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斷絕凡情二十法》

偈曰:

「斷絕凡情二十法,方可入聖無礙境,

我執因地輪迴根,不染諸法妙有生,

恆常持行菩提事,遊戲三昧任運行。」

凡情二十法:

名、利、興、衰、福、樂、增、損、瞋、怨、

氣、恨、謀、謗、奪、害、病、苦、別、亡。

(詳細內容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音——東行說法第八卷)

此文章鏈接: 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4/19/%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aa%aa%e6%b3%95%e3%80%8a%e6%96%b7%e7%b5%95%e5%87%a1%e6%83%85%e4%ba%8c%e5%8d%81%e6%b3%95%e3%80%8b/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信 佛

信佛

信 佛

拉珍

我曾對一個煩惱不堪的行者說:「你不信佛」。她圓瞪眼睛反駁:「我學佛修行十幾年,不信佛信什麼?」我說:「你不信。佛陀說煩惱生時即是我執魔,你不信;佛陀說諸法如夢幻泡影,你也不信。你若真將佛的說法信到心坎裡了,你會放心大膽讓自己進入魔境嗎?你會對一個夢執著成這樣嗎?在煩惱侵襲你的時候,佛說的對治方法你丟在一邊,這能算信佛嗎?」她不說話了。

這是大約兩年前的事,自那時起,「信佛」的問題就常在我心中盤繞。信,是學佛修行的第一個重要課題。《法集要頌經》偈語:「無信不修行」;《說無垢稱經疏》云:「信為入法之基礎」。可見信的重要,沒有信,其他一切行持都談不上,信如高樓之基。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拉珍今天的題目只是針對那些還沒皈依的門外漢,大多數佛門中人會氣定神閑的給自己下一個不錯的評語:「我當然是信佛的,『信』這個課題早就解決了,要不怎麼會皈依佛門?」其實未必。皈依這個形式並不能代表真的信佛。就像逛商店,不是每一個進入商店的人都是要買東西的,很多人只是路過隨便逛逛,湊個熱鬧,看個風景,或無聊打發閒暇,即便有人拿起了商品也不見得會買。而在百千萬億佛門弟子中,能算得上真信佛的,很少。正因為不是真信,才不能正解,更不能付諸於行,因而成就解脫的人鳳毛麟角。

一、真信必見於真行

曾經有個老法師,修行幾十年了,弟子也很多,有一天卻發出這樣的感慨:「昨晚我看到院子裡的一個鬼,真沒想到,哎呀,這個世上竟然真的有鬼呢!」還有個仁波且,一天非常驚訝地說:「嘿,我才發現啊,動物還真的有感情哎!」多可憐的法師仁波且啊,佛陀說了那麼多六道輪迴、眾生平等的道理,他們聽了學了幾十年,且已為人師表,竟然從不曾相信!那些道理他們認為只是道理,從不實際運用,他們徒有佛弟子的外表,卻從未相信佛說的法義。別以為這種人是少數,事實上,不信佛的佛弟子,遍佈佛門。

還有這樣一個公案:一行人,修行多年,神通都修出來了,卻忽然因為修行前種的大惡因,業果成熟,種種惡報現前,最後還鋃鐺入獄。在獄中,他產生了很大的煩惱,覺得學佛無用,幾乎退失道心。此時佛陀化現為一老僧入獄點化他,他對老僧說:「我現在非常痛苦,你能不能跟我說點什麼開導我一下?」老僧遞給他幾卷經書,然後對他開示因果的道理、修行的道理。他卻更煩惱了,對老僧嚷嚷:「這些經書我都讀過,你說的這些道理我早就知道了,怎麼還是這些啊?能不能說點新的啊?」老僧長嘆一聲:「唉——你要我說什麼呢?佛陀掌中無秘密啊,一切解脫的方法都教給眾生了,我都說了兩千年了,你們總是不信,我還能怎麼辦呢?」說罷,老僧憑空消失不見。行者此刻才幡然醒悟,生起正信之力,繼而於獄中修成正果。

信佛的概念,不止是皈依了就叫信佛了,不止是在家供個佛像,手腕帶串佛珠,入廟磕頭隨喜就叫信佛了,也不是穿上僧衣,披上喇嘛服,或者登上高位為人師表就真的信佛了,甚至不是聽聞了羌佛法音,熟讀了世尊經卷就叫做信佛了。就像那獄中的行人,他所學頗多,可一到實用對治的時候所學非用,所以佛陀說他不信。信,不是一種形式,僅僅停留在形式上,遲早會變成虛偽。信的層次有多種不同,每一種層次所相應的修持境界也不同。《大乘莊嚴經論》將信分為十三個品類,「一者可奪信。謂下品信。二者有間信。謂中品信。三者無間信。謂上品信。」直至第十三品「遠入信」也叫「極淨信」,為八地菩薩至等佛覺地所相應之淨信。由此可見,信的問題,絕不是入了佛門,就可以放下不管的,而是貫穿於直至成佛的全部行持,無論任何層次的行者都應該隨時反觀自查的一件大事。

放眼我們的修行人,下品、中品信者居多,上品信者少之又少。而下品、中品信者,嚴格說來不算是信。因為那種「可奪」之信,即易被奪走,易被動搖,易被本人捨棄之信,如牆上之草,根不入土,稍有風吹便轟然倒梉,或者「有間信」,時而信時而疑,時而信時而放逸,像破損的錄影帶,中間不停間插著沒有磁劑的空白或錯誤畫面,信中有覆,信中有障,不能朗淨如一,這種不淨雜染信因,定然結不出成就解脫妙果,這種信的意義微弱,算不上真的信。

信佛,信佛的什麼?一信佛之實有,二信佛之言教。信佛實有是一個基礎,連佛之實有都不信,聞佛說法還起厭謗的人,正是《究竟大悲經》中所說的「皆是宿世久遠造五逆行謗一切混融行者。以謗因緣而便墜落墮於三塗受苦無量。經百劫千劫百千億劫受罪畢已。謗報受飛禽走獸之形。復倍上數受謗報畢。生在人中或為下賤。復受畢已生在種性之中。以本謗因緣還復起謗名為下士。」這類劣根下士不是此文論及的主要對象,本文主要針對已入佛門的弟子對於「信佛」這個概念的片面理解,而這個片面理解正是障礙行人正確行持獲得受用的關鍵所在。

僅就信佛實有這一點,多數佛門弟子大體可以過關,但行人對「信佛」的誤解也往往在於此,以為這就是信的全部。其實,信佛實有只是一個開頭,比如有醫王教你做醫生,信醫生之實有,信醫生之好處只能算一個好的開始,若僅止於這種信,還遠遠不能達成你做醫生的目的,因而更重要的是信醫王之言教,將此言教付諸實踐鍛煉培養才能最終成為醫生。同理,信佛之目的在於解脫輪迴成聖,那麽只是信佛實有這一點,並不能直接達成解脫成聖的目標,信奉、遵從、行持佛陀的教言教戒,也就是依教奉行,才是結出解脫成就妙果的真信因。

真的信佛,不只是概念上的基本認同,這種大體上的粗糙認識,只會結出下品、中品信。真信是會生力的,因為真信是深入靈魂的,是用全部的身心去迎接,是用徹底的誠懇去受納,這種純淨的信,會在人內心形成一種力量,這力量會排開許多過往和當下的阻礙,帶動人的思考、語言和行為自然的趨向、近附、相應他所相信的對象,這種趨向、近附和相應的程度越深,面越寬廣,其信奉對象對自己產生的作用就越大,效果就越鮮明。這裡需要強調的是,真信的作用效果是表現在身口意三方面,而不僅僅是意識概念大體認同這麼簡單。那麼,當一個佛弟子反觀自己,那種對於諸佛教言的信從,並沒有深入內心生起強大的心力,在身口意三業上並未產生深刻的力用效果,則說明他對諸佛教戒的真信力尚未生起。在《大方等大集經》中,具體列舉了十七種信力,條條都是將佛陀教戒落實於三業無有遮障遲疑的正行,如「能一切施不求果報是名信力」,「若有修行忍辱之法不求其果是名信力」等等,它清楚地告訴行人,只有當我們將佛陀教言實實在在施展到行持上了,才能叫做有信力。有人會說:「哇,要到這種程度才能算真信,太難了吧?」不對,這是最基本、最起碼的。我來說兩個簡單的世間譬喻:

有一個人,常走一條山路,一日遇見樵夫,樵夫告訴他:「你不要走這條路,這路上毒蛇猛獸很多,危險!你要走山下的大路。」此人萬分感謝樵夫,並表示一定聽從勸誡。但第二天,這人站在路口想了想樵夫的話,覺得山路其實也沒那麼危險,終究放棄了大路繼續走山路。請問,這個人相信樵夫了嗎?你當然會說他不信。你從哪裡看出來的?從他的實際行動上看出來的,是從行上鑒出了他的信。不管他說了多少好聽話給樵夫都不能代表對樵夫的相信,到了實際行動的關口,他放棄樵夫的指點,選擇了自我的判斷,充分說明他其實並不真的相信樵夫,真的信進去了,他一定不會再走山路。

再比如,你生病了,醫生告訴你要吃什麼藥才能痊癒,你不反對他的說法,還不斷讚嘆對方學問高,醫術好,但說一千道一萬,你就是不按照他的處方吃藥,這叫什麼?這叫應酬,叫虛偽,你從心底里並不真的相信他的醫術,或不信他的診斷,或不信他的藥效,你的那些讚嘆都是客套應付他的,你對他沒有生起真信心。真的信,你會立即行動,毫不遲疑地按他的藥方抓藥、吃藥。

那麼佛陀告訴眾生:六道輪迴是充滿痛苦的,凡夫眾生是必定要生死輪迴的,如佛教戒修行才能了生脫死離開輪迴痛苦……眾生口頭稱是,恭敬讚歎佛陀偉大佛陀光明佛陀說得太好了,可是一轉頭,照樣熱衷於輪迴諸事,漠然於佛說出離之行,這不正是行路人對樵夫的不以為然,不正是病人對醫生的虛偽嗎?

所以,行者們,真信必見於真行。

二、真信《什麼叫修行》了嗎?

前些時有人批評我多餘,說羌佛老人家早就在法音裡要求大家認真學習什麼叫修行了,哪裡用得著你在這裡東呼吁西吶喊的?這個說法雖然只是一時嘲諷氣話不必當真,但它卻又讓我思考到「信佛」這個問題,因為這種增上慢所遮弊的正是對於「信」的誤解,這是一種比較普遍的偏見,很值得一提。很多人認為佛陀的法,我恭恭敬敬聽過了知道了就萬事大吉,但卻不知,這是「夏蟬高唱知了歌,無常生死半月近」,那不是真知,真知乃真信真行之所獲,否則皆為數他人珍寶的表面敷衍之知,不能解決任何實際問題。釋迦世尊傳三藏十二部佛法在這個世界已經兩千五百年,如果這些法義,每一個修學者當下信奉不二,一絲不苟完全如法施用於三業,那麽娑婆世界應該是菩薩羅漢滿虛空,到處是極樂聖境了。可惜事實不是這樣,佛陀說的法,不是每一個聽過的人都生起了真信力,多數人淺淺的理解一下,口頭掛一掛,在現實的利益興衰湧到面前的當口,無始業力帶動世間八法立刻左右他的心識,他就會無視佛陀教言,選自自我判斷,現實生活、社會人際的標準成為他要採信的主體,佛陀說得再多再好,那些道理他總覺得離自己很遠,甚至用起來還有些彆扭,還是不如從小習慣的人世規則來得真實,不如自我利益的需要來得可信,因而修行解脫之途總是在佛法與世間既得利益之間走得坑坑窪窪,成就解脫總是遙不可及。究其原因,都是因為真信之力沒有產生,不能帶動三業相應於諸佛菩薩的加持之力,驅不散惑業無明的緣故。

同樣,至尊三世多杰羌佛所傳《什麼叫修行》一法,那是百千萬劫難得一遇的真經大法,大家都在讚嘆,都在學習,但究竟有多少人因為這部偉大的法而徹底醒悟,進入真修實證呢?仔細看下去,多數行人對這部法的認識是人云亦云,嘴上說着了不起,但心中一片茫然混沌,大法義理從心識表面滑過,沒有落進靈魂深處,內心根本沒有產生強大的信力驅散障業生起光明覺醒,學了半天還是凡夫我執依舊。例如,我今簡略舉出行者中常見的一頭一尾三大不信。

第一,不信無常。八基正見之第一正見「無常心」,很多人以為衹有不學佛的人才不信無常,其實不然,佛門弟子大部分都不信無常。諸法無常,苦空無我,這是佛陀醫王對輪回世界的診斷,很多行人對這個偉大的真理,只是聽聽而已,聽的時候覺得很有道理,很贊同,但就是不用它來觀照自己的日常生活,如同病人對醫生的悉心診斷首肯讚歎,但出得門來就把醫生的處方丟進了垃圾桶,好像醫生對自己的診斷只是講了一場事不關己的醫學講座,那是泛泛的理論,跟我沒關系,不是在診斷我。這種人不僅不信醫生,更是侮辱了醫生。而我們學佛修行的弟子們,就經常幹這種侮辱佛陀的事。我常常看到這樣的情景:有人在學習《什麼叫修行》,學完不一會兒,就跟人忿忿然說著某人的長短是非,沒多久又因為某人做事的方式他看不慣而氣憤數落個沒完沒了,沒過多久又在電話裡教唆他人如何打擊旁人爭奪利益,或者又因為一點吃喝拉撒的生活瑣事吵到掀房頂,或者為了一點利益分配算計到廢寢忘食,或者為了誰的名聲最近比自己大,誰在哪方面佔了自己的上風而機關算盡如何能讓自己更風光……如此等等,千狀百態的計較執著,這就是剛學完無常心的行人,萬法無常的道理也就是那麼耳邊一聽就不見了,輪迴因果的苦處也就那麼一嘆就消失了,跟他自己的生活好像毫無關係,他就是不以佛說無常觀來映照週遭從而放開執著,反而以對週遭一切的執著自我蒙蔽,驅趕遠離著佛說的真理,或者因為他現在活得自以為不錯,便並不真的相信他所學到的那些「無常苦」就是自己的前景。輪迴無常的問題,在閒坐無事的時候,可以想想,可以感慨,一旦具體面對一件事,一個利益,一個需要,一個矛盾,一個困難,就什麼都是實實在在的常了,什麼都是必須抓住不放的了,佛陀的真理就被眼前的現實需求壓下去了。這不是個別現象,幾乎人人都在做這種程度不同的漠視甚至嫌棄佛陀教誨的事情。我們不信佛,因為從不實行佛之所說。

第二,不信六道眾生皆為父母。大悲我母菩提心第一條「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這是羌佛和十方諸佛於無量智慧神通中觀照後告知六道眾生的絕對真理,可是,我們很多行人卻有意無意將它看作只是一種理論或心境上的假設,並不十分當真,更不如法觀行。比如我曾親見這樣一幕:道場藏經樓正在整理,螞蟻大軍卻黑壓壓開了進來,僧侶們慌忙用各種柔軟工具將螞蟻裝起來送到藏經樓外,但因為太多了,這邊送走那邊進,時間稍長,有些人不耐煩了,為了自己做事方便,假裝看不見,在螞蟻分佈的區域大踏步來回,有人制止,他們狡辯:「我看這一片好像沒有螞蟻了嘛」,繼續走,直到我怒吼:「你腳下踩死的就是你爹媽!」他們才悻悻離開。這些人也是學佛修行的人,也在學《什麼叫修行》,但眾生父母這幾個字他們學進去了嗎?真的相信了嗎?若真信眼前的眾生往昔之中就是自己的父母,他會把大腳往父母背上踩嗎?會這麼冷漠的殘害他們的生命嗎?

還有嗔恨,恨矛盾對方恨得咬牙切齒,恨得不能相見,恨得夢中都在鞭撻斥罵,恨得盼其衰敗倒霉,恨得不留任何心理空間給予原諒;還有惡意的算計、整治,還有決不罷手的爭奪,惡毒刻薄的傷害等等,這是學習修行大法的行者應有的觀境?這是佛弟子對佛陀的真信?他若真的相信眾生是父母,他會用這麼惡劣的心境相對嗎?

再如有行人於眾生受難的實驗室、解剖間、展覽場、市場等處,或見眾生悲慘身世、痛苦狼籍的生活,無動於衷,以因果二字為自己生硬荒涼的內心作掩護,卻不知這恰恰不是真的明信因果,是愚癡的錯行,真明信了因果,應該知曉當下一刻面對眾生的苦難,於自心中該生起什麽樣的心念才算種了一個善因,將能結出好果。因而,真信因果的人見到這些苦難會如羌佛所教,明觀眾生無始以來皆是養育愛護過我的父母,生起悲憫心、憐惜心、拔救心,怎麼可能漠然罔顧?此類行人有何資格論及菩提,那麼麻木的心地怎能利益眾生?怎算是佛陀弟子?自當羞愧到無地自容矣。

再者,如果世上所有的仁波且法師,都能跟無量慈悲的三世多杰羌佛一樣,真的把六道眾生看成自己的父母親人一般呵護關懷,則十善、四無量乃至菩提心的行持都能如法建立,哪裡還會有那些為了自己的面子或利益阻礙眾生學到正法的事存在?哪裡還會有用假法邪見殘害眾生的事發生?

這是頭上兩個常見的不信,再說尾上一個不信。三世多杰羌佛說「如果每日觀省七支行條未加強制,大悲從善,自然而發如法於雙七支,此即真修圓滿行持,如此者輕而易舉可得解脫成聖,福慧、五明相應而具,必成登地菩薩無疑。」你問每個行人想不想成菩薩?每個行人都會說想。問他有多想,他會說非常想,如果立刻成菩薩,立刻五明通達、神通廣大法力無邊那就最好。但問每日如法觀省七支行條,大悲從善了嗎?多數人卻沒有。為什麼?因為他把羌佛說的法,只當一句話看過聽過,不曾真心認為是成聖的神效藥而實實在在吃到肚子裡,信到心坎里。

我這裡只提到三條,再把八基正見、雙七支菩提心法一條一條拿來對照,到底有幾條落到我們的行持當中生用了?多麼偉大的解脫法啊,是羌佛大悲,為讓眾生徹底脫胎換骨,直取成就聖道而傳的最上菩提大法,但可惜,醫生的本事再大,開出的藥方再神效,病人不真信,不照章辦事,不照方抓藥吃藥,再神效的藥方也生不了用,病人的病還是不會好。無論三世多杰羌佛修行大法有多麼偉大多精深,無論它對修行人的行持有多強大多快捷的助益,受教的我們,若不對此法生起絕大的信心,不產生深刻的信力,不從靈魂深處徹底認識到佛法是從根本上解決現實問題的良藥,不把它用到觀照行持當中,法再偉大,跟我們是脫節的,沒有實際關聯,佛法的力量怎麼落到我們身上?怎麼為我們驅除障業?怎麼解脫?就算無量諸佛菩薩都彙聚在我們面前施以加持,不具真信的我們也同樣不能相應其力,解脫不了。佛陀的法不是拿給我們鑒賞的,不是拿給我們讚嘆的,不是拿給我們作理論研究的,不是拿給我們供奉而已的,佛陀的法是拿給我們實用的,用來對治輪迴的。正如羌佛所說:法音不是聽了就算了的,聽了要照著做才行。一到具體施用時,你放棄佛陀教戒,忽略羌佛法音,這叫信佛嗎?

所有行持的起基,就是一個「信」,無信,無真信,一切成就都無從談起。《維摩經義疏》云:「通辨一切群生有信心者。則入佛法。故智度論云。如人有手至於寶山。隨意所取。若其無手。則空無所得。有信心人。入佛法寶山。得諸道果。若無信心。雖解文義。空無所得也。」

三世多杰羌佛、釋迦世尊和十方諸佛菩薩的法義如一座寶山,山中有玲琅滿目八萬四千珍寶,寶山無人看守,來者不拒,但憑行者真信心取寶。真信如手,伸手可取寶無數,滿載而歸。無真信,便無手,即便進入寶山,見到真寶,也是空無所獲。其實檢驗自己是否真信就這麼簡單,你有所獲了嗎?無獲因無手,無手即無真信,未曾真行也。

三、魔障與真信

障蓋行者對佛陀法教真正生信的,不僅是疑,諸如多忘、懈怠、惡友、放逸、少聞、驕慢、自卑、迷信、執迷戲論、沉湎享樂、不厭生死等等等等,一切不相應心行,都是阻礙行者生起真信力的障業。

而魔之所為,往往也為在這個「信」字上,以種種相,生種種障,與行者不相應心行共舞,借助這些凡夫執障全面破毀行者對佛法的信力。於行者初入佛門時,於行者遇到真聖時,於行者得聞正法時,於行者想要思維佛法正理時,於行者欲實際行持時,於行者快要明悟真諦時,於行者功德上升時……於一切時,他們都在盤查,盤查每個行人的內心,還有什麽樣的盤根錯節,還有哪些強盛的凡夫意識,還有哪個角落是把持不鬆的世俗執境,那種地方正是他們的盤踞棲息之地,他們會在這些用凡夫我執構成的土地上著陸,並以此為根據地漸漸擴大地盤,一點一點啃蝕你心中原有的真信光明領域。或許他們顯現為一種思潮,一種洶湧輿論,形成一種使你舉步維艱的困境,讓你因畏懼而放棄對真諦的信從,放棄智慧清晰的明鑒而甘願隨波逐流;或許他們顯現為某種道貌岸然的說教,迷障你的擇法眼,不知不覺依從他們邪惡貪欲的目的;或許他們顯現為世俗忙碌,讓你完全沒有時間行持佛法甚至思維佛法;或許他們會顯現為某種極具誘惑的利益,讓你在它面前貪念增盛,徹底忘記佛說的一切真理;或許他們顯現為一種權勢,帶給你強大的壓力壓製你的正念,讓你被邪見牽引;或許他們顯現為一種榮譽或尊嚴,讓你為了捍衛它,不惜採用邪行;或許他們顯現為一種逆境,糾纏你,將痛苦悲傷憤怒等等劇烈的情緒充斥你全部內心,什麼樣的真理都被你丟到十萬八千里;或許他們顯現為現實的需求,習慣的喜好,美麗的執著,醜陋的厭棄,難離的惡友,不可侵犯的驕傲,難以放下的面子……等等等等,以種種相,生種種障,直到你的每一個心念上都站著他們的兵力,你的整個心靈都被他們侵蝕,他們就滿意了,因為你已經徹底被他們俘虜,你已經不再採用佛說的行持法對治他們,你不再真行,也就丟了真信,你滿腦子都是世俗執念,你的心念行為所相應的全是世間八法、邪知邪見,此刻你縱入寶山也是空無所得的結局,一座道場已被破毀,一切佛陀言教於此行者都不再生用,魔之目的達成矣。

當如何是好?如何剷除這魔障領地?很有意思,魔最喜障弊的是佛弟子的信力,而驅除諸魔的利器,恰恰又是這個「信力」。《說無垢稱經疏》說:「有信根故。萬善因此而生。有信力故。四魔不能屈伏。」「信如水精珠。能清濁水。」為什麼?因為真信力,是驅魔的大利器!因為佛陀教言正是用來對付眾生的迷妄、執著等諸輪迴垢病的大善法,佛陀教給眾生的,正是如何剷除那些用凡夫我執構成的心識土地的方法,一旦行者對佛的教言生起真信,則必真行,一當真行,凡夫執迷心土即刻被化滅,真行一法,化滅一處,真行一法,化滅一處,直到處處都是佛陀所屬光明智慧領域,那時,魔到何處棲居?正因為如此,《大乘集菩薩學論》說:「信能超出諸魔境。顯示最上解脫道。信為不壞功德種。謂能增長菩提苗。信為出生勝智門。」

那麼,信從何處生?不從外面生,從自心中生。怎麼生?主動自我熏習生。常於靜處思悟正法,深切領悟法義,深切審思心行,點佛法之香,遍熏我心。把持自心,觀省自心,常自發心,增上願力,誠讚佛德,憶持法教,除己罪念,觀無常苦,生出離願,求佛珍寶,真信力生。

         常觀無常輪迴苦,常見眾生苦處掙。常念佛陀智無量,常想我佛大悲勝。常讚佛陀拔救功,憶佛功德信力生。識我無常苦報身,放下我執入教門。百千萬劫遇羌佛,勿失光明成就燈。修行大法教我行,八基雙七鬆執根。執土鬆化魔無居,正信真行閉魔門。正信羌佛悲智圓,羌佛法教出真聖。如法造化身口意,依教真行善功盛。善業築壁魔奈何,魔去法燿信力真。信力生時魔軍顫,信力真時魔無門;信力生時智慧增,信力真時聖位等。

四、真行者真信

有真信力的行者是不同的,佛陀對宇宙萬法真相的教言他毫無遮障的全部真信,深深銘記,因而他不會在乎世俗興衰,名利是非,好壞對錯,苦樂榮辱,因而他不會認為現實世界的物質和精神需求有什麽值得把持不放的價值,因而任何來到他面前的世俗境界,他都會用佛說的真理照出它們的原形。如何出離輪迴,如何度脫眾生,是他惟一要追尋的事情。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每天徒步四十里來到上師駐地,只為聽一句法,聽完這一句再徒步四十里返回,每日如此,終究學成大法,成為一代宗師!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從普陀山開始,三步一叩拜朝拜到五台山,途中掉進河裡淹死,一個乞丐將他救活,醒來後他接着拜,歷時三年不變初衷,終于拜到五台山頂得見文殊菩薩真容!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即便身處牢獄也不放鬆行持戒律,上個世紀中國文化革命年代,這位僧人被紅衛兵抓起來,強迫他吃肉,他便拒絕進食,四十多天粒米不進打坐禪定!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一步一長頭禮拜三世多杰羌佛,無論驕陽烈日還是傾盆大雨,環台灣島禮拜一千多公里,拜到觀世音菩薩親自出現於虛空讚嘆其禮佛功德!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棄絕俗世繁華享樂,深居山谷幾十年只為表率於眾生修行成就,並立誓有生之年絕不踏出山谷一步!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逃亡到深山十幾年,與獵戶野獸為伍,卻矢志不渝,默默行持,終成一代禪門祖師!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在牢獄中,從同牢囚犯仁波且處學到甚深密法,沒有半分疑惑,信奉真行,兩月後修成此法,化紅光飛身佛土!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當誹謗三世多杰羌佛的惡浪衝擊到他面前,他哈哈大笑,斥以無稽之談未有絲毫動搖,因此真信功德,他上供時,佛國聖品竟降臨供器之中!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代眾生受苦,真修苦行,以血書經,血流乾了便抱佛像痛哭乞求,鮮血頓又充滿全身,如此用血寫核桃那麽大的字體,寫完三部佛經;他挖心供佛代生受苦,將自己活活燒死在寺廟大殿上,醫生判定他徹底死亡,三天後,他卻奇蹟醒轉,完好重生!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做苦力,背石頭,房子修起來又讓他拆掉,修起來又讓他拆掉,反反復復,被折磨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肉體的痛苦,精神的折磨,什麽不能奪毀他對佛法的真信,終於障業磨除,求得大法,成就為名震佛史的巨聖!

我知道這樣有真信力的行者,無論什麼樣的誹謗、挖苦、謾罵、打擊、磨難,他們坦然承受,未有一刻放逸行持,如法而觀,如法而行,只思自己因果業報,不曾半點向外嗔怨!

我還知道很多很多有真信力的行者……

真的信佛,是心的徹底歸屬,是將佛陀的法義深入反復的琢磨,正確理解,以它為標準來取捨、塑造自己的一切心行,將自己全部的思維、心念作為它的土壤,讓佛法的標準在這片心土中深深植根蔓延,讓它茁壯的生長,生長出一種強大而堅實的信力,一種不為世間八法所生一切障業之力所動搖的堅定力,一種能用此信力撥開所有撲面而來的外相紛擾,將此佛法準則作為惟一擇訣標準、惟一行為原則的定信力。從古至今,所有修得大成就的聖者,其成就聖果均來源於百折不摧、堅定不移、不折不扣如法實施的的真信力,他們真信自己是輪迴的病患,真信世界是無常壞滅的幻境,他們真信人生是痛苦的果報,真信佛法是治病的聖藥,他們真信佛陀有無邊的悲智,真信依佛所教,如是奉行,才是惟一的解脫正道!

我願意稱呼那些真修行人為行者,因為他在行,在依佛教戒真行,說明他對佛之所說恭誠真信。他是珍貴的,上品的,真行者真信。

「信佛」,這是一個重大而非常深遠的課題,遠非拉珍此番淺述所能道盡,只是拋磚引玉,希望大家能借此靜下心來思考,我們經過百千萬劫的磨難才終於有機會遇到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但反觀自己,對羌佛之正法教誨我們到底生了多少真信心,到底把這些法義用到三業上沒有?只有這樣深入的自查自省,才不至昏昏然被一些自以為在修行的假象所迷障,冤枉白費了寶貴的時日,才不至於等到自身壞滅臨頭還沒弄懂學佛的真實含義,那就太晚太可惜了。我們應該經常思考這個問題:我真的信佛了嗎?

再請行者銘記,信佛,不僅是信佛實有,更重要,是信佛教言。而信佛教言表現於哪裏?表現於具體如法的行。因為真信必定真行,真行方能表真信。

後  記

文章開頭說到的那位行者,她本是個真想修行的人,只是無明障蓋她不了佛陀真意,自那次對話後,她若有所思了好些日子。後來很長時間我忙東忙西,甚少與她見面,僅前不久偶然見她獨坐道場樹下誦讀《什麼叫修行》,不時抬手擦拭眼淚,當時因有法務,未及上前詢問。大約一月前,忽見郵箱裡有她發來的郵件,是一封發自肺腑的短信:

「『你不信佛』這一句幾年揮之不去,卻越來越清楚的看到自己思考一切,判斷一切,處理一切的方法,大多數不是佛說的那些方法,原來,我真的沒有信佛。最近用《什麼叫修行》一點一點照自己,每照一遍,就對自己多一點難過,原來,我真的騙了自己十幾年,也敷衍了佛菩薩十幾年,十幾年誦經念佛打坐都在白費時間。我什麼都還沒修,卻總是把修行掛在嘴邊。佛說的成就方法我都不實行,卻大言不慚自己信佛。用修行法照自己,一直照到放棄了心裡最後一絲抵賴,終於看清,原來我連個信佛的佛教徒都還算不上。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以後,我哭了一整天。

我從現在開始真的信佛,希望還來得及……」

行者,因為你,我終於落實了這篇一直想寫的文章。因為感動,我把你的信函在此公開,請勿責怪。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4/11/%e4%bf%a1-%e4%bd%9b/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拉珍

是因为已过不惑之年才容易被感动吗?

是因为已过不惑之年才容易被感动吗?

是因为已过不惑之年才容易被感动吗?

不知道是学佛之后对于无常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还是年龄增长的原因,总是越来越容易被一些人、一些事打动。它可能是一首歌、一个小视频、一个短短的文案、或者是一张老照片。从这些被感动的地方总能够感受到无常的无情与紧迫。

前几天,几个已过不惑之年的好哥们儿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开始还是高谈阔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些柴米油盐的家庭琐事。

其中一个哥们儿说前几天给他妈烧纸去了,他老婆问他为什么要给去世的亲人烧纸?这是民俗文化还是封建迷信?他回答说:“这是成年人唯一可以当孩子的时候。”他说完的一瞬间,我看到他眼里充满了雾水,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一下,大家都沉默了。

另一个哥们儿仿佛被他这句话感染了,缓缓道出他的经历。他说,小时候他总偷他爸的钱。后来长大了,有一天就问他爸:“你不知道我偷你钱吗?”他爸说:“知道啊。”他说:“你知道,那你怎么不换地方藏钱啊?”他爸说:“换地方怕你找不着了。”说完,他含着泪说:“现在再也找不着我爸了。”

朋友的一席话让本就沉闷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这时,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居然是最近最火的《漠河舞厅》的曲子,这仿佛是引爆炸弹的导火索,几个大老爷们几乎瞬间都泪奔了。有的人举杯掩饰含泪的双眼,有人趴在桌上抽泣,有人直接拿起纸巾双手扣在脸上凝噎……

回到家中,我一直在想,是我们的年龄大了感情变得脆弱了,容易被感动了,还是经历的多了,看得多了,所以容易产生感同身受的感觉?

以前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什么都不用急什么都还来得及。学佛以后,随着身边亲朋好友的逐渐离世,我觉得我们的生命就犹如一段开往悬崖的风景,走一段少一段,这个时候的我对于无常的理解更通透了。

无常再也不是一个词,而是实实在在、随时随地发生在我身边的。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告诉我们:“无常岁月增中减”,这句话随着岁月的递增,让我更加真实地感到无常的迅速、时间的流逝,也更加有了通过修行远离无常的紧迫感。

随着对于无常感悟的加深,我脑海里总会时不时浮现出一句话:“我们究竟是活了365天还是活了一天却重复了364遍?”我们每天看似很努力也很辛苦,可是各个方面却总是一成不变。也常常自我安慰地说自己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以再等一等,所以总是找各种理由去拖延,又或者总是自我安慰的说,折腾什么呢?这就是岁月静好。

于是呢,再躺一会儿、再睡一会儿、再刷一会儿、再打一局等等这些自我妥协式的惯性,让我们变得越来越麻木,直到面对重大压力、重大变故,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才如梦初醒。

又或者,每天把自己搞得很忙,告诉自己没有虚度光阴,而其实很少去分析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值得?很少去给自己的人生去做真正的规划。

我们的时间80%都用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我们又如何能够获得有价值的收获呢?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钱只能叫穷,没有时间才是真正陷入了困境。”

所以,当我们明白了无常随时都会到来时,如果我们还不知道如何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利用这短暂人生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那我们又如何收获价值呢?

有位朋友跟我说过,他20岁,在念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如果现在死了,与活到80岁有区别吗?”

为此,他遍读西方哲学书籍,尼采、弗洛伊德、叔本华等等哲学书籍被他肯个遍,但找不到答案。又问过很多人,得到的答案几乎一致,不是“活着就好好活着呗,想那么多干嘛?”就是“这是一个永恒无解的话题,想多了会得神经病。”或是摸摸他的头说“你生病了吧。”

他说:“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20年,虽然也工作,也娶妻生子,但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脑间挥之不去,直到40岁,不惑之年才找到答案”。

那是这位朋友连续三天闻听当今住世佛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后,突然明白这个人生应该怎么过了。他顿时感慨:我终于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是什么意思了。

是的,如果我们还不当下就抓住佛陀住世的因缘跟随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学佛修行,如果我们面对各个方面的事情总是说没有时间,却又在花费着大量的时间重复着一天又一天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不是时间的问题,那是我们自己对人生不负责的问题,那是我们自己对于无常还没有真正地升起恐怖心。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教诫我们:“世界无常故,有情决定死,无情决定灭,善因呈福果,恶为显怖报”。

意思是我们所居的这个世界上的万事万物,无论是精神方面的,还是物质方面的,一切都是无常性的。所有一切有生命的生物,都是必定要死亡的,如各种动物、飞鸟、细菌等等,一天天地变老,慢慢的还会生病,最后死亡。

人生其实真的很短,不过匆匆几十年。一觉醒来就是一天,一觉醒不过来就是一辈子。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之外,还有什么更大的事?当我们能够努力思考一些柴米油盐之外的关于生死的事情的时候,我们也就会变得更加的智慧。

撰 稿:在路上
编 辑:佛前灯

是因为已过不惑之年才容易被感动吗?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3/28/%e6%98%af%e5%9b%a0%e4%b8%ba%e5%b7%b2%e8%bf%87%e4%b8%8d%e6%83%91%e4%b9%8b%e5%b9%b4%e6%89%8d%e5%ae%b9%e6%98%93%e8%a2%ab%e6%84%9f%e5%8a%a8%e5%90%97/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一)——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大德們商讨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一)——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大德們商讨

到底有誰認得佛法?(之一)

——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大德們商讨

拉珍

    認證祝賀到底是個什麽?比佛法法義更重要嗎?

    衆生盲目,被幾個社會流氓弄昏頭,我們的高僧大德們也那麽盲目嗎?我們到底是來做什麽的?來學佛法弘揚佛法的還是來大嬸大媽似的研究東家長西家短的?我們要糾纏在這些反複無常的小人舉動裏而忽略珍貴的如來法義嗎?要由這些小人來判斷佛法的真假嗎?

     佛法就是佛法,認證不認證,祝賀不祝賀,跟佛法沒有關系,認證祝賀不過是個形式,誰若堅定地維護認證,那是他們的功德,該恭賀他們認得如來法寶,恭賀他們爲正法的弘開衆生的解脫做了件功留萬劫的好事;若有人不維護,那就随他去,他出爾反爾,就由他去承擔出爾反爾的因果責任,他把世俗紛擾看得比成就前途重要,把自身利益看得比佛陀法義重要,把這一世做人的得失看得比将來入地獄下油鍋更重要,世俗的一切重要到可以讓他不顧因果,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因果不會只停留在這一輩子,我們只能爲他誦經悲憐,衆生要造惡業不聽勸,堅持要去體嘗業報的苦果,無奈。

     當年蓮華生大師初入西藏傳法,被一群小人打到臭水溝裏,爲什麽?因爲蓮華生大師沒有認證,沒有那些凡夫認可的認證。怎麽,難道因爲沒有認證,我們就要否認蓮華生大師是佛菩薩?否認有用嗎?幾個凡夫,就是否認到跳牆拆房,佛菩薩也還是佛菩薩,因爲他講的法是佛法,他行的道是菩提道,他做的事是救衆生出輪回,根本就沒有辦法否認掉,就好像我要否認你是一個人類,有用嗎?我就是否認到上吊自殺以死明志也沒辦法否認你是人類的這個事實。他本身就是個佛菩薩,否不否認,認不認證他都是佛菩薩,佛菩薩的正法事業不是幾個跳梁小醜就能阻擋得了的,所以蓮花生大師依舊智慧善巧将偉大的密法在雪域弘揚開來。

     那麽再反過來說,如果我們被幾個無聊的社會渣滓牽着鼻子走,總在寥寥幾頁認證祝賀文這種枝節上打轉,豈不是上了波旬的當?因爲波旬的子孫們就不懂法義,亂講佛法,最擅長的就是用是是非非的低級手段擾亂修行人忘卻正法修持陷入他的世相圈套。這就好像有一群饑餓到快死的人,餓到吃草根嚼樹皮,這時候佛菩薩慈悲端了香噴噴的佛國飲食送給他們,一旁的無賴瞎起哄,玩弄各種把戲,一會兒批評端碗的姿勢不對不符合當地的規矩,一會兒又嚷嚷佛菩薩來的那條路不是他們平常走的路等等亂七八糟的胡鬧,反正目的就是不要饑餓的人吃到飯食,讓他們看不到那飲食,聞不到那香味,繼續痛苦地啃樹皮無賴們就高興。這時候我們要做的是什麽?我們是要被無賴們牽引去跟他們研讨端碗的姿勢,還是要跟他們糾纏那條路是什麽路?那我們豈不是上了無賴的當,耽誤了饑餓者吃飯讓無賴得逞了?我們正該做的事,是直接走向饑餓者,告訴饑餓的人往哪個方向看才看得到飯食,告訴他們那是上好的佛國飲食,吃了就會飽會強壯,而且要告訴他們怎麽才能頓頓吃到佛國好飯等等,讓衆生吃到佛菩薩端來的飯食,這才是當務之急,等到衆生将這上妙飲食吃到肚裏受用了,無賴們說什麽都不管用了。

     所以,重要的是讓衆生學習到偉大三世多杰羌佛的法義,衆生是要通過如來法義進入正道修持才能最終解脫,法義,這是我們要抓取的頭等大事,而不要把過多的時間精力花費在枝節上。

     我第一次展卷恭讀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寶典的時候,基本上略過了認證祝賀這一節,只是大概翻看了一下便直接進入正文。因爲我是個行者,我在修行道路上走了很久,在經藏的海洋裏浸潤了很久,我尋找成就的出路已經很久,認證祝賀這種出版社在乎的世相對我來說太不重要了,我要的是真正的如來法義!我讀得如癡如醉,不斷合掌,不斷起身頂禮,不斷淚流滿面,是感恩的淚,爲衆生感恩,感恩偉大的三世多杰羌佛,感恩十方諸佛,因爲衆生循着這珍貴法寶所指的方向如法修持進取,沒有不能成就的啊,我怎能不感激涕零!

    我想在這裏請問娑婆世界雲雲穿僧衣不穿僧衣的高僧大德,雲雲學富五車,所謂學貫顯密,什麽深通五明的大德,雲雲在寺廟學了十幾年幾十年顯密經教的格西、堪布、喇嘛、和尚:

     你們不是整天在誦經持咒修學佛法嗎?你們當中有些人到底學的是哪一國的法念的是哪一國的經?爲什麽會在真正的佛法面前躲閃猶豫連說句真話都那麽沒底氣?你們到底識不識得佛法?這世上還有多少人認得佛法?有多少???

     你們看不懂什麽叫修行在講什麽嗎?你們看不懂這部法爲修行人架設了一條多麽清晰完整的菩提聖道嗎?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論》你們都白學了嗎?三世多杰羌佛傳大悲我母菩提心、菩薩應照菩提心雙七支,再加前行八基正見共二十二支,這是多少真行者盼望了多少年的完美菩提心法,缺失了多少代了,是三世多杰羌佛将它再次完整的重現娑婆,這是多大的法界幸事難道你們這些口口聲聲修行的人不知道嗎?你們的佛學知識就那麽淺薄,你們的修證就那麽不入正道?

     你們不是學這個般若經,那個般若論嗎?你們看不懂《僧俗辯語》在講什麽嗎?你們看不懂那是從什麽樣的般若境智中誕生的嗎?

    你們不是整天中觀、唯識、三輪體空挂在嘴邊嗎?難道你們看不懂《了義經》是什麽覺位的聖者才講得出來的圓滿真谛嗎?難道你們不知道般若智見不是世俗文章,不到那個覺境就講不出那個法義嗎?難道你們口中的中觀、般若只是爲了糊弄外行的名詞?

    你們讀過三世多杰羌佛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講義》、《正達摩祖師論》嗎?這些法義都讀過嗎?讀懂了嗎?真懂了嗎?真懂了你們還敢對這樣的法義說不?真懂了你就該知道诽謗這樣的法義就完全等于在地獄刀山爲你自己訂了一個位!真懂了你就會生大法喜贊歎「這是真正的佛法,是衆生的依怙」,正如一些真正的藏密大德所做的那樣。

     你們不是大圓滿、大手印、化虹身不離口嗎?

     難道你們不懂得三世多杰羌佛讓弟子代傳佛法給其父親,其父受法僅兩天後就圓寂虹化這意味着什麽?

     難道你們不懂羌佛老人家爲弟子一兩分鍾開頂插香意味着什麽?

     難道你們不懂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已經被密宗部主阿彌陀佛接走半途卻被羌佛攔回,這又意味着什麽?

    難道你們不懂是具備什麽樣證德證境的聖者才能修法請佛陀當衆從虛空降下真精甘露?   

    你們左一句大圓滿虛空光,右一句時輪金剛香格裏拉,你們就沒想過,一個普通凡夫,只需修兩個小時三世多杰羌佛傳的現量大圓滿法就進入虹身成就境界意味着什麽?

     你們不是大五明小五明地研究了很多年嗎?難道你們整天看那些凡夫非驢非馬的水平看壞了眼,猛然看到完美的五明證量就消化不良不知所措?把你們推崇的随便哪個大德的五明成就拿來比一比,難道還看不出來這麽完整,這麽驚世駭俗的五明成就,會是什麽等位的無上覺者才可能擁有的嗎?

     你們到底學的什麽顯,修的什麽密?你們根本都不識得佛法,難道你們在佛門晃蕩這麽多年,一直是在門坎上玩耍根本就還沒能跨進佛法的大門?區區幾聲流氓的吆喝就讓你們混沌不明畏首畏尾了,還有什麽臉面呆在那高高的法座上口口聲聲說着「佛法」?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有多高的地位,多顯赫的身份,只要你以任何形式阻礙、破壞、诽謗、玷污或否定三世多杰羌佛的法義,我絕對有權質疑你,任何一個真修行者都有權質疑你,甚至舉起智劍慧刀斬向你!這裏面沒有任何世俗成分,沒有很多理由,只因爲一個:佛法!你根本就不認得佛法!你是個無知的門外漢,而且你在阻擋衆生成就!真的密乘行者們會祈請十方諸護法菩薩護佑衆生成就福田,将無知昏聩魔障纏身的你從佛菩薩隊伍徹底驅逐遠離!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大德們,感謝你們辛勞爲衆生撥顯事實真相,這是應該也是必須的,但我更呼籲你們大力顯揚如來聖教,你們下屬的各大寺廟機構應該廣泛掀起系統學習《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寶典》所傳法義的正風,尤其是《什麽叫修行》,是萬古難逢的如來大法,認真學通學懂并如法行于三業實踐,一定脫胎換骨,轉凡入聖,這才是衆生走上成就解脫的無上法寶,這才是渴求解脫的衆生最需要的佛國飯食!

     因此我建議,要建立一個正規的修學體系,比如以修什麽叫修行一法建立真正純凈的菩提大悲之心驅散無明黑業,以修《了義經》之圓滿般若正見斷除我法二執,再結合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開示和其它經着,系統而透徹地學懂這些法義并在修持當中受用。這種修學不是集體念誦或者談個體會心得而已,而是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觀修,如八基正見之第一正見「無常心」,要具體起觀,修學的人要真正生起無常觀,這一節的修學才算過關,可以進入下一步的學習。

     總之,不論以什麽方式,要倡導所有行人認真系統如法地學習修持這些珍貴得了不得的法寶,百年浮出一次的盲龜竟然把腦袋鑽進了浮在波濤洶湧海面上只有牛鼻孔大小的木轭洞,雖是千古奇迹,但畢竟碰上了,那就不要白白浪費這麽難得的機遇,好好學習佛陀的圓滿法義,真正進入成就正道,不僅自身進入正道,更要帶領你們的七衆弟子們一起進入正道,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正事。至于波旬派來的那些跳梁小醜的下三濫伎倆,在真正的正法威光下,會不攻自滅如雪遇豔陽。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3/22/%e5%88%b0%e5%ba%95%e6%9c%89%e8%aa%b0%e8%aa%8d%e5%be%97%e4%bd%9b%e6%b3%95%ef%bc%9f%ef%bc%88%e4%b9%8b%e4%b8%80%ef%bc%89-%e8%88%87%e5%9c%8b%e9%9a%9b%e4%bd%9b%e6%95%99%e5%83%a7%e5%b0%bc/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拉珍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拉珍

愚昧的締造者是無知嗎?不盡然。例如當我們第一次置身於言語不通的異國他鄉,撲面而來的所有知識你都會像抓救命稻草一樣緊握不放,那時,對於那個陌生的環境,你徹底無知,但你求知,因為生存的壓力,你會敞開胸懷迎接所有新來的知識,因此你很快就不再無知。而愚昧的締造者常常是知識。當人們對一種事物有所了解掌握之後,所掌握的知識往往變成高高的圍牆抵擋新概念的碰擊,總是用固有的知識作為標準衡量,不符舊者,立刻排除。但固有的一切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人們因此失去了一次又一次改善進步的機會。佛陀開示這叫「所知障」,世俗言語也有一個近似的成語「固步自封」。  有一個前蘇聯的故事,說很久以前一個小學圖畫老師在教學生畫蘋果,轉學生尤里卡卻畫了一個像梨一樣的蘋果。老師責問他為什麼把蘋果畫成這樣,尤里卡說在他老家西伯利亞大森林里,一棵蘋果樹和一棵梨樹各自被雷劈去了一半,兩棵樹緊緊靠在一起長成了一棵樹,上面結的就是這種像梨一樣的蘋果。尤里卡的敘述遭到圖畫老師和全班同學的嘲笑,因為沒有人見過甚至聽說過這麼奇怪的東西,但尤里卡固執地堅持著,於是老師把他趕出了課堂,責令他第二天乖乖畫好正常的蘋果,否則不准他再進教室。第二天,尤里卡畫出了令圖畫老師非常滿意的漂亮蘋果,但,在那些鮮艷的蘋果旁邊,老師看見斑斑淚痕。老師開始觀察,發現尤里卡是一個誠實正直的孩子,於是,那些淚痕像針尖似的刺痛了老師的心。老師四處打聽,八方寫信,可誰也沒聽說過梨蘋果。而尤里卡總是在同學們的嘲笑聲中瑟縮到角落,那些場景就像錐子一樣扎在老師心上。終於有一天,老師跳上一輛破舊的長途汽車,來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國家林業研究所,把尤里卡的畫和梨蘋果的故事一起交給了一位園藝家。偉大的園藝家激動地跳起來,對老師說:「我的確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這種蘋果,回答你的問題至少需要三年,三年後,我會送你一個梨一樣的蘋果!」三年後的秋天,園藝家披著厚厚的塵土闖闖進了老師的教室,他的手裡握著兩個神奇的梨蘋果!原來,園藝家聽了尤里卡的故事,受到極大的啟發,他用了三年的時間將梨樹和蘋果樹嫁接而成功地結出了這美麗的梨蘋果。老師神氣地讓同學們畫下這梨蘋果,而尤里卡的畫上,又一次灑滿了淚痕。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個愚昧而揪心的開始,一個智慧而幸福的結局。多可貴的圖畫老師啊!可貴在他終究沒有被所知之障擊敗,沒將自己鎖死在成見裡,而用一顆柔軟開闊的心,真誠地探訪未知的領域,竭盡全力將一個模糊不清的偶然扎進了現實的土壤,為世界增添了新知,增添了溫馨。其實,圖畫老師不對梨蘋果做進一步的努力也沒有人責怪他,除了尤里卡,確實沒有人見過梨蘋果,大家都活在普通蘋果的世界里,只是,尤里卡的心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黑暗,世界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缺少了一份令人驚奇的美麗,更重要的,一種真知灼見,一個進步的契機,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被掩埋,這個領域的愚昧會延續,尤里卡的人生會黯淡,就因為一句「沒聽說,沒見過」,便障礙了所有的燦爛和進取。還好,圖畫老師敞開了心,丟掉了對正常蘋果世界的固執,智慧的光芒便照了進來。

在人類的漫長歷史中,有多少傑出的智慧被固執的愚昧遮蓋,有多少傑出的人被成見葬送。哥白尼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被燒死,伽利略因為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一個理論而丟掉工作,數不清的宇宙真實被人類的愚癡掩埋,不斷重複搧自己耳光的鬧劇。不要只嘲笑古人,這樣的愚蠢至今仍在地球的各個角落上演,小至生活瑣事,大至社會團體。也不要嘲笑世法,佛弟子並不因為多了解一點六道輪迴的知識多懂了幾篇經文或幾個儀軌就不犯所知障所知障生起的時候,人不會體察事物的真相,而只著重在如何捍衛固有的一切,就像圖畫老師剛剛看到尤里卡畫的梨蘋果,立刻舉起原有蘋果世界的知識打倒了這只梨蘋果,而不去推敲梨蘋果本身的真實與可能性。人們就這樣被已有的知識害了,自己狹弊了自己。

要打破這種狹弊,拋開所知障的方法只有一個:承認欠缺,自己推倒知障的圍牆。無論是誰,無論何種地位,無論是否學富五車,都得承認自己知識的不足與短缺,畢竟宇宙是無邊無際的。正如三世多杰羌佛所說,從生下地那天開始算,如果活一百年,每天讀一本書,到死也不過讀了三萬多本,而世間的書籍何止三萬,更別說茫茫宇宙之真知了。由此可推凡夫的知識儲量多麼微小,完全沒有理由自以為是,以眼前之區區障萬物之悠悠。

再說到修行人,修行人出家也好在家也好,覺悟之前都是凡人,就像前面說到的,並不會因為懂了一些佛教常識就立刻脫掉凡夫習氣,所知障照樣會侵襲他們的心靈。有很多修行人,因為修了很多年,就覺得自己所了解的佛教知識便是全部,這是很可憐的。比如前不久看到有人反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呢?因為他說他跑西藏跑了很多年,了解到很多藏傳佛教的情況,「真正的金剛乘不是這樣的」。這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尤里卡的圖畫老師,看到了言者可悲的促狹。有他這種想法的人應該不止一兩個,因為反對哥白尼和伽利略的人不止一兩個,嘲笑尤里卡的人也不止一兩個,用已知打倒未知從而變得無知的人更多如牛毛。

佛法的世界浩如淵海,僅憑你跑了幾年西藏就能了解什麼是「真正的金剛乘」了嗎?我來說個公案:龍樹菩薩當年對自己感到很驕傲,因為他讀了釋迦牟尼佛陀在世間的全部三藏之後,認為這些法他早都會了,佛陀也沒有比自己偉大很多嘛。有一天龍王忽然請他到龍宮做客,龍樹菩薩欣然前往。到了龍宮,龍王請菩薩稍後,他去備茶,菩薩便借這個空隙在龍宮遊覽,遊到藏經樓,看到很多佛書,隨手揀一本看,驚嘆不已,是菩薩從未見過的法,接著再看其他佛書,全都是聞所未聞的甚深佛法。龍王來了,菩薩趕快請教這些佛書都由誰所著,龍王告知是釋迦牟尼佛所著。菩薩非常吃驚,問:佛陀的書我在世間都看過了,怎麼從來沒見到過這些?龍王相告:人世間的佛書只有龍宮的三分之一,而龍宮的佛書又只有天界的三分之一。菩薩聽了生大慚愧心,對世尊生起無限恭敬。龍樹菩薩何等偉大,他創立的中觀學說幾乎主導了整個大乘佛法的主流,如此偉大的菩薩所知佛法仍有缺矢,何況我們凡夫行人?在《金剛密鑒》一書中,記載有貢嘎仁波且的開示,其中有這樣一段:「密密部擇決灌頂為千古佛定法義,別無二式,佛弟子當依上述所論細心鑑別,千萬不可依於其它任何現象來令其所為,受其麻痺和蒙蔽。當年我曾接受日古溫波呼圖克圖如是為我灌頂,但由於本人慧根有限,故未得此為弟子受灌法義,不能給弟子主持此法,至今仍慚愧疾首」。瑪爾巴大師已經桃李滿盈,座下弟子已然分門立派各領宗風了,仍帶著全部錢財前往印度向那洛巴祖師求學佛法。我們跟威震八方的貢嘎仁波且的證境證量相比如何?跟瑪爾巴大師相比如何?貢嘎仁波且修證如此之高尚不能攬盡金剛乘之全貌而「慚愧疾首」,瑪爾巴大師乃藏密噶居之始祖仍跋山涉水傾盡所能只為填補自己佛法上的不足,一個凡夫又有什麼資格僅僅因為在喇嘛廟裡多轉了幾圈就一口斷定什麼是「真正的金剛乘」?

在此我想提醒諸位行人,無論我們所拜學的是什麼派別,無論我們研習的是什麼儀軌,無論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架勢,感受到多麼深厚的背景多麼悠久或者輝煌的歷史,都不足以證明真正金剛乘的精髓所在,因為我們必須記住一點,佛陀講給眾生三藏十二部,蓮華生大師將密法傳進西藏,目的只有一個:讓眾生成就,從輪迴中解脫出來。任何法義,在學習或傳授的過程中偏離了諸佛菩薩的這個目的,便統統是戲論。換句話說,如果一種法義,已經不能實際地帶給眾生解脫成就的效用,而僅僅停留在一種傳統或形式上,不管有多少人推崇,它也只是脫離佛陀教法的戲論。而惟有能實際利益眾生慧命,能有效地解脫眾生於輪迴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或「真正的金剛乘」之精髓。然而很可惜,佛教界執著於戲論的行人很多,這些戲論藉助歲月的積累,藉助傳統的力量,藉助眾生的愚癡,逐漸沉澱為一種看似無懈可擊的知識的圍牆,困住了很多凡夫行人的心,使他們錯失了一個又一個求得具有解脫實效的偉大佛法的良機,但還不能自知。

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現在世間,把密行者們常常掛在口中的「五明智慧」,非常實在地一條一條展現給眾生了,每一條的成就都是世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把眾生在三世多杰羌佛座下求得佛法後解脫成就、生死自由的實例,一個一個地擺出來給眾生了,有名有姓,可追可查;把最完美最透徹的空性真如的道理告訴眾生了,那是真正佛陀的最徹底無有絲毫疤痕的宇宙實相般若了諦;把如何遠離障業走上解脫正途的成就根本菩提心法——什麼叫修行教給眾生了……多麼讓人撼動的寶書啊,佛陀的大智、大悲湛然於每一撇捺之間!這本書的出現只有一個目的,也就是十方諸佛菩薩的目的:為眾生開啟解脫成就的真實有效的法門。誠如釋迦世尊誕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開口道:「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就是告訴眾生,真正的佛法在世尊這裡,而告訴眾生的目的,是讓眾生依止世尊修學成就,儘快解脫輪迴苦厄,大悲拳拳。然而,有一些人,因為所知之障的遮弊,出於一種封閉狹隘的凡夫我見,並不深入這本寶書本身的真實,並不能用智慧,舉三藏密典之明燈而照見其實相妙智佛諦,只是一個勁地頑固執著於那個傳統而支持者眾多的「蘋果世界」,甚至歪曲理解,用低級世俗的是非眼光投向這本光明無量的寶書,玷污佛陀的大悲覺境,可惜佛陀的大悲覺境無法玷污,刀山火海在佛陀的腳下都會化為蓮池,愚癡的凡夫只是給自己種下了深重的黑業之因。所知之障害人至深矣!

有人說得好,無知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不承認自己的無知。佛陀傳下八萬四千法門,請問行人你了徹其中幾個啊?那些我們過去聞所未聞的精深佛法,不是不存在,只是我們可憐的聞所未聞。而因為自己聞所未聞,便執拗地一概排斥否定,拒絕深入事物本身的行為,無異於一葉障目,掩耳盜鈴,將自己微弱的凡夫知見凌駕於浩淼無際的宇宙真諦之上了,最終,害的還是自己。我們修行學佛的目的不是為了在形式主義的慣性中磨洋工混時間沉溺於生死,而是為了解脫生死!時時刻刻都不忘記這個惟一的終極目的,才不會被任何戲論或形式迷惑,而能直取真諦,迅速解脫!

希望你,希望所有的修行人,都能像尤里卡的圖畫老師,推倒所知障的圍牆,迎來真知灼見,走進真佛法的光明,為自己,為所有眾生創造一個大樂幸福的結局。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3/08/%e6%89%80%e7%9f%a5%e4%b9%8b%e9%9a%9c-%e5%ae%b3%e4%ba%ba%e8%87%b3%e6%b7%b1/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什么是真慈悲?

什么是真慈悲?

什么是真慈悲?

拉珍

很多人把慈悲与仁慈、慈爱混成同一个概念,其实不然。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所传的修行法当中,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第四支“慈爱:每时每刻,从于三业之行所生发,慈爱一切众生父母,长寿无病富贵吉祥,终生喜乐”,第五支“慈悲:于三时中,愿请诸佛菩萨加持一切父母脱离诸苦,得遇佛法修持,脱离轮回诸苦”。三世多杰羌佛将慈爱与慈悲各分列一支,可见,慈悲与慈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差别在于,慈爱之三业修持,所种的是天人福报之因,将结天人福报之果;而慈悲之三业修持所种的是出离解脱之因,将得脱离轮回而成就之圣果。

那么,在我们的修行当中,慈爱是必须的,行于四无量心,慈爱一切众生,这是修行人的本等,但这并不是全部,也不是根本。如上所说,结天人福报之果,终究不能脱离轮回的痛苦,因此,修行人必须在四无量心的基础上,生发真正的慈悲之心,愿请十方诸佛菩萨加持一切父母众生得遇佛法修持,并将此心愿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这才算是掌握住了修行的根本,菩提种子至此方得生发。

现在很多修行人的问题在于,分不清主次,常常将慈爱置于慈悲之上,将四无量心置于菩提心之上。比如我曾亲历这样一件事情,一位师兄的父亲要过世了,家人要他回老家看看,师兄想了想说:“我回去能有什么用?回去也就是看著他过世,守著他流泪,对他没有任何帮助,我应该在这里跟随佛陀恩师学法,等我学成就了,再回去超度父亲,我若本事不够,我还能请佛陀恩师加持超度。”此时,一旁有两位师兄大惊失色,斥责说:“你怎么能这样,做人不能这样,连父母都不管了,做人要有良心啊,更何况我们是学佛的人!”我对他们二人说:“师兄的境界你们不理解的,你们不应该指责他。”但两位还是忿然转身,还到处找人评说:你看某某某师兄多么过份云云。这两位大惊失色的师兄就是典型的将慈爱置于慈悲之上。不是说那位师兄不该回去看望父亲,他回去也是应该的,但回去或不回去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师兄所生的心是真慈悲心,是基于菩提的真孝心,是可贵的。密勒日巴祖师当年忍痛将母亲独自留在家中外出求法,多年不归,最后母亲饿死在家中。但密勒日巴祖师学到佛法成就了,他回到家乡,亲自将母亲超度到了极乐世界。祖师这才是真孝,真慈悲,因为祖师了解,俗世的守候只是一时,且结果并不美好,父母还是会在轮回中受苦,只有让父母得到佛法,从轮回中解脱出去,才是真正为他们著想,给他们真幸福。

再比如有的佛弟子弄不清慈悲的真意,认为佛菩萨教导我们对一切众生都要慈悲,那意思就是不能惹恼众生,要随顺随喜,迁就他们的习性,甚至他们出言诋毁佛法,我们不与他们计较就是了,不要跟他们起矛盾,忍辱,我们饶著走就是了。这种事例我见过很多,甚而至于还有人嘴上没说,心里却下意识希望我们能不能折损一下佛法原则,迁就众生的喜好,让他们高兴就好,我们要慈悲嘛……各位行者,这不是慈悲,这是犯罪,是助长黑业。其罪一,破坏正法;其罪二,误害众生。诸佛菩萨度众生,是用什么度?用佛陀所传的正法来度。众生的习性是什么?是适应于轮回的习性。诸佛菩萨就是要用正法将众生的习性扭转,教化导入佛陀的光明世界中使之成圣,如果连佛法的原则都可以折损来迁就众生的轮回习性,众生的习性既然那么重要,那还要佛法来做什么?还要佛陀菩萨们来做什么?让众生呆在轮回中就好了嘛。佛法原则都不要,那要用什么来救度众生?众生又依于什么来解脱轮回之苦?这类不坚持原则的怀柔心态,滋养的是邪见,破坏的是慧命。

还有一种现象,就是这几天在“畏因行者”部落格回应留言中出现的一种知见,它代表著相当一部分佛弟子的见解。他们认为,诸佛菩萨教导我们对一切众生都要慈悲,妖魔也是众生,因此对妖魔也要慈悲,其中一位行人还举出三世多杰羌佛给出版社的回复为证。殊不知他们这种知见貌似正确,其实概念上偏邪,因并未理解慈悲二字的真正含义而导致对妖魔的态度暧昧,于无明中犯下密宗大戒,密宗根本戒中规定,不与恶人同饮同处一室,他们虽未与恶人同饮同处,但意业相惜,更甚于同饮同处也,这是其一。

其二,不能把佛陀的境界与我们凡夫的行持划等号,正如其中一位无名氏所回应的:“对妖魔的度化,那是佛陀大菩萨们的事情,只有他们这些老人家才有那个功德力,才有那样的大智光明调伏妖魔趋向正道,而我们凡夫,对妖魔的怀柔,只能是让魔障侵入我们的内心,障弊我们的心智,昏昏然就被魔力牵引走上邪途。我们只能是存著那份心,存著今后成就之后一定要度化他们的决心,但那是今后,眼下,因为我们本身的功德力不够,智慧不够,业力还很重,我们必须远离一切魔障,并树立坚定的正知正见,拒绝一切杂染,维护正法,同时,也是维护我们自己能顺利走在正路上修行。”但还有两点无名氏尚未阐述透彻,第一点是慈悲的真正含义我们必须弄清楚。第二点是佛菩萨要我们心怀慈悲,并不等于纵容妖魔的恶行,我们只是在对待妖魔的心态中,要去除仇恨,去除那种恨不得生吞活剥之的嗔恨心,需怜悯其不明因果而作恶,但这心态上的怜悯不等于行动上的亲近,不等于思想理念上的认同或迁就或暧昧含混,更不意味著对妖魔的扰乱视而不见、听之任之,或者不能强有力地树起正见之旗幡,唯唯诺诺以慈悲之名掩其懦弱。不嗔恨,并不代表不要降魔或软化降魔,魔是一定要降伏而且要彻底降伏,众生知见本来偏邪,再加上魔力扰乱,成就更其困难,因此必须降魔,该呵斥的必须呵斥,该灭除的必须灭除,该降伏的必须降伏,那么多的愤怒金刚都是佛菩萨们的化身,为什么化现愤怒金刚?为了降妖除魔。佛菩萨化现愤怒金刚挥动法器,施展无边法力摧伏所有破坏佛法的妖魔,并不是因为嗔恨,不是为了泄私愤,不是为了打击报复,其目的,一为维护众生的解脱利益,扫除众生行途中的障碍,保护众生顺利快速地解脱,是建立在菩提悲心的基础上而行之。二为将妖魔降伏后教化或超度他们成为善士,终究将他们度化到佛陀正道上来,正是菩萨应照菩提心第六支“强导正修菩提心”的实施。但我必须强调的是,于佛陀或大菩萨的境界当中,无论怎样降伏怎样教化或怎样施以仁慈,其中的分寸高低自有佛陀菩萨们来掌握实施,并全都是菩提行举,但这样的境界不是凡夫行者所能达到的,凡夫们自身的邪知邪见一日三省都难以去除,再稀里糊涂对妖魔乱仁慈,只能让魔力侵袭得更快,堕落得更快,著了魔的道尚不能自知,还满以为自己在行慈悲。凡夫行者必须于三业中彻底划清与妖魔的界线,并尽一切可能帮助其他众生认清妖魔的嘴脸,同时精进加强正知正见的自我熏陶,方才有能力维护住自己的修行正道,自觉尔后觉他,这样才不会违背佛菩萨的“慈悲”真意。

其三,第三世多杰羌佛于菩萨应照菩提心法中所传第五支“无畏护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恶魔施以破坏佛法,导致破戒残害众生让其痛苦时,我将持以正见,不惧魔之恶力而挺身保护佛法,维护众生慧命。”维护正法,便是维护诸佛菩萨,维护众生解脱的依怙,维护了众生的慧命,这是真慈悲,是菩提心的真正落实。那么反之,当妖魔破坏正法之际,行者听之任之,不能挺身维护正法,惧怕魔力,或者怀柔于魔妖,那便是远离了诸佛菩萨,间接损毁了众生慧命,这样的修行是假修行,他们口中的慈悲是假慈悲,菩提心就更谈不上,离成就当然就更远了。

综上所说,真的慈悲,是以维护众生慧命为基础,是以带领众生开启正智宝藏解脱成就为目的,是以正法布施,护持正法,降伏自他一切魔障并终究引领众生证入佛道为根本行持。而俗谛概念中的仁爱、仁慈,虽是正念行持之一,但并不是修行的全部和根本准则,与慈悲不是一个等级,不可混为一谈,更不可将其置于慈悲之上,本末倒置,丧失了解脱成就的根本,并给妖魔以可乘之机,误人误己,行人切记。

什么是真慈悲?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2/28/%e4%bb%80%e4%b9%88%e6%98%af%e7%9c%9f%e6%85%88%e6%82%b2%ef%bc%9f/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   #三世多杰羌佛 #密勒日巴祖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传的修行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传的修行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传的修行法

顶圣如来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为仁波切等弟子的开示: 什么叫修行?

  今天你这个仁波切为大众请法「什么叫修行?」这是非常基础的第一课,但也是许多修行人乃至长年修行者没有学懂而迷离颠倒的大事。人身难得,暇满人身宝更难得,故而今天我当为大家讲「什么叫修行」之法。

  学佛的实质,要落实在修行上,因此我们首先必须明白什么叫修行。修行,即是修善恶二所缘业之增益与离避。也就是增益善缘,种善因,结善果;离避恶所缘,离恶因,避恶果。但修行二字颇为广义,首先认识到底修什么行?因此要有所依对缘。无所依缘,则易成外道之修行。比如,魔教修行,就修成魔行。佛教修行,就修成佛行。所以必须要有所依缘,有所楷模应照而依止。又如,只知去恶扬善,克己利人,这是其他宗教都会做的事,这也就是不明宗旨无所依的修行,不属于正宗佛教行持。因此我们的修行,所依缘之对象则是佛陀。依照佛陀的完美觉位作为我们所修之相应楷模,以我们的身口意三业学佛陀的一切,使一切不净惑业缘起恶行远离不得沾边,只令其时时离避远恶,不使其有所近沾三业增加恶因。而一切缘起善业都要行持,哪怕就是一善念,只能增益,不可损减。日日增加善缘、善因、善业, 简言之即是时时离恶积善。为什么说恶所缘业只能用远离,不可说是灭除呢?因为佛谛中,因果不昧。因果是灭除不了的,说灭除是断见,故所以只能善业筑壁,犹如筑一道挡土墙,起到隔开的作用。由是学佛,修佛之行,最终成佛方可彻底解脱轮回的因果缚业,此时因果照样存在,但对佛无沾。正如佛陀见到地狱刀山火海, 地狱刀山火海依然存在,应报众生痛苦不堪,当佛陀为代众生受苦而自身顿然跃入时,此刀山火海当下化为莲池甘露,成为殊胜的境象,一切恶所缘境在佛陀身上转为善业的显现,不但无苦,反显大乐。

  修行就是出离轮回,解脱诸苦而成圣,直至成佛。要出离轮回,因此就要建立出离心、坚信心、不动愿心、精进心、大乘菩提心。而所有一切心的依止境,皆建立在正见上,如没有正见,一切心均会颠倒、混乱。换言之,没有正见是修而无有受用的。比如要先修菩提心,是无法修起来的,会成为空幻菩提,虚妄之心。因为菩提心首先建立在出离心上,也就是一个人要有真正解脱成就出离轮回诸苦的心,他要深知轮回苦不堪言,不但自苦,而且六道众生如父如母均在无常苦痛中,知苦、欲脱于苦,他才会真修行,才会发出自利利他之菩萨行,菩提心方可诞生。但是如果首先从出离心开始修,又是错误的,是不合次第之修,会修成空言出离,妄惑自迷 心,这样也是很难修起,建立不了出离心实相的。所以要有真正的出离心,必须要第一步首先了明无常境,第二步要有坚信心,坚信轮回无常的苦,有了坚信心才会恐惧无常苦,才会修成无常心,有了无常心,出离心就会日益增进,自然出离心就会生起实相。如果众生不了解万法皆无常、轮回无常的痛苦,就建立不起一颗坚定的心去出离轮回的念头,没有出离轮回的想法,根本就不会去修行,不想学佛,不学佛的人,本来不想出离,怎么还会有出离心呢?所以不能先修出离心。因此,第 一步,没有无常心,就无法步入佛门。就是皈依了佛门,也无法深入正确修行。

  要知道什么是修行,就要明白学佛修行的八基正见。

  第一基是无常心,第二基是坚信心,第三基是出离心,第四基是实愿心,第五基是精进心,第六基是戒律,第七基是禅定,第八基是菩提心。认此八法为基而修行正见 即是正知佛法的指南。这八基正见是修行人不可缺少不可错乱的次第。凡是无常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修行的因;凡是坚信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不变的因;凡是出离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解脱的因;凡是实愿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行动的因;凡是精进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进取的因;凡是戒律所摄化受用的,就是正法的因;凡是禅定所摄化受用的,就是智慧的因;凡是菩提心所摄化受用的,就是菩萨的因。八基是修行解脱成就的根本,如果根不正,就会本则乱。所以修行的根本是不可乱的,因此修行的八基必须依于正见作为宗标,也就是以正知正见来引导八基的次第和正确发展修行,这就叫做修行。在修行中要时时落实菩提心的修持,因为菩提心是成道之根本。

  佛陀说法,菩提心的真实之义是必然成道之因。凡行菩提道者,终结菩提之果。菩提心是广义全摄一切大乘法之大悲渡生觉成菩萨地因。但由于众生福报使然,佛法经代代相传,遗漏法义。尤为至今末法时期,三界业海波涛汹涌,众生如盲龟更难以项穿荡动海流之木轭如牛鼻之孔,故而要得完美佛法难中之难。因此菩提缩水,所以由广义逐渐缩成了狭义之菩提心法。菩提心分两种,胜义菩提心和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又粗分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于愿、行二菩提心之修持,又分情器四大和自身六大以及呼吸、耳根、眼根等内外坛城和仪轨诵文诸多修法。无论世俗还是胜义菩提心,而归于七支菩提份才是最上妙完美的菩提心。本来菩提心是三界六道众生个个有权修施的,但今大都众生法缘不俱,故已执持化整为零缩水之菩提心修法。因此往往误会成觉悟之心方可修之,或曰以菩提心为实相成就之境。当然,这也是存在的一部分,但却遗漏了非觉悟之心的众生而修菩提心之法。更重要的是,菩提心并非觉悟和非觉悟的心,而是学佛的三界六道众生及法界诸圣生发的大悲愿力,是以大悲心所实施的利益众生成佛菩萨的实际行为,是觉悟和非觉悟,圣凡两界的胜义爱心。对觉悟者而言,即是以自觉之证德证境正行正法弘法教化众生,觉悟有情成佛道。对未觉悟者而言,即是以大悲之心发愿众生与我等皆共成就得解脱,帮助他人走入如来正法之道,愿其成菩萨成佛。菩提心之法,对他而言是利他成就之德,由于利他之故而自获德量,故对自己而言即成增益菩萨之因。菩提心之业相,是大悲体现之三业之实际行持。凡真修行者,无论凡圣,均有权发菩提心,也应该发菩提心。因为它不是圣人独有的觉悟之心,而是大悲之行为,愿自他觉悟的因种。菩提心之所摄并不只含十善、四无量、六波罗密、四摄,而菩提心所缘三藏密典及一切口耳心传诸法,建立合法利众渡生的大悲行举。故知菩提心是广义所缘谛相,对佛陀而言是三身四智,当体无上正觉菩提心;对菩萨而言是大悲弘法利生渡有情;对证悟者而言,是离绝诸相戏论,当体本来面目,即空妙有之诸法实相;对凡夫而言,是慈悲助益他人愿其学佛解脱。

  发菩提心,首先必须要有无常观,对自我与众生轮回之无常流转痛苦,生起觉观无常境心,即发出离愿,由是则建立出离心,我出离,众生六道父母也出离,轮回苦海难熬痛不欲生,为是愿观而生强烈恐惧所逼,时时欲求当下解脱,但明了其菩萨之行,方可快捷了生脱死,于是自我愿作因地菩萨,欲求快速自觉觉他,则自然生大悲之心,由此菩提籽发。菩提心所发是建立在大悲心上的,故佛义云:「大悲之水浇灌菩提籽发,则树茂果丰耶。」是此,菩提心自然建立。菩提心是成大乘菩萨之因,由菩提心之果,可得清纯正见,依此正见,当深入空性真如,空性之修,于此则化世俗菩提心为三轮体空,即转万有为胜义菩提心也,有了菩提心,即修菩提行,成菩萨地。

  修菩提心必须付诸于实践,而不只是背诵行文仪轨、以空洞的发心和观想叫做修菩提心。修菩提心,重在实施于深思我的身体无常,刹那变异,迈向衰老死亡。以十年观察,四十年观察,七十年观察,于中对比相貌、皮肤老度变异,快捷进入生老病死,长恒辗转受苦于轮回,又观由一少小儿时天真之欢,乳气活鲜,然何今无童相,脸老皮老,力气衰竭,时时多病,少小已无,无常将毙我命,亲人老友,悉皆分段而死,犹如一梦,快将做完,心生大惧,则决心坚定,依戒而行,依法而修,入菩提心修双运七支菩提心法:大悲我母菩提心和菩萨应照菩提心。于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中发大悲之心,修知母、念恩、报恩、慈爱、慈悲、舍贪、断执。

  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来于轮回转折中皆我父母。

  念恩:应深深忆持一切无始过去、现在于轮回之父母,皆曾生育养育体爱于我,为我而劳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

  报恩:知父母为我而奉献一切,现在他们于六道轮回中转折流离,受苦无尽,我此发心,施之于行,自觉觉他,渡脱父母,以为报恩。

  慈爱:每时每刻,从于三业之行所生发,慈爱一切众生、父母,长寿无病富贵吉祥,终生喜乐。

  慈悲:于三时中,愿请诸佛菩萨加持一切父母脱离诸苦,得遇佛法修持,脱离轮回解脱诸苦。

  舍贪:所做一切利益众生父母之事,无挂于心,养成三业无着善行,故成天然自行,本质为善,并非刻意所为行善,做了即忘了。

  断执:于行持中,所修诸善,利益父母,一切法义应无所住,断掉我执,空明觉相轻安,于修法中不执于法,不除妄念,不求于真,不来不去,乐明无念,平如静水,当体即空。

  实施菩提心的助缘,必须建立在正见观照下,对众生所行事业于善因中施与的而非他造不净业的缘起所需增长施与的,故知凡善因缘起有利众生者,必须实施七支菩萨应照菩提心法,对善缘起当施与他助益善业,助益善因,对恶缘起当施与他损减恶业,远离恶因。菩萨应照菩提心法七支为:一支,自他平等菩提心;二支,自他交换菩提心;三支,自他轻重菩提心;四支,功德回向菩提心;五支,无畏护法菩提心;六支,强导正修菩提心;七支,舍我助他菩提心。

  自他平等菩提心:两相利益对逢时,断除瞋恨之贪瞋、漫谤之心,不可利己为重,应自他平等对待。

  自他交换菩提心:一切众生的痛苦,愿我一人来承担,我的一切快乐吉祥都给予他,让他离苦得乐。

  自他轻重菩提心:我与众生均苦时,应先愿他人解脱苦,我与众生均乐时,应先愿他人多我乐。

  功德回向菩提心:我于一切所修行,一切功德成就等,全部回向诸有情,愿众离苦得解脱。

  无畏护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恶魔施以破坏佛法,导致破戒残害众生让其痛苦时,我将持以正见,不惧魔之恶力而挺身保护佛法,维护众生慧命。

  强导正修菩提心:他由于无始业力缠身,愚痴不明,造诸恶业,而到了善劝不得悔改时,由此,我将施以强有力的善化法门引导他,入其正法善行之路。

  舍我助他菩提心:他之成就将胜于我,渡生缘起胜于我,但于利益众生中,能舍我助他更能利益大众,此时,毫不考虑,当舍我助他,助成众善大业。

  修行中的菩提心,是成就之本源,非常重要。此举一位仁波切和一位法师的事例。仁波切修了三十多年行,受过上千个密法灌顶,以宁玛大圆满法为主修,佛法经律论也讲得很好,但是就是没有实际功夫。另一位大法师出家二十余年,戒律严谨,经律论通达,兼修西密密乘重要大法,是一著名寺庙的住持,也是讲经说法之名师,但也没有实际证量展显。我告知他们:无论你等修什么密乘大法,都是浮土筑高楼,建立不了大厦的,就算一时修起,当下即会垮塌。我让他们放下一切修行所知障碍,专修「什么叫修行」,修了大概八个月,我再让他们合修大圆满等法义,结果奇迹发生了,仁波切在测试中,以金刚拳五雷正法掌的功夫,显示了巨大威力,实际证量出现了,但法师却没有展现出力量。法师又继续加修我开示的这一堂修行的法,在我细心的教化下,他终于明了真修实修的重要性必须实际于三业上下功夫,一点折扣也不能打,他又多加了三个月的修持,结果在证量展显测试中,他的威力彻底体现了。因此,凡是能依此修行,如法实施而行持,即可获得真正的佛法,自然开敷大智,离说空论五明之不实,体显真正五明之实境,证妙有之道量,修成菩提道果,达菩萨之地。

  这修行的规则和菩提心的实施是佛教各宗各派都应该要遵循的,如果不依于此一次第法则步入,则易成颠倒迷行,此为修行之要领。至于学法,则是另外一事,但是学法的一切受用,皆建立在修行上,有了严格合法的行持,自然法入证德,圆成证境。如果没有修行的正确法则,学法则成邪见之法,乃至妖魔之恶法。依于修行之法,方为善法,佛法之修行。在修行中还涉猎十善、四无量、六度、四摄等。今天所讲的修行法要,有的佛弟子会认为,这些我都知道明白的,因此就不会细推体解我讲的修行了。而他心中的愿望是一心学到大法即身成佛。凡有此观点的人,已经是一知半解,落入颠倒迷行之中,是学不到真正佛法的,哪怕他已修大法红教大圆满、白教心中心、花教大圆胜慧或黄教时轮金刚、显教中的禅宗参禅、净土念佛、唯识法相、小乘止观等,都是得不到受用,不能转识成智,所以照常在凡夫境界中打转,是体显不了显密智海中的表相、实际五明展显的,而只能体现普通人的表现,甚至于笨笨的,除了把书本上的理论背下来虚谈空论之外,落实到实际上,自己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也不会做,就是能做那么几项,对比之下,也超不过世间上的专家们,这能说是佛法的体现吗?大家想一想,佛法的智慧就这么差吗?凡夫之识,未开圣智,又怎能谈得上执持有正法自觉觉他呢?但是,依照修行入法,就能得到真正的佛法,就能真正显密俱通,体显五明。故所以我们应知修行是一切学法之基,解脱之因,证圣之源。

  今浅讲什么叫修行,即修行中的菩提心正修,不涉别法。要讲的太多,但由于在此书轻谈不合律法,易造不恭之业,故望善信,深入三藏密典或专闻我开示之法音,只需十日之内一心认真闻法,即可达到分段喜乐,或大悟胜喜,缘起成熟不但终生受用乃至获大成就解脱直至菩提。

  你们现在学了修行一法,你愿修行吗?只要是修行,个个皆能成就解脱,因此我们必须要弄清楚,虽然看了「什么叫修行?」,而且八基双七支依于正见都看了,但是那叫做看行文,不是修行;如果你把修行的理论看懂了,那叫见行理,也不叫修行;如果你已经开始按照修行一法履行,这也不是修行,这叫做入行程;如果你已按照修行一法以大悲之心尽量照着做,这叫顽修,不名正修;如果你以大悲之心不需尽量,自然完美如法按照八基双七支行条执行,这才叫修行。为何尽量而修不叫修行称之为顽修?因为无始业力、无明诸障障其行人,所以贪瞋痴放不下,我执抛不开,由此产生烦恼障、所知障,其障业吞噬行人之一切正念,所以行人难以执行行条,正因为难以执行行规,所以才会用尽量的心态去修,故以尽量而为之,犹如毛石顽皮,表里夹砂,非为琢成的闪光之宝,或于八基双七支中部分能修,部分不能修,这也不堪真修行,因此名之为顽修,或入于缺修。

  如果了彻行条后,不需加以强制,而自然如法八基双七支并行,则为无我执、破障弊之真修行,此是菩提道也。故于每日中行人应自当观省大悲我母菩提心及菩萨应照菩提心,于双七支中省察观照我是否如法而修,若未能如法,说明已经落入顽修之中,若未全面行持,则属于缺修,是此之修则难以成就解脱,或许小有成就,也是不可能有大福慧、神通、五明之证量的。

  如果每日观省七支行条未加强制,大悲从善,自然而发如法于双七支,此即真修圆满行持,如此者轻而易举可得解脱成圣,福慧、五明相应而具,必成登地菩萨无疑。因此当知,看行、见行、入行、缺行者易,七支完美修行无执者难,其实放下我执,当即就入正修行持,何难之有!人人可以做到!

  日中观省时,除了以意念空观之外,而重要的是必须依于平日之道友,或相处之人士、或冤对、或逆缘、或不顺心、相互间不言语谈话之人,做为所缘,必须对之修持,今日我是否依于双七支,与之主动和他交好?而于主动亲近他时,对方恶言相刺我时,我是否忍辱,继续想得亲近于他以表善意交好?对于恶言恶行侮辱不予计执,若能每日中不退菩提心,双七支行持,体现三业,依法修行落实在实处,而又归于当体空性,如是行举,学到无上佛法易于反掌之间,菩提道心,菩萨地境自是你之圣位,这就叫修行。

  利益众生的修行法讲完了,但是有损众生的事随时在发生,那就是借用我的名义损害众生利益的事,现在我要再次提醒一个特别重要、大家要引以重视的问题。

      目前,世界上有些法王、尊者、仁波切、法师、甚至居士都说他们是我的亲信,代表我处理某件事情、或转达我的话、或把他们自己讲的说成是我讲的。其实,在显密二宗、各大教派中都有我的弟子,无论该大德是什么身份,没有任何人能够代表我,哪怕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都不能代表!唯独只有这个人持有我发给他的专用文书,上面注明他代表我处理某一件事,这个专用文书上有我的签字和指纹印鉴,同时配有相对应的录像,那么这个人可以代表我处理该文书上规定的事情。再者,无论这些法王、尊者、仁波切、法师的地位有多高,他们的见解、开示、讲法,都不能代表我的观点,都不能作为正知正见的标准,我只知道我本人的开示和文论是正法无偏的,因为我的开示和文论是真正利益众生、解脱众生的。而且,任何人不能以任何方式增删、修改我的文字或法音,如有对其作伪者,无论此人身份多高,此一定属于邪见或入魔之人。因此,大家如果没有亲自见到盖有我的指纹印的文证、并配有我亲自所讲与文证相应的、完整的录音或录像的凭据,除此两点之外,无论是什么佛教徒,包括长期在我身边的圣德弟子,他们的一切,其想法、做事、语言、文章均是他们自己的行为,绝对不能代表我! ! !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传的修行法

此文章鏈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2/01/25/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4%bc%a0%e7%9a%84%e4%bf%ae%e8%a1%8c%e6%b3%95/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修行

頂聖如來的聖量 – 佛降甘露是這樣得來的

頂聖如來的聖量 – 佛降甘露是這樣得來的

頂聖如來的聖量 – 佛降甘露是這樣得來的

           面對無常輪迴及生老病死、三惡道的痛苦,我們是必須要依靠修行才能了脫的,為了解脫這一切痛苦,我看穿,也看破這紅塵世界的四大空相,我出家了。出家的目的就是依照佛陀的教誡,嚴持戒律,修行學佛,一點也不敢懈怠,也不敢違犯,因為我深深知道違犯就等於白出家了!更是浪費光陰!體悟到無常的迅速,我堅定的出離心徹底建立了,在寺廟裡,三時之中如法修行,結果受用卻非常少,後來在多生累劫的福報殊勝因緣成熟了,到了中國拜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為師,依止學密乘,沒有想到佛陀恩師規定的行持是首先必須把顯教學通,而且要經過顯教的考核,才會傳我密乘的加行、正行、結行。我以最虔誠的、敬謹之心依止在三世多杰羌佛那兒修學,終年住在比丘尼僧團,精進用功修持。

       五年過去了,對明心見性已有體悟,見地上有了顯著受用,惟有在實際妙有的功夫上卻少有顯現。當我看到身邊的高僧大德師兄們,基本上很多證量都拿得出來,當時我又難過又緊張,感受到很大的壓力,我自問:難道我以空洞理論就能了生脫死嗎?為什麼師兄們能展現佛法,我不能呢?我曾多次向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恩師請修甘露,佛陀恩師每次都很慈悲地對我開示說:『修甘露的法我學了的,但是確實沒有把握把甘露降下來,我曾經修過幾次都沒有成,這絕不是決定能成功的法,因為凡要求佛降甘露,首先必須要求到甘露功德的法章,這法章是西藏的大活佛集體上萬人修火供所轉的功德,聚在一張有種子字的紙上,最重要的是雖然有上萬活佛、喇嘛修法火供,但是裡面沒有真正的大菩薩,代表布施的一位,代表智慧的一位,代表大悲的一位,代表忍辱的一位,代表神通的一位,如五聖諦,缺一諦這個甘露法章也是無效的,我是無法修請甘露的。』有一次一位西藏法王來了,帶了甘露令章來,我借機當下向佛陀恩師求修甘露,佛陀恩師照常說:『只能試試看,如果不成功,不要失望,因為我確實沒有把握,你去修一下,成就成了,不成也就不成了。』起法儀軌我已經很熟悉了,我依法而行,祈求佛陀降甘露,法會結束後,修得只有一個空缽,佛陀沒有為我的祈求降下甘露,這次我真的沒有難過,因為我知道這個法太大了,我佛陀恩師也真誠地說明了他都沒有絕對的把握,我修不了是正常的,佛陀恩師特別給我作了開示。又過了一年,我又修了一次,還是一無所獲,這一次我心裡非常慚愧和難過,世界佛教僧伽會主席悟明長老曾在佛陀恩師座下洗法缽,佛陀恩師為他們一批高僧求來甘露,為什麼我就不行?懇求佛陀恩師開示,為什麼我無法為眾生帶來實質利益?佛陀恩師慈悲作了開示:『修佛降甘露是要若干因緣聚合,只要一個條件不具備,就是法緣不具,這次修來了,這是不幸中的偶然的幸事,而且在條件中,悟明、意昭老和尚功德大、道量高,他們有緣享受到了真正的五聖諦法章。』佛陀恩師還說:『修甘露至少要有真的五聖諦法章,具備了這一張法緣的外緣作為基礎,還得要行持如法。』我稟告佛陀恩師,一切儀軌都沒有錯,佛陀恩師說:『你沒有理解到我講的行持如法,不是指求甘露的儀軌,而是「什麼叫修行」,你要深入我教你們的修行,自己的行持一定要如佛如菩薩。』當下我無地自容,並發大懺悔(佛陀恩師傳的修行法這一法寶現已收錄在《正法寶典》中),從那時起,每時每刻反覆憶持,堅持落實我的三業,深深體會到修行真不簡單,微妙極了!其中如果夾雜了無明的暗砂,修得不徹底,或菩提心發不到位,就不叫真修行。就這樣如實行持,一天猛然覺醒,我來一個『我』字徹底放下,就地修正。

        又修了三個月,正逢因緣和合,請到了萬人高僧法王仁波且們的火供法章,為選擇洗甘露法缽的人,佛陀恩師開始選擇人選,當時從台灣和美國二十多位老修行中選拔,其中有仁波且、大法師,美國有我和邢格西,及西瑪仁波且三位列席,最後,萬萬沒想到,我這位慚愧比丘尼被選上執持修法。壇城沐浴開光後,我們首先恭迎佛陀恩師陞座,當時我身心斗變,加持力甚大,我知道,佛陀恩師今天一定會請來佛陀降甘露,但也有些擔心,因為佛陀恩師在修法前對我說,這求佛降甘露,他確實沒有把握,如果沒有求到,這是因緣不夠,希望我理解,但是不管怎樣也要好好學佛,利益眾生。我聽了佛陀恩師的一席話,感到非常慚愧,在法會中我如法依儀軌洗缽,所有人員的誦咒把整個壇場宣成一片梵音,吉祥無比,燃燒萬眾僧火供功德法章以後,天空和壇場殊勝無比,法師們見到天空出現了動態的佛陀和觀音菩薩,這一次佛陀降下甘露了,在紫金銅法缽中跳動,眾僧和居士們在現場見到,個個激動,發心要好好修行,利益大眾。這一偉大的佛法聖蹟,新聞記者在中英文媒體報導了現場實況。今天回想起來,這些在場的人他們發心感人,但他們真正悟了什麼叫修行嗎?其實很多人都沒有悟到,沒有!跟我當初一樣,雖然作了住持,但修行有缺,也未能做到。我們都應該把佛陀恩師的《正法寶典》認認真真看,真正以三業相應去修持,如實落實佛陀恩師為我們傳的修行法,才會得到成就!

        關於佛降甘露,我要在這發誓,當時我當著僧眾及居士們的面前,洗淨了朱紅色紫金銅法缽,我沒有做過任何手腳,沒有放過任何東西在法缽裡,大家看見甘露降下,還因各人因緣不同,看到金光、紅光,佛陀降甘露一絲一絲穿入缽蓋到法缽中。我如果說了假話或做了手腳,放東西在裡面欺騙眾生,我將遭惡報,墮入三惡道中,無止盡受一切罪報痛苦。出家人賭咒發誓,世人看來很俗氣,但這一俗氣將化作我真實不虛出家人純正的心。佛降甘露的成功,讓我徹底深思悟到修行的重要!不然洗缽都會把黑業污染法缽,因緣不上妙殊勝,又怎麼有甘露加持降臨呢?尤其我佛陀恩師在《正法寶典》中所傳『什麼叫修行』這一大法,是真正的無價珍寶啊!是百千萬劫眾生的福音!

慚愧比丘尼    釋隆慧

第三世多杰羌佛

這是大家看到金剛不動佛和長壽佛在幾萬尺的虛空雲端之上降下來的甘露,未曾動過的原貌。降此甘露時有七眾佛弟子在現場誦咒恭敬圍觀,眼睜睜地看到甘露放出光芒降到空無一物的硃砂色金銅衣缽中,一點都沒有灑到缽外,而且甘露在衣缽中還強烈跳動。在場佛弟子吃到甘露,其美味非人間物品能比擬,各種怪病當場痊癒,包括中晚期癌症頓時消失。

頂聖如來的聖量 – 佛降甘露是這樣得來的

此文章链接:https://teachingofhhdorjechangbuddhaiii.com/2021/12/28/%e9%a0%82%e8%81%96%e5%a6%82%e4%be%86%e7%9a%84%e8%81%96%e9%87%8f-%e4%bd%9b%e9%99%8d%e7%94%98%e9%9c%b2%e6%98%af%e9%80%99%e6%a8%a3%e5%be%97%e4%be%86%e7%9a%84/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什麼叫修行 #修行 #佛降甘露 #甘露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法– 什麼叫修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法  什麼叫修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法

什麼叫修行? 

  今天你這個仁波且為大眾請法「什麼叫修行?」這是非常基礎的第一課,但也是許多修行人乃至長年修行者沒有學懂而迷離顛倒的大事。人身難得,暇滿人身寶更難得,故而今天我當為大家講「什麼叫修行」之法。

 

學佛的實質,要落實在修行上,因此我們首先必須明白什麼叫修行。修行,即是修善惡二所緣業之增益與離避。也就是增益善緣,種善因,結善果;離避惡所緣,離惡因,避惡果。但修行二字頗為廣義,首先認識到底修什麼行?因此要有所依對緣。無所依緣,則易成外道之修行。比如,魔教修行,就修成魔行。佛教修行,就修成佛行。所以必須要有所依緣,有所楷模應照而依止。又如,只知去惡揚善,克己利人,這是其他宗教都會做的事,這也就是不明宗旨無所依的修行,不屬於正宗佛教行持。因此我們的修行,所依緣之對象則是佛陀。

 

依照佛陀的完美覺位作為我們所修之相應楷模,以我們的身口意三業學佛陀的一切,使一切不淨惑業緣起惡行 遠離不得沾邊,只令其時時離避遠惡,不使其有所近沾三業增加惡因。而一切緣起善業都要行持,哪怕就是一善念,只能增益,不可損減。日日增加善緣、善因、善業,簡言之即是時時離惡積善。為什麼說惡所緣業只能用遠離,不可說是滅除呢?因為佛諦中,因果不昧。因果是滅除不了的,說滅除是斷見,故所以只能善業築壁,猶如築一道擋土墻,起到隔開的作用。由是學佛,修佛之行,最終成佛方可徹底解脫輪迴的因果縛業,此時因果照樣存在,但對佛無沾。正如佛陀見到地獄刀山火海,地獄刀山火海依然存在,應報眾生痛苦不堪,當佛陀為代眾生受苦而自身頓然躍入時,此刀山火海當下化為蓮池甘露,成為殊勝的境象,一切惡所緣境在佛陀 身上轉為善業的顯現,不但無苦,反顯大樂。

 

修行就是出離輪迴,解脫諸苦而成聖,直至成佛。要出離輪迴,因此就要建立出離心、堅信心、不動願心、精進心、大乘菩提心。而所有一切心的依止境,皆建立 在正見上,如沒有正見,一切心均會顛倒、混亂。換言之,沒有正見是修而無有受用的。比如要先修菩提心,是無法修起來的,會成為空幻菩提,虛妄之心。因為菩 提心首先建立在出離心上,也就是一個人要有真正解脫成就出離輪迴諸苦的心,他要深知輪迴苦不堪言,不但自苦,而且六道眾生如父如母均在無常苦痛中,知苦、欲脫於苦,他才會真修行,才會發出自利利他之菩薩行,菩提心方可誕生。但是如果首先從出離心開始修,又是錯誤的,是不合次第之修,會修成空言出離,妄惑自迷心,這樣也是很難修起,建立不了出離心實相的。

 

所以要有真正的出離心,必須要第一步首先了明無常境,第二步要有堅信心,堅信輪迴無常的苦,有了堅信心才會恐懼無常苦,才會修成無常心,有了無常心,出離心就會日益增進,自然出離心就會生起實相。如果眾生不了解萬法皆無常、輪迴無常的痛苦,就建立不起一顆堅 定的心去出離輪迴的念頭,沒有出離輪迴的想法,根本就不會去修行,不想學佛,不學佛的人,本來不想出離,怎麼還會有出離心呢?所以不能先修出離心。因此, 第一步,沒有無常心,就無法步入佛門。就是皈依了佛門,也無法深入正確修行。

 

要知道什麼是修行,就要明白學佛修行的八基正見。

 

第一基是無常心,第二基是堅信心,第三基是出離心,第四基是實願心,第五基是精進心,第六基是戒律,第七基是禪定,第八基是菩提心。認此八法為基而修行 正見即是正知佛法的指南。這八基正見是修行人不可缺少不可錯亂的次第。凡是無常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修行的因;凡是堅信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不變的因;凡是出離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解脫的因;凡是實願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行動的因;凡是精進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進取的因;凡是戒律所攝化受用的,就是正法的因;凡是禪定所攝化受用的,就是智慧的因;凡是菩提心所攝化受用的,就是菩薩的因。八基是修行解脫成就的根本,如果根不正,就會本則亂。所以修行的根本是不可亂的,因此修行的八基必須依於正見作為宗標,也就是以正知正見來引導八基的次第和正確發展修行,這就叫做修行。在修行中要時時落實菩提心的修持,因為 菩提心是成道之根本。

 

佛陀說法,菩提心的真實之義是必然成道之因。凡行菩提道者,終結菩提之果。菩提心是廣義全攝一切大乘法之大悲渡生覺成菩薩地因。但由於眾生福報使然,佛法經代代相傳,遺漏法義。尤為至今末法時期,三界業海波濤洶湧,眾生如盲龜更難以項穿蕩動海流之木軛如牛鼻之孔,故而要得完美佛法難中之難。因此菩提縮水,所以由廣義逐漸縮成了狹義之菩提心法。菩提心分兩種,勝義菩提心和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又粗分願菩提心和行菩提心。於願、行二菩提心之修持,又分情器四大和自身六大以及呼吸、耳根、眼根等內外壇城和儀軌誦文諸多修法。無論世俗還是勝義菩提心,而歸於七支菩提份才是最上妙完美的菩提心。本來菩提心是三界六道眾生個個有權修施的,但今大都眾生法緣不俱,故已執持化整為零縮水之菩提心修法。因此往往誤會成覺悟之心方可修之,或曰以菩提心為實相成就之境。

 

當然,這也是存在的一部分,但卻遺漏了非覺悟之心的眾生而修菩提心之法。更重要的是,菩提心並非覺悟和非覺悟的心,而是學佛的三界六道眾生及法界諸聖生發的大悲願力,是以大悲心所實施的利益眾生成佛菩薩的實際行為,是覺悟和非覺悟,聖凡兩界的勝義愛心。對覺悟者而言,即是以自覺之證德證境正行正法弘法教化眾生,覺悟有情成佛道。對未覺悟者而言,即是以大悲之心發願眾生與我等皆共成就得解脫,幫助他人走入如來正法之道,願其成菩薩成佛。菩提心之法,對他而言是利他成就之德,由於利他之故而自獲德量,故對自己而言即成增益菩薩之因。菩提心之業相,是大悲體現之三業之實際行持。凡真修行者,無論凡聖,均有權發菩提 心,也應該發菩提心。因為它不是聖人獨有的覺悟之心,而是大悲之行為,願自他覺悟的因種。菩提心之所攝並不只含十善、四無量、六波羅密、四攝,而菩提心所 緣三藏密典及一切口耳心傳諸法,建立合法利眾渡生的大悲行舉。故知菩提心是廣義所緣諦相,對佛陀而言是三身四智,當體無上正覺菩提心;對菩薩而言是大悲弘 法利生渡有情;對證悟者而言,是離絕諸相戲論,當體本來面目,即空妙有之諸法實相;對凡夫而言,是慈悲助益他人願其學佛解脫。

 

發菩提心,首先必須要有無常觀,對自我與眾生輪迴之無常流轉痛苦,生起覺觀無常境心,即發出離願,由是則建立出離心,我出離,眾生六道父母也出離,輪迴苦海難熬痛不欲生,為是願觀而生強烈恐懼所逼,時時欲求當下解脫,但明了其菩薩之行,方可快捷了生脫死,於是自我願作因地菩薩,欲求快速自覺覺他,則自然生大悲之心,由此菩提籽發。菩提心所發是建立在大悲心上的,故佛義云:「大悲之水澆灌菩提籽發,則樹茂果豐耶。」是此,菩提心自然建立。菩提心是成大乘菩薩之因,由菩提心之果,可得清純正見,依此正見,當深入空性真如,空性之修,於此則化世俗菩提心為三輪體空,即轉萬有為勝義菩提心也,有了菩提心,即修菩提行,成菩薩地。

 

修菩提心必須付諸於實踐,而不只是背誦行文儀軌、以空洞的發心和觀想叫做修菩提心。修菩提心,重在實施於深思我的身體無常,剎那變異,邁向衰老死亡。以十年觀察,四十年觀察,七十年觀察,於中對比相貌、皮膚老度變異,快捷進入生老病死,長恆輾轉受苦於輪迴,又觀由一少小兒時天真之歡,乳氣活鮮,然何今無童相,臉老皮老,力氣衰竭,時時多病,少小已無,無常將斃我命,親人老友,悉皆分段而死,猶如一夢,快將做完,心生大懼,則決心堅定,依戒而行,依法而修,入菩提心修雙運七支菩提心法:大悲我母菩提心和菩薩應照菩提心。於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中發大悲之心,修知母、念恩、報恩、慈愛、慈悲、捨貪、斷執。

 

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

 

念恩:應深深憶持一切無始過去、現在於輪迴之父母,皆曾生育養育體愛於我,為我而勞累病苦,恩重如山,念其恩德,故思其父母之苦皆我之苦。

 

報恩:知父母為我而奉獻一切,現在他們於六道輪迴中轉折流離,受苦無盡,我此發心,施之於行,自覺覺他,渡脫父母,以為報恩。

 

慈愛:每時每刻,從於三業之行所生發,慈愛一切眾生、父母,長壽無病富貴吉祥,終生喜樂。

 

慈悲:於三時中,願請諸佛菩薩加持一切父母脫離諸苦,得遇佛法修持,脫離輪迴解脫諸苦。

 

捨貪:所做一切利益眾生父母之事,無掛於心,養成三業無著善行,故成天然自行,本質為善,並非刻意所為行善,做了即忘了。

 

斷執:於行持中,所修諸善,利益父母,一切法義應無所住,斷掉我執,空明覺相輕安,於修法中不執於法,不除妄念,不求於真,不來不去,樂明無念,平如靜水,當體即空。

 

實施菩提心的助緣,必須建立在正見觀照下,對眾生所行事業於善因中施與的而非他造不淨業的緣起所需增長施與的,故知凡善因緣起有利眾生者,必須實施七支 菩薩應照菩提心法,對善緣起當施與他助益善業,助益善因,對惡緣起當施與他損減惡業,遠離惡因。菩薩應照菩提心法七支為:一支,自他平等菩提心;二支,自他交換菩提心;三支,自他輕重菩提心;四支,功德回向菩提心;五支,無畏護法菩提心;六支,強導正修菩提心;七支,捨我助他菩提心。

 

自他平等菩提心:兩相利益對逢時,斷除瞋恨之貪瞋、漫謗之心,不可利己為重,應自他平等對待。

 

自他交換菩提心:一切眾生的痛苦,願我一人來承擔,我的一切快樂吉祥都給予他,讓他離苦得樂。

 

自他輕重菩提心:我與眾生均苦時,應先願他人解脫苦,我與眾生均樂時,應先願他人多我樂。

 

功德回向菩提心:我於一切所修行,一切功德成就等,全部回向諸有情,願眾離苦得解脫。

 

無畏護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惡魔施以破壞佛法,導致破戒殘害眾生讓其痛苦時,我將持以正見,不懼魔之惡力而挺身保護佛法,維護眾生慧命。

 

強導正修菩提心:他由於無始業力纏身,愚癡不明,造諸惡業,而到了善勸不得悔改時,由此,我將施以強有力的善化法門引導他,入其正法善行之路。

 

捨我助他菩提心:他之成就將勝於我,渡生緣起勝於我,但於利益眾生中,能捨我助他更能利益大眾,此時,毫不考慮,當捨我助他,助成眾善大業。

 

修行中的菩提心,是成就之本源,非常重要。此舉一位仁波且和一位法師的事例。仁波且修了三十多年行,受過上千個密法灌頂,以寧瑪大圓滿法為主修,佛法經律論也講得很好,但是就是沒有實際功夫。另一位大法師出家二十餘年,戒律嚴謹,經律論通達,兼修西密密乘重要大法,是一著名寺廟的住持,也是講經說法之名師,但也沒有實際證量展顯。我告知他們:無論你等修什麼密乘大法,都是浮土築高樓,建立不了大廈的,就算一時修起,當下即會垮塌。

 

我讓他們放下一切修行所知障礙,專修「什麼叫修行」,修了大概八個月,我再讓他們合修大圓滿等法義,結果奇蹟發生了,仁波且在測試中,以金剛拳五雷正法掌的功夫,顯示了巨大威力,實際證量出現了,但法師卻沒有展現出力量。法師又繼續加修我開示的這一堂修行的法,在我細心的教化下,他終於明了真修實修的重要性必須實際於三業上下功夫,一點折扣也不能打,他又多加了三個月的修持,結果在證量展顯測試中,他的威力徹底體現了。因此,凡是能依此修行,如法實施而行持,即可獲得真正的佛法,自然開敷大智,離說空論五明之不實,體顯真正五明之實境,證妙有之道量,修成菩提道果,達菩薩之地。

 

這修行的規則和菩提心的實施是佛教各宗各派都應該要遵循的,如果不依於此一次第法則步入,則易成顛倒迷行,此為修行之要領。至於學法,則是另外一事,但是學法的一切受用,皆建立在修行上,有了嚴格合法的行持,自然法入證德,圓成證境。如果沒有修行的正確法則,學法則成邪見之法,乃至妖魔之惡法。依於修行之法,方為善法,佛法之修行。在修行中還涉獵十善、四無量、六度、四攝等。今天所講的修行法要,有的佛弟子會認為,這些我都知道明白的,因此就不會細推體 解我講的修行了。而他心中的願望是一心學到大法即身成佛。

 

凡有此觀點的人,已經是一知半解,落入顛倒迷行之中,是學不到真正佛法的,哪怕他已修大法紅教大圓滿、白教心中心、花教大圓勝慧或黃教時輪金剛、顯教中的禪宗參禪、淨土念佛、唯識法相、小乘止觀等,都是得不到受用,不能轉識成智,所以照常在凡夫境界 中打轉,是體顯不了顯密智海中的表相、實際五明展顯的,而只能體現普通人的表現,甚至於笨笨的,除了把書本上的理論背下來虛談空論之外,落實到實際上,自己什麼能力也沒有,什麼也不會做,就是能做那麼幾項,對比之下,也超不過世間上的專家們,這能說是佛法的體現嗎?大家想一想,佛法的智慧就這麼差嗎?凡夫之識,未開聖智,又怎能談得上執持有正法自覺覺他呢?但是,依照修行入法,就能得到真正的佛法,就能真正顯密俱通,體顯五明。故所以我們應知修行是一切學 法之基,解脫之因,證聖之源。

 

今淺講什麼叫修行,即修行中的菩提心正修,不涉別法。要講的太多,但由於在此書輕談不合律法,易造不恭之業,故望善信,深入三藏密典或專聞我開示之法音,只需十日之內一心認真聞法,即可達到分段喜樂,或大悟勝喜,緣起成熟不但終生受用乃至獲大成就解脫直至菩提。

 

你們現在學了修行一法,你願修行嗎?只要是修行,個個皆能成就解脫,因此我們必須要弄清楚,雖然看了「什麼叫修行?」,而且八基雙七支依於正見都看了,但是那叫做看行文,不是修行;如果你把修行的理論看懂了,那叫見行理,也不叫修行;如果你已經開始按照修行一法履行,這也不是修行,這叫做入行程;如果你已按照修行一法以大悲之心儘量照著做,這叫頑修,不名正修;如果你以大悲之心不需儘量,自然完美如法按照八基雙七支行條執行,這才叫修行。為何儘量而修不 叫修行稱之為頑修?因為無始業力、無明諸障障其行人,所以貪瞋癡放不下,我執拋不開,由此產生煩惱障、所知障,其障業吞噬行人之一切正念,所以行人難以執行行條,正因為難以執行行規,所以才會用儘量的心態去修,故以儘量而為之,猶如毛石頑皮,表裡夾砂,非為琢成的閃光之寶,或於八基雙七支中部分能修,部分不能修,這也不堪真修行,因此名之為頑修,或入於缺修。

 

如果了徹行條後,不需加以強制,而自然如法八基雙七支並行,則為無我執、破障弊之真修行,此是菩提道也。故於每日中行人應自當觀省大悲我母菩提心及菩薩應照菩提心,於雙七支中省察觀照我是否如法而修,若未能如法,說明已經落入頑修之中,若未全面行持,則屬於缺修,是此之修則難以成就解脫,或許小有成就, 也是不可能有大福慧、神通、五明之證量的。

 

如果每日觀省七支行條未加強制,大悲從善,自然而發如法於雙七支,此即真修圓滿行持,如此者輕而易舉可得解脫成聖,福慧、五明相應而具,必成登地菩薩無疑。因此當知,看行、見行、入行、缺行者易,七支完美修行無執者難,其實放下我執,當即就入正修行持,何難之有!人人可以做到!

 

日中觀省時,除了以意念空觀之外,而重要的是必須依於平日之道友,或相處之人士、或冤對、或逆緣、或不順心、相互間不言語談話之人,做為所緣,必須對之修持,今日我是否依於雙七支,與之主動和他交好?而於主動親近他時,對方惡言相刺我時,我是否忍辱,繼續想得親近於他以表善意交好?對於惡言惡行侮辱不予計執,若能每日中不退菩提心,雙七支行持,體現三業,依法修行落實在實處,而又歸於當體空性,如是行舉,學到無上佛法易於反掌之間,菩提道心,菩薩地境自是你之聖位,這就叫修行。

 

利益眾生的修行法講完了,但是有損眾生的事隨時在發生,那就是借用我的名義損害眾生利益的事,現在我要再次提醒一個特別重要、大家要引以重視的問題。

 

目前,世界上有些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甚至居士都說他們是我的親信,代表我處理某件事情、或轉達我的話、或把他們自己講的說成是我講的。其實,在顯密 二宗、各大教派中都有我的弟子,無論該大德是什麼身份,沒有任何人能夠代表我,哪怕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都不能代表!唯獨只有這個人持有我發給他的專用文書,上面註明他代表我處理某一件事,這個專用文書上有我的簽字和指紋印鑒,同時配有相對應的錄像,那麼這個人可以代表我處理該文書上規定的事情。再者,無論這些法王、尊者、仁波且、法師的地位有多高,他們的見解、開示、講法,都不能代表我的觀點,都不能作為正知正見的標準,我只知道我本人的開示和文論是正 法無偏的,因為我的開示和文論是真正利益眾生、解脫眾生的。

 

而且,任何人不能以任何方式增刪、修改我的文字或法音,如有對其作偽者,無論此人身份多高,此一定屬於邪見或入魔之人。因此,大家如果沒有親自見到蓋有我的指紋印的文證、並配有我親自所講與文證相應的、完整的錄音或錄像的憑據,除此兩點之外,無論是什麼佛教徒,包括長期在我身邊的聖德弟子,他們的一切,其想法、做事、語言、文章均是他們自己的行為,絕對不能代表我!!!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的修行法- 什麼叫修行? 

此文章鏈接:https://hhdorjechangbuddhaiiidharma.wordpress.com/2020/06/26/h-h-%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5%82%B3%E7%9A%84%E4%BF%AE%E8%A1%8C%E6%B3%95/

 

第三世多杰羌佛义云高 #义云高大师 #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DorjeChangBuddhaIII #MasterWanKoYee  #MasterYiYunGao #多杰羌佛第三世#HHDorjeChangBuddhaII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美國舊金山華藏寺