们无限敬佩,大家活生生地看到,十几分钟的时间,佛陀就由老变成年轻,这哪里是人类的医药法做得到的!但是佛陀不同意在宝书上登祂的照片,这怎么办呢?我们编者们知道,在这末法时期,波旬魔王派来很多魔子魔孙们投生为人,以法王、活佛、尊者、法师、居士的身份乱讲开示,乃至着书讲论,破坏如来正法,可是他们有一个明显的缺点无法掩饰:没有真佛法,体显不了真功夫,至于返老回春,对他们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且他们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越来越差,反之却会胡说经教,蒙骗佛教徒,只会乱讲、乱编、乱着所谓讲经说法论,佛教徒由于是外行,不知道什么是正法和邪说,更是忽略了鉴别他们的功夫,不看他们的身体状况,不观察他们的行为目的,就信以为真他们讲的是真佛法,哪里知道结果他们执行的是波旬魔王的命令,所做的文论是借用佛教的经论乃混进邪说,牵引若干众生灭掉慧命,这些妖孽们会毁谤我们编者,会诬蔑我们今天在这里说假话,甚至于还会诽谤《藉心经说真谛》,鉴于此,我们必须在此多说几句心里话,提醒大家注意观察妖孽们的言行,我们没有故意要纠缠着批评打压哪一个人的意思,关键是有附佛外道的妖人邪师,在诽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破坏如来正法,因此我们必须要给大家讲清楚,以便鉴别妖邪之人。正如大西拉活佛说的:「无论骗子邪师们再会编造,也遮不了他们的丑,因为他们没有真实的佛法,求不来甘露,只会诽谤正法说假话骗你们,向你们收供养!」大西拉活佛数语道破了骗子们的邪恶本质现象,仔细想来,确实是这样,比如有人自吹能很快让人开智慧,明心见性,结果连他自己都没有开智慧,不然他怎么只会诽谤H.H.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如来正法,而不敢去把公开悬赏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色韵玄皇」或者是「神秘石中雾」,用他宣说的般若智慧复制下来,证明一下自己不是讲假理论的附佛外道、不是凡夫邪师,而是明心见性的真正般若智圣人呢?既然能开般若智,连这点都做不到吗?雕成功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雕塑作品,就可当下拿到五千万美元的奖金,何必在那里骗人收弟子的供养呢?再次请大家注意,凡是诽谤《藉心经说真谛》的人,没有一个不是骗子凡夫妖人邪恶,有什么般若智慧明心见性哦!邪师们破坏正法之人,毫无真实佛法,只有愚昧到了作梦都想拿到五千万美元,怎奈束手无策,没有真佛法,没有明心见性,没有开敷圣智慧,只有凡夫思维境界,做不了工巧明的雕塑,无法拿到五千万美金,难道不是吗?如果你们发现照常诽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正法,而又不敢去证明自己有真佛法开了真智慧,那才丢脸呢!但是我们也为众生的慧命忧心忡忡,见到过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回春童颜的人,知道我们说的是真话,而没有见到过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回春前后对比的人,就会被妖孽邪师说的假话邪论迷惑,而帮助妖人诽谤。我们得知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当时返老回春前后对比的照片,为了拯救众生的慧命,为了大家福慧圆满,成就解脱,防止妖孽邪师诽谤我们说的事实,我们便向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请准,已经同意我们把这两张对比照片,恭请于二O一四年三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上,呈立在供养室中,以供礼敬瞻仰,见证事实,利益大众。

普观长老听《藉心经说真谛》法音感言

我今天无论说出什么样的话,也代表不了我内心的喜悦殊胜,我最伟大的如佛恩师,仰谔大法王圣驾雾中山,当时我和我的师弟果章法师正在与四众弟子打禅七的第三天,突然护法叫我说:“最伟大的巨圣德驾临了,祂穿的是白衣服,赶快取消禅七,率领大众大礼接驾吧!”这时果章师弟对我说,他接到护法的报告,有最大的圣德驾临;我们当场宣布四众弟子取消禅七,立刻摆驾擂鼓鸣钟接驾,果然十分钟后山下来了一队几十人,原来是我的恩师仰谔总持大法王驾到,当我搀扶恩师登上明月池的途中,师父反搀着我的手说:“我年轻,你不要搀扶我,应该我搀着你这位老人。”当时我深感惭愧,弟子怎能有资格让大法王恩师搀扶呢?现在听完《藉心经说真谛》以后,恩师说的才是一语道断的真理哦!我们这些行人,就是要依靠恩师不松手地把我们搀扶着到究竟涅槃的佛土,我们哪里有资格搀扶恩师啊!当我反覆听到《藉心经说真谛》的开示说法般若心髓,我只能说讲透了六百卷般若的心要和行修戒体二资粮,恩师的说法深者见深,浅者见浅,微妙至极,平中见奇,实在说来,是开天辟地第一义谛之无上说法。听了恩师讲说的法音无上大法以后,让我顿然大彻大悟,桶底脱落,可惜我岁数太大,失掉化虹飞升的条件,但庆幸的是,我证到了肉身不坏的境界,今后圆寂后,可以为世人证明我大法王如佛恩师,才是十方诸佛的总汇法王。回想起当初错误的认识,深感羞惭,误认为只有西藏密宗才有即身成佛的大法,现在我得到了,才真正了解如来的正法不是哪一宗有、哪一宗没有,其实佛法是独立在世外的妙宝,与密宗、显宗没有任何关系,任何一宗都有佛法,也没有佛法,关键在于真正的佛法不是宗在掌管,而是佛菩萨在掌法,佛菩萨化身在哪一宗为师,哪一宗就有大法。想到当初我在峨眉金顶的修持,只能无言以对,而今天处于法乐中的我,只能祈请诸佛加持,如来大事因缘早日成熟,众生早日得闻恩师讲说出诸佛之母法《藉心经说真谛》,福慧速勐圆满,今生必证菩提圣道,生死自由!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果章长老感恩法宝公开

我今天要感恩法宝公开。我是雾中山接王亭的方丈,虽然今年有一百零六岁了,但在佛陀面前却仍然是一个小孩子。这之前我一直住在峨嵋山的九老洞,我和我的师兄普观老和尚都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我的师兄是峨嵋山第十三代祖师,我们这一生拜请过非常多高僧大德、法王活佛,虽然经历很多求法过程,但是就是找不到我们想要的佛法。后来我和师兄被礼请到佛教南传发源地第一站雾中山开化寺,重整祖庭,一天突然受到佛菩萨的指点,说云高益西诺布总持大法王才有最高的如来大法,就这样我和师兄拜到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在佛陀师父那里,我们闻受了甚深的佛法,受到了大法灌顶修学,闻听了没有公开的如来大法,达到了开悟。我师兄已经大成就圆寂了,他犹如六祖慧能大师一般,证到了肉身不坏金刚舍利身。现在得知《藉心经说真谛》将马上出版,普渡众生,我只能说,真正的如来大法公开了,这是百千万劫以来众生的最大福报喔!我万分感恩佛菩萨慈悲三界六道众生对我们的加持!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无释迦牟尼佛!

  佛陀的弟子

  比丘释果章

  2014年2月10日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10/10/%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f%b4%e6%b3%95%e3%80%8a%e8%97%89%e5%bf%83%e7%bb%8f%e8%af%b4%e7%9c%9f%e8%b0%9b%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 #《藉心经说真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畫作 《我來也》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畫作 《我來也》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畫作 《我來也》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簡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們這個世界唯一被認證的佛陀,也是歷史上第一位真正按照佛教的最高標準「顯密圓通,妙諳五明」展顯了實際的五明成就的巨聖!也是除了釋迦牟尼佛之外,在全世界唯一擁有政府行文頒布「佛陀日」的佛陀。由於是整個法界教主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整個佛教的最高領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這個世界有史以來真正體現了無私聖品的巨聖,是第一位只義務利益一切眾生、不接受任何供養的巨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的獎勵和榮譽多不勝數,例如美國首都華盛頓市市長行文宣布2011年1月19日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並號召人們向H.H.第三世多杰羌佛致敬;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與正義基金會發表公開信,推崇廣受尊敬的佛教領袖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世界人類的傑出貢獻,並支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提升人類的道德文明、增進美國的繁榮富強、促進世界和平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2011年2月,美國國會全體參眾議員和主持祈禱的美國基督教最高主席發邀請函,請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為宗教領袖參加由歐巴馬總統親自帶領美國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的最高首長們和宗教領袖舉行的祈禱早餐會。不僅如此,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還獲得了由美國白宮總統亞太裔顧問委員會主席代表布希總統頒發「總統金質獎章」、由An International Salute To The Life And Legacy Of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頒發的「國際服務及領袖獎」(King Legacy Award for International Service & Leadership)以及參議員、眾議員、州長、各級政府等頒發的56個大獎。

更為顯著難得的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榮獲2010年世界和平獎最高獎,並於2011年6月14日在美國國會接受了世界和平獎最高等級獎的頒獎。而美國國會參議院在2012年12月12日用無記名投票,全票一致通過第614號決議,正式用 “H.H.” 加冠於第三世多杰羌佛,確定性質並表彰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和對人類的貢獻,H.H.第三世多杰羌佛依法成為合法的世界最高佛教領袖H.H.冠名身份。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畫作 《我來也》

中國畫壇,人才濟濟,臥虎藏龍,給優秀的中華文化描繪出無數壯麗輝煌的畫卷,但歷代的名家大師們,他們的技法、風格和題材大都趨於單一,長於山水畫者,少精於花鳥,又疏於人物,如是等等,而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中國畫藝術,論題材,無論是山水、花鳥、走獸、魚蟲、人物……論技法,不管是工筆、寫意、潑墨……無所不通,無所不精,無一不是有真實的傳統功夫而創新的神意,這一點,早為評論家和收藏家們所肯定。西元2000年,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原作「威震」和「大力王尊者」分別在國際拍賣市場上創下了美金二百一十二萬五千三百二十七元和美金二百二十萬七千九百一十二元的高價,當時不僅成為世界上所有在世畫家中作品價格最高的,也創下了中國畫在拍賣市場上最高價的記錄,各新聞媒體紛紛報導,稱讚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中國畫壇史無前例的巨匠。而在2007年,三世多杰羌佛的國畫荷花《兩花一斗一如性》,畫上只題有『雲高』二字簽名,蓋有指紋印、書畫印,以每平方英尺30萬美元成交。另一張梅花圖也只題款為『雲高』二字,蓋有一指紋印,售出價為每平方英尺21萬美元。而一張題有三世多杰羌佛雲高益西諾布並蓋有指紋印和法王印的《牧牛圖》,堪為稀世珍品,儘管買方出價到每平方英尺54萬美元,但仍低於國際佛教僧尼總會開出的每平方英尺九十萬美元的價格,因而未能出售。

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從中國傳統繪畫中吸取了豐富的真髓,他不僅只求宋、元、明、清的文人化傳統,還信手拿捏宋代以前那種雄奇壯觀,大氣清韻的法度,但又決非以某家某派之舊徑而學筆,師古筆墨,並師造化,融匯新意,自成一體,以獨創特有的藝術成就自成一家,獨領風騷。仔細研究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不難發現傳統墨緣和品類,變法創新之神髓,比起前輩畫家的作品,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中國畫的類別非常多,因此我們根據類別,以最少量的篇幅選作對比鑑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藝術畫作 《我來也》

文章連結: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5/23/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97%9d%e8%a1%93%e7%95%ab%e4%bd%9c-%e3%80%8a%e6%88%91%e4%be%86%e4%b9%9f%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王#DorjeChangBuddhaIII #MasterYiYunGao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論文正誤

要說談佛家禪理的論文,我曾作了幾篇,也可以向大家介紹其中一篇《僧俗辯語》。這篇文章的起因當歸我的一位好友辛寂老法師。辛寂大和尚八歲出家,二十二歲破初參時,做寶光禪堂綱領主持,禪定頗深,曾在寺內打餓七禪定,圓滿殊勝。至今,寺內比丘一提辛寂大師,都異口同聲讚揚:“和尚打禪七、七日七夜不食不動,泰然如常。”辛寂大師一生主修華嚴宗,對天台止觀和顯密均具深研功底,猶為明見般若實相,故而德高望重,後任寶光寺方丈,如今已供奉於祖師堂。一天,大和尚和我在寶光寺晤面,對我說:“我見了你幾篇論文,其理法甚妙。可否另作論及空性之道新篇而為教益?”我答:“可以。”於是三日之後造《僧俗辯語》一文交與求教,但和尚閱後不以為然,置之一旁。時至六年後初冬的一個黃昏,在寶光寺大雄寶殿左側,辛寂法師突然遇見我,說:“我現在實在頗為慚愧,特地向你懺悔。”我聞聽此言一時驚惶不知所措,只好怔怔地盯住他。辛寂法師又真誠地說:“世尊在世之日,有大居士維摩助佛教化弟子,我雖不才可以效法,今天特地請你助我教化比丘之力。想我佛門世尊是何等威德,大雄寶殿乃千年莊嚴聖境氣象,人人敬仰,現今輪到我來管理寺廟,沒承想做功課時竟然發生鬧殿事件,這真是千年沒有的業力。這不怪其他,只說明我辛寂無德無能,沒有管理好寺廟,也沒有給眾比丘帶好頭,這實在無堪主持,教人慚愧且無地自容。今晨我於惶急之中,重新尋出《僧俗辯語》細研,我明白了以前的愚痴。幾年前,我初識此文,認為你連經書中的‘如是我聞’也沒有搞清楚,而寫成了‘如是我明’,加之我悟性不徹,因此不予重視。今日一急之下重讀,方頓悟妙理,如是我明原是你自己明白之意,俗見空居士代表俗諦,僧諦和尚以表真諦,真俗之諦都定在心中,所以般若照見萬法惟心,三點魚鉤洞為打字謎而造的詞語──畫上一個魚鉤形,再加三點,不正好成為一心字嗎?所謂菩提臺者是立於真諦角度對‘六大緣起’、‘萬法惟心’於俗諦的照觀。此文真是字字珠璣,深藏莫測之妙論,尤其是內中禪理、般若正見,現為大殿事故,成熟我開悟之緣起,始得識真諦,實為羞地而慚。”聽了這番肺腑之言,以及明瞭他那無私無染的法性聖境,把我照耀得何等勝喜,使我不禁向他行了合掌禮。可惜,不久這位大德歸西圓寂。記得他圓寂前三天我去拜望他,他從病床上支起軀體,說:“我要謝謝大師的《僧俗辯語》。還有你在寺院內做的事,以及對我的幫助,眾生會感謝你的。這些有相佈施的言語本不該說,怎奈大後天(二月十九日)觀音生辰,我已決意離開此地了,所以不得不煩絮數語。”當時聞聽這番言語,我還以為他要到外地去遊方,於是問:“師傅幾時歸來呢?”他慨然而笑:“我會回來的啊!”但我見他身負重病,認為他是不可能外出的,便沒有放在心裡。誰知三日一到,聽說寶光寺大開齋宴,一打聽才知辛寂法師圓寂。他早本於觀音生辰那天焚香沐浴,披衣搭具,盤腿坐化歸西。七日後,又聽法師弟子護義師言及法師火化的殊勝情況,並拾得十多顆三色舍利。

以上是涉及《僧俗辯語》一文產生的有關究裡,為了正誤其它論文並非談禪機佛理,儒老莊學之論,還於它文論及宇宙人生及現代科學哲學思想之本來面目,僅以此篇《僧俗辯語》為例外,故寫了上述文字以補記。

僧俗辯語經

如是我明,僧諦和尚居三點魚鉤洞,坐菩提臺上與眾證法。一日,從本原心基來一女居士,求其印證圓覺。居士名俗見空,對僧合掌問曰:“吾聞和尚證得如來大定,有長生不老之術,求和尚慈悲開示。”

僧曰:“吾所能告汝者,乃如來大樂了生脫死之法,非長生不老之術也。汝從何來,前者曾習何法?”

俗曰:“從本原心基而來,曾學三十七家外道,亦曾學佛參禪,已得無上定力,特求和尚印證,是否如來大定?”

僧曰:“汝之大定是何覺受?”

俗曰:“吾初入定時,彈指已是一夜,開眼後方知一夜已過,當時境界,心中並無半點妄念,亦無任何知覺。”

僧曰:“無知無覺,豈不如木石一般?如來大定乃大樂無邊之法,汝有何樂?此境乃昏沉之母入輪迴之根,非如來大定也。”

俗曰:“其後吾明心見性,始知此定落在昏沉之中,後入之定方為正定。吾住於智慧之中,了知如來大定,亦不過如此。”

僧曰:“何為明心見性?”

俗曰:“性者本性也,明者明白也,本性即是如來之法身,此法身乃不生不滅之體。明心見性,就是前念已去,後念未生,不住其間,明悟此一剎那之感,此感便是如來體性,知覺如來體性,便是明心見性也。”

僧點一點頭又曰:“汝之大定是何覺受?”

俗曰:“吾之大定,不住色相,亦不住於聲香味觸法,而長定於如來體性之中。其覺受相,無昏沉,無妄念,有禪樂之感。定中所顯一切諸色相,由它自來,由它自去,不被它牽引,長住如來體性之中,出定入定分明,提得起放得下,有時還發出無量神通,但吾也不住於神通之中,由它自顯自滅,不作聖境關,只照住於明而無念之體性上。和尚之定,可能也是如此。”

僧曰:“不也。吾之大定與汝不同,但汝之定也是正定,此定乃諸有眾生成佛之道而必經之路,但非如來大定耳。此定名為‘明空知覺定’,是禪家初參後之定境,由此定而養,可得如來大定,如來大定而養方證無上菩提。汝之定有樂明無念之感覺,此感覺即是我見,而如來之定並無我見。”

俗曰:“無我覺受豈不又成了木石一般,法師所言如來大定乃極樂無邊之定,木石無知有何樂可取?無所聞知,豈不又是昏沉之母,入輪迴之根了?如來大法若是如此,有何可貴,莫如凡夫所求榮華富貴,每日妻恩子愛,吃喝玩樂,逍遙一輩子還快活些。”

僧兩目悲淚長流,對天嘆曰:“吾師如來為一大事因緣而示現於世,吾亦為渡眾生而修行,然眾生累生累劫造下無邊業障,障其如來正道,吾實悲心難忍。彼等不入昏沉,便入我見,若不入昏沉我見又落入邊見之中,好不容易破了初參,又造成口業,自以為此即是如來大定,狂禪性發不好好用功,以此為究竟,障其解脫之路,以致狂魔入體,將來其魔去後,弟子與師皆陷亡難,實為可憐。”和尚道完復對俗曰:“汝見差矣。汝於此知覺定中久而久之破了重關,便知此定並非如木石一般,勝過知覺千百萬億倍,無邊自由,知覺定有出有入,有樂明無念之感受。如來定則並無出入,不定也定,定也非定,是名為定,實無所定,無一時不在定中,行住坐臥作諸事理皆在定中。”

俗曰:“行住坐臥作諸事理皆在定中,走路豈不錯了道?如果出定走,豈不又與凡夫無異?”

僧曰:“汝見俗矣,不悟重關焉知此境。凡夫走路心在路,所做諸事心住事中,心隨諸事妄念所轉引。吾心不隨妄念所轉引,雖走此路,不著此路,作諸事理,心不住境,不存分別,見諸眾生,不見是非長短,男女諸相,人天禍福,豈不聞金剛經雲:‘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又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歸言一句,心不著相無我無人,任汝作諸事理,皆是如來大樂之法相。吾之所說是名說法,雖名說法,實無所說,汝當自證,方知真實之義也。”和尚言已,取念珠一串對俗曰:“此是何物,共是幾顆?”

俗曰:“此乃唸佛之珠,共一百零八顆。”於是和尚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兩眼瞪俗而不言語,俗不解其意問曰:“此是何意?”

僧曰:“方才觀音菩薩在此地獄渡餓鬼,地藏菩薩在此天上渡仙人。”

俗曰:“法師差矣,地藏菩薩在地獄渡餓鬼,為何反說觀音菩薩在地獄渡餓鬼?”

僧曰:“汝未悟大道,一無所解,當努力修持,不可向外馳求落為狂禪。若不如此,不但虛度此生,且有墮落之災。”

俗曰:“吾聞法師所言甚深微妙,廣大無邊,如來大樂之法實為高深難解,我當如何修之?”

僧曰:“若想入此如來大定,別無它路,其一以菩薩行為而照己德;其二努力精進而習定。”

俗曰:“菩薩行為與凡夫行為如何分別,望和尚慈悲開示。”

僧曰:“我今說此,汝當諦聽,諸有眾生,大略可分為上中下三品。下品人每日但思足一己之慾,貪得無厭,窮奢極欲,永無厭足之日,所羨者榮華富貴,稱王圖霸,以害人為樂,從不見自己之過失。見別人之苦難,反覺稱心快意,想盡千方百計劫奪他人所有為己有,見自己所有過失,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此等將來必墮無間地獄,受無量諸苦;中品人亦以足一己之私為務,以榮華富貴為高,驕傲自大,唯我獨尊,有利可圖,即盡力從之,每時每刻,只說別人過失,雖知自己之過失而護短,不肯說也不肯改,此等人並不專門以害人為樂,然利益相爭之際決不讓人,此等人將來也難免地獄之難;上品人重於善德,不圖世間榮利,但圖諸福,見他人有苦難,則全力相助,利益相爭之際,每每讓人,見別人之過失,心雖知而口不言其是非長短,見自己之過失立即改正,處處廣施陰德,以善為事,此等人後為天人,但仍是凡夫。”

俗曰:“如此善功,仍是凡夫,豈不怪哉!”

僧曰:“此等人雖積功累善,乃有漏之因也,有數之善果,其果受完,仍然下墮,故仍為凡夫。菩薩行為大與凡夫不同,心中不存善惡分別,每時每刻自查己過,分毫過失,立改之,從不見別人過錯,也不見自己好果,處處望眾生早脫輪迴,一切善惡境來,普行恭敬,依此而行,行者性之用,性者行之體,體用本來不二,是故行者性也,性者行也。此理非二乘羅漢所能解,汝當依此而作。吾亦凡夫,未證此法。此法乃大寶上師功德所示。”

和尚言至此合掌贊曰:“頂禮大寶上師前,吾師妙法普行緣,功德巍巍照眾生,為渡六道超俗凡。”

俗聽完贊偈問曰:“和尚既言一切平等,無有分別,為何又分菩薩行與凡夫行,此非分別乎?又言無我無人,然則今朝此身從何而來,和尚此言豈非荒謬?吾實不解,唯願和尚以理服我。”

僧曰:“我今告汝,汝當諦聽。汝今朝之身乃過去善惡妄念二因合成,非汝法身也。汝之法身,即如來之體,本來空寂,今朝此身皆過去作善作惡所種之因結聚之果所現之身。故此身名為業果報身,一切善惡諸業皆以此身而受報。善惡業之輕重不同,報應於六道輪迴之種類亦不同,故有富貴貧賤之不同。作善者,受輕業;作惡者,受重業。輕業距佛果近,重業距佛果遠,作善事之上品人報應結果昇天堂成仙人,天堂一切乃善果享受。作惡事之下品人,報應結果入地獄成餓鬼,地獄一切乃惡果享受。作善之人種善因故結善果,作惡之人種惡因故結惡果。此二因皆起於善惡,二種妄念。菩薩觀今朝之身如夢幻泡影,如露,如電,長住如來體性,不隨善惡二因所轉,故不結二果,脫離輪迴。菩薩慈悲眾生,無災、無難、無有業障,發普渡眾生之心,成就方能普渡,故結成就之果,菩薩不斷慈悲普渡心,為渡眾生故。”

俗曰:“二因合聚之果,眾生觀之為何實在非夢幻也?”

僧曰:“眾生迷其本性,昏沉於二因之中,故覺實在,如人在夢中所覺,一切皆實在,睡醒方知是夢也。眾生若住於如來體性之中,頓然知覺此身如夢,縱上刀山,入油鍋也無痛苦,無一處不是如來報身境地也,至此境地便一切平等。但未悟得此理之前,先得作一善士之君,為人人敬愛尊而稱德,以此築基而為人正,方可依佛之教,修其生圓次第之出離心、四無量心十善三聚戒六度,乃至信、願、行、戒、定、慧之深習行持,而後正行,方可如法圓滿。否則皆為空中樓閣也。故望行者步步腳印,了知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因果不昧律,輪迴何所縛。”於是和尚合掌贊曰:“諸佛上師之功德,普行迴向諸法界,現身福慧速圓滿,同證如來大樂界。”

俗聞已,對僧合掌曰:“和尚所演無上如來大樂之法,吾當傳於後世。”言訖頂禮七百而去。

南無羌佛說法《僧俗辯語經》

此文章鏈接: 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5/03/%e5%8d%97%e7%84%a1%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3%80%8a%e5%83%a7%e4%bf%97%e8%be%af%e8%aa%9e%e7%b6%93%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僧俗辯語經

摩訶法王升座 佛教大德群聚 公平采砂落位

摩诃法王升座 佛教大德群聚 公平采砂落位
摩诃法王(图中坐最高位者)升座,众尊者仁波切依采砂数公平落位。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摩訶法王升座 佛教大德群聚 公平采砂落位

摩訶法王來歷甚高,十多位法臣,均是大德,不是普通來歷,他們大多數是大仁波切、尊者、甘丹赤巴等。

年僅十九歲的佛教摩訶法王通過黃金法台法王位的證量印證:經教通達、判準六大緣起、展現了內力證量心境合一的現量。與他同場的十多位尊者仁波切一一上前印證,無一人的道量達到,唯摩訶法王展現至高證境證德,超聖高峰,考上黃金寶座。摩訶法王獲金瓶制籤投花壇城灌頂,他將種子花投出時,花於空中一分為二,一半飛向獅子金剛壇城,一半飛向獨髮母金剛壇城。 十月三日 摩訶法王升上黃金法台法王寶座成為王主,十多位同台考試未過關的尊者仁波切,因此只能達到法臣的證量,十幾位屬於法臣的尊者仁波切分別依次向摩訶法王跪禮獻哈達後,入坐法王台下的法座,他們俱為法臣,也就是說他們的身份都是摩訶法王的佛法大臣。

這十多位法臣,不是普通的仁波切,來歷雖然甚高,但是要登坐黃金法王台,想要上升為真正的法王也是必須要經過考試印證過關才能具有黃金法台法王證書的,法台前才能有法王證可掛。當日經過採砂落位的過程,徹底顯出了每個人的地位高低差別,現場依法儀軌感召本尊護法來確定每個仁波切尊者的地位。每個仁波切尊者以自身的道量功德採出不同的砂數,而定出頭名修證地位、二名修證地位、三名修證地位等。

摩訶法王的右丞丹瑪翟芒尊者二世為頭名法臣,左丞是祿東贊尊者,為第二名法臣 ,第三名共兩位法臣,即是喜饒杰布尊者、香格瓊哇尊者;第四名法臣是恆性嘉措仁波切;第五名法臣是噶瑪巴登洛德仁波切;第六名法臣是丹增洛日仁波切、第七名是噶都仁波切、第八名是波迪溫圖仁波切、第九名是貢拉仁波切、第十名是龍舟仁波切……等等依序排座而下。

丹瑪翟芒尊者與祿東贊尊者說,凡有資格登黃金寶座的聖德必須持有黃金寶座法王證書,此證書將懸掛於法王台前,以證明其身份為聖證法王,非為世俗法王。無此法王證懸掛台前者,無論你的地位多高多大,未持此證登法王台,即屬於世俗選任的法王或是以假充真的冒騙者。

以下介紹各位法臣尊者的來歷。

採砂數最高的是丹瑪翟芒尊者二世,採砂數九十,位居第一。尊者是一千年前蓮花生大師到西藏宏法時的二十五大法臣之一的大達登巴。當年蓮花生大師降世,釋迦佛陀首批派二十五位菩薩同期降世輔佐蓮花生大師宏揚佛法,是為二十五位大達登巴,稱為尊者,即是蓮花生大師二十五大法臣。其後又派一百多名中達登巴與小達登巴,再下來是蓮師座下的常規弟子。菩薩降世稱尊者的只有蓮師二十五大法臣,其他所有的尊者皆為阿羅漢。根據蓮師二十五大弟子略傳的記載,丹瑪‧翟芒尊者,誕生於康區丹地,故尊稱為丹瑪,本名翟芒。 繕寫文字,超群絕倫。精通譯事,曾作翻譯助理。於蓮師大阿闍黎處獲得諸多密咒教法,顯現殊勝證悟故,神通福慧甚高,獲諸法不忘,總持陀羅尼。《八教善逝總集》等大多伏藏文亦由尊者書寫。另丹瑪‧翟芒與菩提薩埵、諸位譯師助理等翻譯了經律論三藏的所有經論。二世丹瑪翟芒尊者這世為頂聖如來的大弟子之一,專長與前一世類似。獲金瓶制籤投花灌頂時,花投於大威神王密跡金剛壇城。

祿東贊尊者二世位居第二,採砂數八十一。年逾七旬的左丞祿東贊尊者二世,在勝義浴佛法會上與藏密五大女活佛之一,芳華二十的阿寇那摩仁波切兩人展現道力將十四位年輕力壯的男士同時用盡全力抬仍紋絲不動的四千多磅重的池水抬起,倒進浴天池,國際媒體紛紛傳頌。祿東贊尊者二世前世乃是統一西藏,被稱為西藏佛教之父的藏王松贊干布的丞相,為藏王松贊干布派遣到長安迎取文成公主的使者,當年祿東贊尊者於長安接受唐太宗諸多考驗,以謀略沉著機智通過諸多關口,得以順利為藏王迎娶篤信佛教的文成公主入藏,中原文化傳入西藏,及佛法在西藏宏開,其功厥偉。上一世他翻高山雪嶺接文成公主入西藏;這一世因果使然,他竟然又穿雲障海洋接金巴公主與摩訶法王赴美西宏法,利樂有情,因緣殊勝,兩進同功。尊者實修實證,虛懷若谷,證般若空性,獲金瓶制籤投花壇城灌頂時,投花於大圓滿壇城,獲大圓滿成就者。

喜饒杰布尊者二世位居第三,採砂數七十九,與香格瓊哇尊者相同,同為第三號。喜饒杰布尊者與香格瓊哇尊者為蓮花生大士當年隨行伺候護法弟子,藏密寧瑪巴創始人素布切釋迦炯乃大師之四大尖端弟子之一,禪修第一,為格魯巴大吉嶺寺班禪寢宮封為「大班智達」稱號。喜饒杰布尊者二世為頂聖如來這一世收的的第一位入門弟子,頂聖如來這一世五歲時即以梅花篆字,以隱於篆字內的文字為其認證,但尊者當時十餘歲未能參透。

二零零七年三世多杰羌佛認證多杰仁增仁波切為「不變金剛」德德林巴轉世,同時認證夏珠秋揚仁波切為那洛巴祖師轉世,認證阿秋喇嘛為隆薩娘波轉世,這三位大德受到三世多杰羌佛的勝義認證,成了真實不虛的大菩薩鐵定的轉世的身份。


「喜饒杰布尊者二世」是被阿秋喇嘛、多杰仁增、夏珠秋揚三位大仁波切所認證和祝賀的。就在阿秋喇嘛為他祝賀的時候,喜饒杰布恍然大悟頂聖如來這一世五歲時寫的梅花篆字即是認證,當尊者參悟那一刻,興奮的當場昏倒在地。二零零六年,喜饒杰布尊者在華藏寺施展內力取出現量伏藏瑪尼石,展示證量。

香格瓊哇尊者位居第三,採砂數七十九,與喜饒杰布尊者數據相同,過去世是蓮花生大師隨行伺候護法弟子,亦為寧瑪巴創始人釋迦炯乃大師的四大尖端弟子之一,經教、佛法第一。過去世與喜饒杰布尊者為同門師兄弟,這一世亦為師兄弟。尊者早年現比丘相,通曉經教,善解行持法義,曾做過佛學院院長,弟子遍及中港台美,因緣成熟,被祿東贊尊者轉金剛丸測出釋魁智為香格瓊哇轉世,上報摩訶法王確認,摩訶法王於認證中得佛陀授記告知為香格瓊哇尊者第四世,由摩訶法王正式頒了認證書。雲高益西諾布總持法王亦確認摩訶法王的認證無誤。

尊者曾以菩提聖水降伏非人,灑聖水避兇惡猛獸救群魚,證降魔說法圓融境。

恆性嘉措仁波切位居第四,採砂數七十二粒。屬於噶當派傳承,一步一拜叩長頭一千一百公里為眾生擔業力的苦修行者恆性嘉措仁波切,成為台灣歷史上叩長頭最長的大修行者,曾以金剛禪,以禪為食二十二天滴水不沾,證量顯赫,以其虔誠代眾生受苦感召觀世音菩薩在其叩長頭禮拜途中,親臨顯聖告之聖意玄機,金剛登台考驗證量法會上雖無法將金剛丸升空穿牆入壁透視無阻,但金剛丸已顫動。

噶瑪巴登洛德仁波切,採砂數六十三,位居第五。噶瑪噶舉派十七世噶瑪巴認證他為十六世噶瑪巴時的總管喇嘛雪都永德。全盤領受十六世噶瑪巴的大小灌頂,晚年閉關修行大成就。曾聚眾修大悲心觀音法,呈請諸佛菩薩護法眾,蒞壇城加持與會信眾,當場除病者甚多。雲高益西諾布總持法王投孔雀尾,直飛頭頂將其開頂。總持法王說,巴登洛德雖曾顯噶瑪噶舉派總管的身份,其實不僅如此,他是有來歷的弟子。現為美國密宗總會主席、舊金山福慧寺寺主。

丹增洛日仁波切位居第六,採砂數六十一。丹增洛日仁波切係格魯派第七世達賴喇嘛的甘丹赤巴轉世,甘丹赤巴是格魯派總教主。為三世多杰羌認證的那洛巴祖師轉世的夏珠秋揚仁波切認證的轉世活佛。受總持法王取業除障時,丹增洛日仁波切將其地獄業火置於掌中以道力降服,至今指上留下痕跡。

噶都仁波切位居第七,採砂數六十,修行精進,發心純正,曾受總持法王甚深灌頂,修二次第大圓滿甚有成就,於六年前即得化身境,乃為親善長德,真修行之仁波切大德。

波迪溫圖仁波切為西方白人,經教法義所見甚多,長於翻譯,嚴持因果戒律,是一位譯經功德卓著的仁波切。曾受擇緣大灌頂,壇城威力展現,仁波切大為驚駭,連呼無上佛法,奇妙甚哉,頓發下堅固之心,當證無上菩提利益眾生。

貢拉仁波切曾受大法王金剛輪灌頂,授記於胸,該仁波切獲菩提聖水加持,為佛行事業兢兢業業宏揚,忍辱負重胸懷廣大,利生事業功德顯著。供杯水顯法輪花,得護法護持力。

龍舟仁波切為摩訶法王認證,勤勞艱苦樸素,明守因果,依教奉行,慚愧自省,兢兢業業,深研經教,為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會長,利樂有情功德甚大。

宏西法藏與菩提度西為西方白人善士之流喇嘛,在剃度時竟髮刻鋼刀,剃而不斷,來回拔刀絲毫不動。是日從雲中降下孔雀一對,翩翩起舞,旋轉歌音,祝賀其剃度為僧,可見因緣玄機。

土登與桑珠願普利眾生、發心堅定,善者之風已見端倪,將會自覺覺他利樂有情。

女性高僧們沒有經採砂入位的神聖儀式,全部坐於摩訶法王正對面下方。摩訶法王正中央下座的有兩位女仁波切、四位法師、出家眾若干等。仁波切有阿寇那摩女大尊者、扎西卓瑪仁波切、法師有隆慧法師、覺慧法師、若慧法師、妙空法師等。

阿寇那摩女大尊者說,神聖的採砂測出地位的座次,說明了因果不繆的定義,不用採砂定位,只憑現在各人的證量地位當然是現在的座次。

阿寇那摩仁波切是藏密五大女仁波切之一,道德修持純正,無私無我智慧純正,擅譯漢藏文史,深入五明,智慧神通力具,能令瑪尼石飛空,浴池翻水,地位證量顯赫,現為華藏寺首座仁波切,為傑出之法臣女大尊者。

隆慧大法師乃華藏寺住持,內證工夫甚深,伏魔正法掌等佛法內功練就,佛性真如了徹,戒律嚴謹,經教順暢,與尊者們證境證德相齊。

覺慧法師、扎西卓瑪仁波切、若慧法師與妙空法師皆為修行有道之僧,曾受大小灌頂,受用甚深。覺慧法師領受和親見的佛法非常多,可說是廣義博學的高僧。扎西卓瑪仁波切為白人女活佛中修持傑出者,善研英文與英文傳承法脈,一生見多識廣:如親見雲中金剛總持、聞金剛丸說法、見金剛丸化虹飛走,得到超度的叔叔於掌中顫抖。覺慧法師、若慧法師於大聖者法王前,得甚多無上法乘灌頂,修持有道,宏法利生功德無量,為僧女之楷模。妙空法師忍辱妙慧、修持灌頂、去業無黑障化為碧綠清泉。

以上從摩訶法王及大德們介紹到高僧法師,悉皆為宏法利生利益世界之善德典範楷模。(文:卓噶)

摩訶法王升座 佛教大德群聚 公平采砂落位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2/09/%e6%91%a9%e8%a8%b6%e6%b3%95%e7%8e%8b%e5%8d%87%e5%ba%a7%e3%80%80%e4%bd%9b%e6%95%99%e5%a4%a7%e5%be%b7%e7%be%a4%e8%81%9a%e3%80%80%e5%85%ac%e5%b9%b3%e9%87%87%e7%a0%82%e8%90%bd%e4%bd%8d/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  #雲高益西諾布大法王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三世多杰羌

神秘的佛法智慧

神秘的佛法智慧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神秘的佛法智慧

義雲高大師佛法

金巴仁波切預言五個月中她將成為世界級的「兒童藝術家」

『記者楊慧君專訪』

世界般若大師也是特級國際藝術大師 義雲高 大師的孩子義恆公,竟以十五歲少年之齡以他的藝術創作已經成功進入國際社會,他的作品是由世界藝術權威學府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士協會主席及院長和藝術總監鑒定後評定的,2004年2月8日並獲得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認定為具有創意與高度才華的少年藝術家定論書,記者已看到了他的繪畫與造景精裝本專集著作,作品堪稱格高景秀,同時記者特於2004年2月29日於一莊嚴無比的佛教壇場訪問義恆公的妹妹, 義雲高 大師的女兒金巴仁波切,一九九二年八月出生轉世於西藏,年方十二歲的金巴仁波切表示,她從未作過造景藝術,連她哥哥恆公仁波切作造景藝術用的是甚至材料都不知道,但是她語出驚人地說,她將在五個月之內,以課餘時間創作出世界級水準的造景藝術,並將出成一本她個人的作品集。

轉世於西藏 金巴仁波切容貌莊嚴

身著莊嚴的西藏仁波切法服,金巴仁波切身戴七寶佩飾,亭亭玉立,容貌莊嚴優雅,智慧自然流露於眉宇,眼神銳利中蘊含著慈悲與智慧,望之不禁令世間凡夫肅然起敬。金巴仁波切坐在長壽佛與護法菩薩供桌前的法座上接待記者,她的課後英文老師覺慧法師與中文老師熊老師隨侍在側。兩位出家的法師為我們倒了茶後,我們便展開訪問,並且現場錄了影的。

預言五個月內作造景藝術並出專集

恆公仁波切與金巴仁波切,都是轉世而來的再來人,恆公仁波切十五歲已經是國際級的少年藝術家,那麼金巴仁波切是否也和她的哥哥一樣有造景藝術的作品呢?沒想到金巴仁波切表示,她的父親是大藝術家,她對藝術當然有興趣,但是她過去從沒有作過造景藝術,連他哥哥用甚麼材料也不知道,在記者追問下,金巴仁波切說她也要創作造景藝術,而且訪問後的第二天就要接受她父親傳給她的智慧開膚大法,要在五個月內出一本書,記者追問是甚麼內容的書,她說:「當然是她所創作造景藝術的作品專集!」顯然她是很有把握的。看過恆公仁波切的完全有如自然天成的造景藝術,記者心想一定得有五、六十年的藝術大家功夫鍛鍊才能有此成就,我就是作幾十年也作不出一件極普通作品,金巴仁波切以完全未接觸藝術的她,五個月內就要做出幾個作品,已是凡人難以想像的世界奇蹟了,何況還要出書,於是又追問她想要達到甚麼水準?金巴仁波切年紀雖小,出口卻有大將之風,她說:「當然是世界級的水準!」天啊!五個月要從零接觸到作出一百分的造景大自然風景藝術,還不是簡單的藝術。記者不禁追問何以她這麼有把握?她說:「我的父親是當世的大藝術家,在世間法而言,是我心目中偉大的父親,出世法而論,是金剛總持大法王,他將傳我一個如來正法,我的工巧明即刻可以爆發,作造景是輕而易舉的事嘛。」

賭誓作宣言 金巴要成兒童藝術家

面對十二歲的金巴仁波切,記者感受到強大的攝受力,不會懷疑她說話的真實性,但作為媒體,不得不為一般大眾可能有的懷疑向金巴仁波切提出。金巴仁波切義正辭嚴地告訴記者:「眾生都是疑惑的,否則何為眾生?作為一個仁波切,說假話是要墮地獄的,為什麼要墮地獄呢,因為她說了假話騙人,該墮地獄,活該!我身為一個仁波切難道我會說假話去墮地獄嗎?」

我很高興地希望五個月後能看到金巴仁波切,這位明日傑出的少年藝術家的誕生,講到這裡,金巴仁波切糾正我,她說,是「兒童藝術家」不是「少年藝術家」,因為五個月後她還是十二歲的兒童,依中國和美國的定法還是兒童。

在一旁的覺慧法師表示,她長期擔任金巴仁波切的課後英文老師,每天和她在一起,完全沒有看過她有作過造景藝術,仁波切平時和一般小孩一樣到學校上課,下課回家就由她和熊小姐教她作功課,剩下的時間就很少了。記者問金巴仁波切五個月是專心作造景還是業餘作?金巴仁波切說:「當然要上課,要用上課之後的業餘時間來創作。」記者認為這更是無法想像。熊老師在一旁補充說,恆公仁波切與金巴仁波切都一樣在上學上課後回家有很多作業、功課,他們完全沒有時間作藝術。恆公仁波切是在他的父親大法王灌頂之後,突然爆發工巧明,在極短的時間內就作出世界級的造景作品,恆公仁波切的作品全部都是課後業餘作的。

來源佛法智慧 今年八月前藝術成就將體現佛法

站在旁邊幾位法師表示,佛法的高度是五明的體現,藝術才華是五明之一。工巧明可以透過佛法的灌頂傳法而獲致,但只是聽說,就是沒有人親眼見到過,也沒有聽說在這世界上有那一位法王、法師、藝術大師有樣快捷突然生發的功夫曾經展現,恆公仁波切的成功正可證明佛法灌頂獲致工巧明的具體事例,我們相信金巴仁波切掌握真正佛法,一定會實現她的預言的,除非她沒有學到真正的佛法,那預言才會成為空話,否則金巴仁波切怎敢用賭誓來宣言!

三月一日金巴仁波切接受他的父親大法王的灌頂,傳她「釋迦佛陀甚深般念文殊開智法」。三月三日西藏的阿寇娜摩仁波切、白人的扎西卓瑪仁波切、覺慧等法師和一真等共十三人在金巴仁波切準備造景藝術的底板上簽了字,當天下午洛杉磯時間四點十三分在一片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及南無文殊菩薩的稱號中將底板送進造景亭中,他們說佛法的偉大真是不可思議,五個月後,也就是2004年8月之前,金巴仁波切將用她的藝術作品著作來向眾生回答來源於真正佛法智慧的展現。金巴仁波切這一世的第一個造景作品名為「青藏西域」,是寫實風景與童心化境的韻味

義雲高大師佛法

神秘的佛法智慧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2/08/%e7%a5%9e%e7%a7%98%e7%9a%84%e4%bd%9b%e6%b3%95%e6%99%ba%e6%85%a7/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藝術 #五明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詩詞歌賦欣賞- 七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詩詞歌賦欣賞- 七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詩詞歌賦欣賞

七  絕

點綴雲煙似桃紅,偶然繡出妖燒峰。

青高橫渡行赤水,夜帳空長泛北風。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1/12/14/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97%9d%e8%a1%93%ef%bc%8d%e8%a9%a9%e8%a9%9e%e6%ad%8c%e8%b3%a6%e6%ac%a3%e8%b3%9e-%e4%b8%83%e7%b5%95/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詩詞歌賦 #第三世多杰羌佛

“神秘石中霧” ~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神秘石中霧” ~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神秘石中霧” ~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义云高大师(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神秘石中雾

天天日报          A8              艺术文化 
二〇〇三年一月廿八日星期二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石中雾外貌

这个石头只从外表看就美不胜收,似玉翡绿,正因为如此,它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石头,它的肚子里可有一重神秘的天地呀!这是闻名世界的特级国际艺术大师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他也是这项神秘雕塑在世界唯一的创始人,他为这个人类世界写下了开天辟地这一神秘创世雕刻韵雕艺术的历史篇章,专家们在鉴定之后一致认为,这是自人类文明史以来最令人感到神奇、震惊和叹为观止的艺术,它的自然不仅超越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而且它也是世界上第一种无法被复制的雕刻艺术。其价值之高实在惊人,有机构出五百万美金欲购此一石,但被大师婉言谢绝,可想而之。

•石洞内另有世界

我们来看这个神奇的鹅卵石“神秘石中雾“,从外表上,它就是一个几呎大的绿玉茅石而已,但是, 在它的内部,却又是另外一个世界。层峦叠嶂,勾网纵横,变幻神奇莫测,其结构之玄妙令人叹为观止。有些地方雾气状如薄纱,有些地方雾浓不见背景,须用防雾灯才能见庐山面貌,其韵氤氲缭绕,造化犹叹不如。在这个世界上,艺术家们都以达到自然为目标,而大师的雕刻则超越自然,自然天成的溶洞、顽石、山峦等已无法与大师的雕刻相媲美。

•洞内层峦叠嶂,韵雕雕出雾气

     而且,历史上的雕刻家能够雕刻出实体形象或神态,但从没有人能把虚无缥缈的云雾和无形无相的气体给雕出来,而大师的作品却把气体和实体雕刻在一起,放眼一看,祥雾缭绕,若隐若现,确实活生生地看到云雾盘在洞中。几呎方圆的顽石,令人觉得洞内有远程之遥。

      所以,专家们在鉴赏完作品之后,由衷地讚叹说:这根本就不是地球上所能想像的东西,只有来自另外的世界的产物才有如此的神奇和不可思议,大师的雕刻艺术真不愧是当今世界上唯一超越天然造化的艺术极品!我们展观他的其它丰韵的艺术,无不吃惊而醉迷,不但毫无人工痕迹,而且远超越自然之真貌,大家见其中两件的部份照片,即能见到所言不虚之实。 这些作品达到天工造化入圣瑶的境界,都是鉴于大师其佛法、文学、才华、道德登峰造化之所获,正如大师为神秘石中雾赋诗所云:「有石悬垂白玉纱,功雕绝论雾里情,洞中无言稀世曲,天海化景难复真」。高士图赋云:「山翁缚兽法最难,隐伴幽谷出人间,意化苍灵收觉照,劣顽虎子不问参。」天姿石赋云:「异乳碧红石最姿,婉尔色韵更宜人,此非怀情博雅阙,阅就灵山可精神。」。屋怙石赋云:「块石名屋怙,不在海中生,梦里曾识得,惊觉世上人。」如此诗句胸襟何等宛尔垂涎、高不可及、妙趣嫣然啊!


“神秘石中霧” ~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授独特的雕刻艺术——『韵雕』
此文章链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1/12/14/%e7%a5%9e%e7%a7%98%e7%9f%b3%e4%b8%ad%e9%9c%a7-%e4%b9%89%e4%ba%91%e9%ab%98%ef%bc%88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f%bc%89%e6%95%99%e6%8e%88-2/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mparts Dharma- Learning From Buddha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mparts Dharma- Learning From Buddha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mparts Dharma
Learning From Buddha

 

Learning from Buddha is a supreme Dharma treasure.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attain accomplishment without learning this Dharma.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is holy book is now available. Please download the PDF file (Please note: the PDF file was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4, 2020) of the English version by pressing either one of the download buttons below.

The following is the book’s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Explanation by the Publisher
Explanation by United International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ranslation Notes
1. Learning from Buddha (Part 1 of 3, Lesson 1) – If You Learn Dharma but Do Not Cultivate Yourself, You Cannot Attain Accomplishment
2. Learning from Buddha (Part 2 of 3, Lesson 2) – If You Cultivate Yourself but Do Not Learn Dharma, You Cannot Generate Realization Powers
3. Learning from Buddha (Part 3 of 3, Lesson 3) — If You Do Not Put into Practice the Lessons You Have Heard on Cultivation and Dharma, It Will Be Like Trying to Scoop up the Reflection of the Moon on Water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mparts Dharma  Learning From Buddha (PDF file) 


Link: https://ibsahq.org/blog-data-en?id=413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A lesson on the warning of impermanence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A lesson on the warning of impermanence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A lesson on the warning of impermanence

“I can’t take this pain anymore…”, cried my third sister who was painfully lying on the bed. She had a frightening and hopeless look.  She kept begging the family members to turn her body over.  Every now and then, she would ask for oral or injection painkillers to stop her pain. I can’t forget her miserable facial expression.  It has been haunting me ever since.

August 1, 2018, was one year after my third sister’s passing. According to our hometown’s custom, this day should be observed by having all family members gather and pay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at the grave so to honor the memory of him or her. However, I did not attend. I still can’t let go after her death.  And even more so, I do not want to recall the time during her illness and the hard time that our whole family had been put through. I have meant to write down the happenings of my third sister so as to alert and warn others.  However, I was unable to do that even after a few tries. I can still feel the pain of my heart being torn apart until now.

My third sister was a typical village woman who was shy of sixty years old. She used to be very healthy and hardly caught a cold. She was very capable around the home. Life was good, and she always boasted, “My only son is now married, and the little grandson has started elementary school. My more than 10 acres of American ginseng plantation is expected to be ready for harvest in 2 years’ time.  That will at least yield a few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rofits. I will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peacefully enjoy life at my old age.”

Unfortunately, no one can always get what he wants. In the year of 2016, just right after she finished the fall harvest, all of sudden my third sister felt pain around her waist.  Usually, farmers are not that delicate.  She thought she would get better after applying a few Chinese herbal plasters and resting for a few days. Unfortunately, the pain got worse.  Only after she couldn’t take it anymore, she then went to the city hospital for examination. She was diagnosed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with advanced bone metastases. It was too late to be treated by surgery. Even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would not help.  Instead, doing so will increase the suffering of the patient. There is nothing else that medical science can do.

In less than a month after the diagnosis, my third sister was paralyzed from her waist down. She would feel being bitten by thousands and millions of ants, and that caused her in extreme pain all the time. The doctor had clearly informed us that the main symptoms of lung cancer with bone metastases are the extreme pain which even painkillers can only minimally relieve the pain in the bone.”

Indeed, the high amount of oral painkillers and pethidine injections were not able to stop the excruciating pain that came deep from the bone marrow.  Every now and then she was always crying and begging, asking for help to turn her body from side to side or asking for oral painkillers and injections to stop the pain.  All of us all got worn out from taking care of her. There were four of us that took turns taking care of her throughout the day and night, trying our best to let her feel that we loved and cared about her during her last stage of life. “I can’t take the pain anymore, “she often shakily raised her scrawny hands, stared with her bulging eyes and clenched her teeth while trembling all over and crying her heart out. Even though we were trying our best to take care of her, she lost hope of surviving due to the unbearable pain.

Her condition got worse each day. The moment when she was informed about her illness, her feelings of hopelessness, helplessness and unwilling to let go rendered us helpless and not knowing what to do. She neither could ask to live nor die.  When I saw her helpless and imploring glance, I felt terrible as if I was mounted and grilled by fire or being tossed in an oil pot to be deep-fried. I even hated myself for being useless and unable to help her.

She couldn’t accept the fact that she was dying soon, and the affliction she had to face while waiting for her death horrified her.  Her personality totally changed. She would often take my hand to rub her face and stare at me sentimentally. But all I could do was to witness with my own eyes how she suffered and being tortured by cancer. Even though my heart was bleeding, I still can’t do anything. It was like a picture of a living hell. My dear sister, what can I do to help you?

We as Buddhist disciples believe in the law of cause and effect, and I understand that whatever happened to my sister was due to her karma.  The only thing we should do was to chant and pray to beseech for help and blessings from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I prayed so that I could take over her bad karma and transfer all my merits to her even though it would mean just a tiny bit. I tried respectfully to play the prerecorded Dharma from Namo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t her bedside, hoping that the power of Buddha can reduce her suffering and help her to understand the principles of the Buddha Dharma.  I hoped she would thoroughly repent her sin and wholeheartedly chant the holy name of Bodhisattva Guan Yin so that she could leave behind suffering and attain happiness.

Since my third sister’s family does not believe in Buddhism. They only put on a perfunctory act towards me and whenever I was not with her, my brother-in-law would turn off the player which repeatedly played the chanting of the holy name of Bodhisattva Guan Yin. Facing this kind of ignorant family, I began to understand what it meant by “The Buddha does not save those who lack a karmic connection with the Dharma.”  It’s not a matter of “doesn’t want to save”; instead, it’s because “cannot be saved”.  Even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can’t save her. I could only witness the cancer cells slowly corrode my sister’s haggard and thin body. As the vital sign of my third sister slowly declined, I have truly understood what it meant by “Death is better than living” and “Days feel like years”!

Within a short period of six months’ time, my once active and healthy sister’s life was brutally taken away by cancer. I saw how her body was being tortured until she looked like a thousand-year-old withered corpse that was just extracted from the ground. It was awfully stiff. Her half-closed eyes, bare teeth and painfully frightening look on her face showed that she died unwillingly in extreme agony.

Her death has completely awakened me like a warning.  When I think about myself and the rest of all other ignorant living beings, I feel we are all the same.  We live in a seemingly colorful, beautiful world.  It looks like we are living a happy and busy life. We often say that Buddhist practice and liberation can come after retirement or after our children have grown up.  But we never realize that life is impermanent.  There is no way one can decide on his or her own birth and death. You may die today or tomorrow. How much longer can you stay alive? The impermanence that can happen in a nanosecond can make a living person suddenly depart the world. Regardless of you being a layman, a wealthy businessman, or a king,  the ending is the same – everyone will die and leave this world empty-handed. No matter how unwilling you are to let go of your treasures in the world, you still can’t bring them along, not even a tiny bit.  At last, we will turn into a wisp of air and white ashes. This is an undeniable fact. No one can change it. Only the incredible and true Buddha Dharma can help us to reach liberation and leave the cycles of reincarnations in the six realms.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eaches us if we want to leave the cycles of reincarnations and attain liberation, we must understand the sufferings connected with reincarnations.  Not only do we suffer in the impermanence but also the living beings in the six realms whom we regard as our mothers.  If one has no perspective of impermanence, he or she will not be able to attain a deep level of correct cultivation even though he or she has already become a Buddhist.

At the Dharma-Ending Age of the five evil turbidities, evil dharma and evil masters prevail.  Living beings are helpless in attaining liberation. Now the compassionate primordial Buddha, is in this world and along He brought the precious Dharma that can help us attain liberation in this life. We must not miss this auspicious opportunity that is difficult to encounter in millions of eons. We must follow the teaching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correspond with all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with our three karmas, action, speech, and thought.  We should diligently cultivate, vow that we will leave the cycles of reincarnation, attain liberation in this life and save all living beings in suffering in the six realms whom we regard as fathers and mothers.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Disciple,

YuAiLing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A lesson on the warning of impermanence

Link: https://dharmafromhhdorjechangbuddhaiii.wordpress.com/2020/06/24/homage-to-h-h-dorje-chang-buddha-iii-a-lesson-on-the-warning-of-imperman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